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ermagazine

亦商亦官张静江

顾 艳

莫干山410别墅建于1934年,它的户主是大名鼎鼎的民国奇人张静江。说起来张静江1934年正是倒楣的时候,连个浙江省主席的职务也被迫尊旨辞掉了。这时候他吃素念佛,渐渐地远离了政治舞台。于是有闲又有钱的他,就在莫干山建造了这一栋“静逸别墅”。

静逸别墅是一栋面积相当大的二层楼房,二楼有走廊直通附楼。青色的花岗岩石料做外墙,看上去厚实坚固;具有近代西欧田园式风格,但又受到古典建筑不同程度的影响。

我们去的那天整栋别墅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别墅门口的花草杂乱无章地掩映着石阶。它使我觉得人去楼空后的苍凉,而苍凉对于晚年寓居美国,双目失明只能以收听广播和吃斋念佛苦度残生的张静江来说,一定有更深刻的感受。

说实在看了张静江的一些介绍和资料,我非常欣赏他这个人。

他1877年出生于浙江湖州南浔的一个巨富家庭。祖父张颂贤做丝绸生意发家,成为当时赫赫有名的大丝商。太平天国期间(1852—1864),浙江沿海世乱不定,盐官逃跑,张颂贤十分有魄力和策略地做起了盐商,不久就成为了浙江盐业的巨头、大盐商。

张静江的血液里继承了祖父的创业精神,同时也拥有了自己独有的豪侠性格。他自小爱打抱不平,当时被大人们称为“小侠”。这个少年侠客在一次冲进火海救人时被严重烧伤,虽然大难不死,但落下终生残疾,髋骨摔折,股骨断裂,走路从此一跛一跛。但祖父张颂贤依然很喜欢这个孙子,认为他的“八字”好,日后必成大器。事实也果然如此。

1895年十九岁的张静江,忽然患上了眼疾,只好放弃举业,潜心书画。二十岁他即与苏州姚蕙成婚。姚蕙是前清翰林授山东学使姚菊歧之女。姚夫人热爱文学,又有学问颇得张静江的喜欢。

一年后张静江由岳父介绍,认识杭州宦绅孙宝琦。孙宝琦当时为清廷派赴法国公使,张静江便做了个江苏候补知府的官。后来再经岳父推荐,就当成了出使使馆随员。而出使使馆随员,是改变张静江一生命运的关键。

1902年张静江在父亲张定浦的鼓励下,发展海外贸易,以商务参赞身份随钦差大臣孙宝琦于10月14日乘新铭轮由天津至上海,转搭法邮轮安南号航海,一个多月到马赛,随即换乘火车到了巴黎。巴黎之于张静江,无论经商还是政治都是起始之源的地方。

那时候张静江以侨商身份留居巴黎,并与助手周菊人筹办通运公司。由于父亲张定浦的鼎力相助,出资30万元运销茶丝、绸缎、地毡、漆竹牙器以及名贵古董、字画、玉器、瓷器等,使通运公司生意兴旺,财源滚滚而来。不久张静江在巴黎成立通运总公司,并在英国伦敦和美国纽约设分公司。初尝甜头的张静江,因出手不凡而一发不可收拾。

接下来张静江又在巴黎最繁华的意大利街,开设具有中国古典传统特色的开元茶店。开元茶店后来成了一个文化沙龙,聚集着巴黎知识界,中西文化学术界的优秀人士。蔡元培就是那个时候结识张静江,并与张静江一起成立世界社的。世界社的刊行有《新世纪》周报、《新世纪丛书》和大型美术画报《世界》;这些刊物无疑开了中国人宣传无政府主义之先河。所以张静江因为有了开元茶店,便有了文化沙龙;有了文化沙龙,便结识了许多进步人士和智者。这也可以说是他投身革命的一个良好开端。因为这些刊物所载文章,大都介绍了世界各国的革命壮举,猛烈抨击清朝封建专制制度的弊端;号召进行社会革命,与同盟会机关报《民报》的主张相呼应,使反清革命的声浪更加高涨。

