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ermagazine

忘掉它——遗忘的积极功效

原作者 艾利森·摩特洛克(Alison Motluk),王宏图 编译

这类事情在日常生活中可谓屡见不鲜:昨天你忘了将车停在机场的哪个角落;上周你忘了赶去为岳母祝贺生日。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你连昔日一同外出度假、在你的唇上送上无数个热吻的情人的名字都一时回想不起来了。你不禁高声抱怨:自己的记性太糟糕了!

你这样想当然有其道理。

但你想过没有,如果你将每件琐事时时牢记在心,那你的头脑都会被淹没。的确,遗忘有时会让人陷于尴尬的境地,但常识告诉我们这种遗忘对大脑的健康至关重要,它使大脑得以摆脱大量腐烂生锈的记忆。现在,科学研究的成果也证明了这一点。迄今为止,大学实验室和医药公司的注意力大多集中在记忆在大脑中最初形成的机理,想藉此研制出改善老年人记忆衰退和早老性痴呆症的药物。这项研究依旧在进行,但现在有一小部分科学家已开始转换他们的研究重心:他们所要探索的已不再是记忆如何在人脑中形成,而是人脑如何有选择性地在数日、数月乃至数年之后删除这些记忆材料,以及它们内在的机理作用。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想改善我们的记忆,也不是要研制出令人心惊胆战的可使记忆丧失的药物。他们真正感兴趣的在于帮助人们摆脱那些无用的记忆的困惑,而那些记忆对抑郁症和创伤后紧张压抑都起着催化作用。

一旦他们的研究取得进展,获益的将不局限于那些到诊所求医的人们。即便是精神很健全的人,他们也会因无法遗忘而使自己的头脑变得麻木迟钝,陷入悲惨的境地。全球最有名的记忆能手所罗门·谢列谢夫斯基便是一个最明显的事例。谢列谢夫斯基在三十多年的时间里一直是俄罗斯心理学家追踪研究对象。他曾为不计其数的观众表演他卓尔不凡的记忆能力。他只要瞧一眼黑板,便能将上面写得密密麻麻的数字记得准确无误。这种记忆竟然能维持保持数月,甚至数年。

然而,谢列谢夫斯基为他的记忆天才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将事物以图像的方式贮存在头脑中的记忆天赋妨碍了他智力的发展,他只能理解直观具象的东西,无法进行抽象思维。因此成年后他的智力一直滞留在少年时期的水平上。当一个词有两种涵义或者一个事物有两种名称时,他便会不知所措。事实上,他几乎无法阅读文字书籍。不幸的是,科学家对谢列谢夫斯基为何能将我们常人遗忘的信息牢记在心并没有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对头脑的记忆 / 遗忘功能渐渐有了新的认识。首先,我们必须认识到,人们无法“遗忘”你头脑中原本并不存在的东西。在许多情形下,遗忘并不是由于人脑丢失了它经过编码处理的信息,而是一开始就没对它们加以编码。你忘记了今天早餐吃过些什么,这很可能是因为你根本没有费心去记住这些食物。再者,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们先前记住、过后又忘了的信息实际上并没有从大脑中消失,我们只是一时无法捕捉到它们。大多数心理学家相信,那些遗忘的记忆还蛰伏在头脑中,随时准备重新跃入意识的屏幕之中。这表明我们对遗忘的信息的操纵控制能力要远远超出原先的估计。

根据一些心理学家的观点,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许多记忆并没有丢失或被抛弃,相反它们融合成一团。随着时间的推移,细节逐渐模糊,但大致的轮廓还依稀可辨。你不太可能记得儿时每一顿早餐的具体细节, 但你也许还记得你不爱吃烤面包片和茶,还记得哥哥总是爱和你争论。你记住的只是一些要点。位于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记忆研究中心主任巴利·戈登教授将人类的记忆比作MP3音乐文件中“有损耗”的系统:非基本的信息被删除了,留下的东西经过了压缩。


据此戈登教授进一步认为,这一遗忘的过程对于创造性的思维必不可少,“记住太多的细节会妨碍你看清总体模式”。在这一点上,谢列谢夫斯基又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例证。他能够记得2345,3456,4567,5678这些数字,但他无法辨别数字之间的内在模式。戈登教授说含糊不清的记忆的一个优势在于它能使人产生创造性的跳跃;而一些具有惊人记忆力的人经常哀叹他们没有原创性的思想,这其中的缘由在于他们记得每一个细节,但从来没有学会对这些材料加以综合加工。

(英国《新科学家》杂志2001年10月20日)

责任编校 傅百龄

 

 

2002年 第三期
≡≡版权所有.作家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