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ermagazine

明 天

丘稚亘

让我们再果决地丢一次硬币

在钙质与爱情同等珍贵的小城

小城沉静的街道

街道边有个男孩

男孩的左手从背后弹起一只硬币

在身前旋转落下让我们再热烈地猜一次正反面

从未老去的时间像一只感冒的蛇

盘据在心脏的电风扇上

在宿醉,鼻塞,失眠时随我外出

在不经意时咬你一口在街边

和街灯熄灭的速度

赛跑

我们一同摊开没有终点的地图

大旱之前

在彼此指尖栽植储水的仙人掌

标定城市干渴的边界

记得握拳的痛楚而不去计算

尖刺的数目

让我们再掷一枚半熟的黄昏

这次让烟蒂自然掉落,让它烧完

没有被解雇的抽屉

不再有等待喂食的信箱

旧日的法国号在屋顶的天线上练习跳远

以为就可以代替天空的逗点水花里溅起的明天

送走排队的火车班次

缓缓行进的昨天

梦或者

黎明或者

油漆刷一样滑翔过清晨的鼓面

我们在交换不同的制服后各自跌倒

重新旋上机遇的螺丝,忧郁的发条

然后笑着说彼此都不够认真如果再让我们掷一枚半熟的早晨

像在指尖翻转弹奏的白昼与黑夜

失眠的海岸,日出的长街

在街边

落下的会是钙质还是爱情


是辛勤学飞的烤面包机

还是在华丽的崩坍里纷纷掉落的面包 屑?

责任编校 傅百龄

 

2002年 第三期
≡≡版权所有.作家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