这时候张静江在巴黎的生意也越做越活络。他看到牛奶涨价,就办了一个价廉物美的豆浆公司。结果深受欢迎,赚钱也不少。于是他把经商的钱,拿来支持辛亥革命。

1905年,28岁的张静江由于对清朝腐败无能的不满,很快成为一名激进的反清革命倡导者。但由于当时他有清廷钦差大臣参赞的身份,人们对他的革命行动颇有怀疑。这使张静江陷入了苦恼中,这种苦恼直到这年的某一次乘法国轮船赴外地遇上了孙中山,才解除了苦恼并且有了希望和寄托。

这天张静江与孙中山交谈得非常融洽。张静江真诚地对孙中山说:“近数年在法国经商,获资数万,甚欲为君之助,君如有需,请随时电知,余当悉力以应。”

孙中山非常欣赏张静江豪爽的性格,他认为张静江思想开放,具有反清革命意识,就直言相告自己这次出国的目的,谈到革命成功后的宏伟建设性计划。张静江听了很受感动和启发,表示愿意加入同盟会。从此张静江卷进了政治旋涡,开始了亦商亦政的生涯。

那天临别时,张静江写了一封信给孙中山,介绍他去美国活动时,可到纽约市第五街566号通运公司,领取活动费3万元。后来孙中山到纽约,果真兑现拿到了这笔钱。

1907年,东京同盟会本部经费枯竭,筹款无着,孙中山窘迫中想起了张静江。于是他给张静江拍出一电,数天后3万法郎从巴黎汇到了东京,让孙中山与同仁们又惊又喜。第二年孙中山为筹集广东及云南革命起义所需款项,张静江又两次如约汇出1万和5万法郎。

张静江如此仗义疏财,孙中山一直深铭于心。并对张静江冒着杀头的危险,将在巴黎等驻外分公司发展为同盟会的“隐蔽据点”而感激不尽。孙中山起先称他为“奇人”,后来称他为“民国奇人”,再后来称他为“革命圣人”,并题“丹心侠骨”相赠。

1911年11月4日上海光复后,由于张静江等湖州大商人的活动,取得了虞洽卿、朱葆三等地方势力及江浙财团的支持,孙中山的得力助手陈其美出任了沪军都督,为孙中山巩固了上海这块重要的革命根据地。

然而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不久被袁世凯所夺。张静江在上海追随孙中山反袁,号召“二次革命”。不幸的是“二次革命”失败后,袁世凯在上海大肆搜捕革命党人,张静江利用名门望族和种种社会关系,想方设法掩护革命党人,并出资帮助不少人顺利流亡日本。他自己也与湖州商人庞青城、周柏年等被迫流亡日本,随后转道巴黎,继续从事革命联络工作。

1915年孙中山在日本改组同盟会为中华革命党,委任张静江为财务部长。由于张静江人在巴黎不能到任,就由财政部次长廖仲恺全权处理。

应该说那个时候的张静江,在政治上青云直上,在商业上生意兴隆;风华正茂的他也正是渴望实现自己“生当为人杰”抱负的时候。这时候他越发知道干革命,没有钱不行。于是他1920年回到上海,创办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设恒泰经纪字号,改称恒泰交易所。并以交易所为阵地,为革命活动筹措经费。

张静江住在莫干山静逸别墅的时候,虽然是避暑养病,但不可能不回忆往事。往事如潮水般涌来,此时已57岁的他有时会为自己的失落而老泪纵横。但一想到已经去世九年的患难挚友孙中山对他的信任与重用,便感到一些安慰。

那时候(1924),孙中山采取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在广州召开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推荐张静江为主席团成员,并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1925年3月初孙中山应段祺瑞之邀,到北京会谈南北统一;然而他忽然发病住进了协和医院。在病危之际,孙中山仍然思念这个“站可立天地,仰视如泰斗”的患难挚友,并且很希望在临终前见上张静江一面。张静江闻讯急赴北京,在协和医院国父病床前,泪如雨下后,并商谈后事以及签署遗嘱。

