writermagazine

毕加索孙女诅咒祖父——新版回忆录揭露艺术大师凶恶面

董鼎山

毕加索是20世纪世界第一号艺术家,奇怪的是,许多富有天才的男性伟大艺术家都是贪恋女色的大男子主义者。最近一本新出的毕加索孙女玛琳娜所写的回忆录《毕加索:我的祖父》(PICASSO:MY GRANDFATHER)就把自己爷爷的缺陷描画得活灵活现,亲缘血统不能掩没玛琳娜对于才祖父的怨愤。在所有的天才艺术家中,毕加索并不是造成下代子孙感情损毁的唯一一位,但是他的遗毒特别明显:他于1973年逝世后,她的第二任妻子,以及一位长时期的情妇和一个孙儿都走上自尽的绝路;他的大儿子酗酒而死;与他有过关系的人物都受了精神伤害。

由于毕加索的名气以及他作品的价值,他的下代没人敢泄露他的丑恶面,玛琳娜的回忆录还是首次。她写道:“他的杰出的作品都需要人性的牺牲。他能促使任何亲人处于绝望处境。我家的人没有一个能够逃脱这位天才人物的魔掌。他需要鲜血来签署他的每一幅画作:我父亲的血,我哥哥的血,以及我的母亲、祖母和我的血。他需要我们这些爱他的人的鲜血。我们以为所爱的是一个亲人,其实,只是画家毕加索。”

这本回忆录当然并不是暴露毕加索的缺点的第一本书。替他生有一儿一女(克劳德与巴洛玛)的长期情妇(自1943年至1953年)弗朗索瓦·吉洛(FRANCOISE GILOT)三十多年前就曾在回忆录《与毕加索同居》(LIFE WITH PICASSO)中把这位天才人物的优点与缺点并列出来。玛琳娜今年已五十一岁。她说她写此书并不是为了向老祖父泄愤,她是要替那些已不在世的亲属,包括她的哥哥、父亲、祖母讲话,“因为我们的生活不是平静的”。

玛琳娜的祖母是毕加索第一任妻子俄罗斯芭蕾舞演员奥尔加。她的父亲名叫保罗,是奥尔加唯一儿子。到了玛琳娜于1950年出生时,毕加索早已把奥尔加遗弃。不久,保罗也把妻子遗弃,玛琳娜与哥哥巴利多是由母亲抚养长大的。

虽是如此,他们的生活仍受祖父控制。保罗不学无术,常向毕加索讨金钱而受他的侮辱。玛琳娜的母亲也靠毕加索施舍,可是他出手并不大方,何况玛琳娜的母亲酗酒,使她与哥哥经常生活在贫穷线上。玛琳娜所描写的最令人心酸的一幕是毕加索对孙女的冷酷无情。当他们随着父亲去祖父处讨钱时,毕加索第二任妻子萝克会让他们等上两三个小时。他们有时饥肠辘辘地坐着看祖父狼吞虎咽地进餐。某次,毕加索给她一枚胡桃。她写道:“这是我所记得他给予我仅有一次爱的表示。”

她说她一生最伤心的是萝克拒绝她与哥哥参加毕加索的葬礼。哥哥巴利多痛苦不已,遂服毒自尽,死前弥留三个月。两年后,她的父亲保罗因酗酒过度而去世。毕加索一位名叫玛丽苔莉丝的情妇于1977年上吊自尽。第二任妻子萝克也于1985年吞枪自杀。至于玛琳娜自己,这么多的精神打击所引起的创伤要经过十四年的心理分析医疗才复原。她说她进入中年以后,心情才平复下来可以回溯昔日的生活。她并非故意责难祖父,但是艺术家与做人必须分开。

近年来她已能渐渐接受作为艺术家的毕加索。祖父的遗产在向法国政府付了遗产税后,她分到了五分之一,再加上毕加索在南部戛纳一所大房子。玛琳娜说:“我原来自认是一个反毕加索分子,我憎恶他的画作,因为那是我一生不快乐的原因。但是我已渐渐发现我喜爱艺术,在生活方面我已接受我是毕加索孙女的事实。我卖了几张画,有钱购回原来属于毕加索的收藏,有的是他的雕塑,也是马蒂斯作品。”玛琳娜在大房子客厅挂了一张毕加索画的祖母奥尔加的肖像。

单是靠出售祖父遗作,玛琳娜就已生活得很舒适,而且出资创立了一个名叫玛琳娜·毕加索基金的慈善机构。她已离婚,生有两个儿女。90年代她收养了三个越南孤儿,并在越南设立了一个可容纳三百五十名儿童的孤儿院。

她与毕加索的其他孙儿女关系并不密切。三年前,克劳德与巴洛玛决定将毕加索之名售与法国汽车制造厂做广告,所订合同共值二千万美元。她反对无效,决定将所分获之款项捐给慈善机构。她不顾亲属们批评,出版这部回忆录。她说他们怎能了解她与哥哥、父亲、祖母所受的虐待?她不能忘记毕加索与第二任妻子萝克对她父亲的侮辱,“萝克好像一双黑寡妇蜘蛛般地保护祖父。”她说她曾数次走访祖父,毕加索却半裸着仅穿了内衣裤接见,不顾她是八岁,或十七岁,或是成年妇女。


过去数年来她开始明白了毕加索与妇女之间的关系:“他用兽性的性行为来屈服她们,驯服她们,迷惑她们,吸纳她们,最终把她们压榨在油画布上。他夜夜吮吸她们的精华,把她们弄干瘪后,便把她们抛弃。”

2001年12月1日于纽约

责任编校 蒋明倬

 

 

2002年 第三期
≡≡版权所有.作家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