后来孙中山逝世后,张静江出任中山陵园管理委员会常务委员,以及负责中山陵园与中山纪念堂的设计与建造。现在我们去中山陵园时,仍然能看见不少重要题词,均为张静江手迹。1934年蒋介石发表《敌乎?友乎?——中日关系之检讨》一文,进一步推行媚日外交让张静江颇感不满。这时候他坐在莫干山410静逸别墅的阳台上,忽然由不满的情绪,产生了向第二夫人朱逸民讲他与蒋介石故事的心情。夏天莫干山的傍晚是凉爽的,我猜想张静江讲述故事的心情,一定如天气一样从傍晚到黑夜,从凉爽到寒冷。

1912年,张静江在沪军都督湖州老乡陈其美这里邂逅了蒋介石。蒋介石是浙江奉化人,又是陈其美的部下。张静江见蒋介石在请示陈其美有关一个黄浦滩上的急性案件时,谈吐颇显才干,便对他留有很深的印象。后来几次相遇,张静江有如“伯乐相马”有意考验蒋介石,常将世事哲理、商场政坛之事与蒋面谈,蒋介石也不负重望,于是交谊日深。

四年后,极力反帝的陈其美因鼓动“倒袁”,而被袁世凯暗杀于寓所。陈其美遭遇不测后,张静江邀蒋介石到他在上海开设的恒泰交易所任职。蒋介石开始由军旅生涯转向了证券市场。这期间蒋介石一心想在证券市场赚上一笔,然而想发大财的他,在证券市场很不得志,屡战屡败,最后弄得倾家荡产,分文皆无,只好向张静江借钱糊口。而张静江并没有因蒋介石人生旅途上的屡屡失意而小看他,相反对蒋介石他总是有求必应。

蒋介石在证券市场上失败,继而又由商转政,这一回张静江又在孙中山面前极力推荐蒋介石,使蒋介石多次称赞张静江:“自遇恩公,中如枯木逢春……栽培之情,犹如草木仰之泰山。”因此这时候张静江与蒋介石的关系非同一般。

1916年,经张静江提议,张静江、许崇智、蒋介石在上海焚香换帖,义结金兰。从此张静江更以盟兄的身份对蒋介石备加关照,而蒋介石也对张静江颇为倚重。后来蒋介石当上了黄埔军校的校长后,张静江很快成了他右派的核心人物之一,成了他的灵魂。张静江也由此担任了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主席,代理国民政府主席等职。

然而时间一晃到了1927年,1927年张静江已进入50大寿的年龄了。这时候的张静江与蒋介石之间,在如何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政策上,意见相左之处不少。而此时的蒋介石已经腰板笔挺,也不再需要仰仗张静江的扶植与接济。所以蒋介石一恼之后,就把张静江轰出了国民党中央,贬为浙江省主席。

说实话浙江省主席这个位置,倒是让张静江干了不少实事。首先他在当省主席的第二年,就把莫干山主权,用政治手段从洋人手里夺了回来。接下来他又大规模地搞建设,并直言不讳地说:“总理(指孙中山)提过的,革命就要建设,不建设,革命就要失败。因此,我党政军都可不管,惟有建设,我是一定要干的。”于是张静江接办了长兴煤矿和馒头山煤矿,创办了江南汽车公司、淮南铁路公司等。这期间张静江仅领公款十余万元,而为国家创造了高达5000万余元的财产,为民国经济建设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1929年张静江在杭州,成功地举办了名震海内外的西湖博览会。这一创举有着划时代的意义。七十余年后的杭州,也就是20世纪末与21世纪初,杭州接连举办了两届西湖博览会,还专门组织了“西博会创始人故乡之旅”活动。

说起来1929年的西博会是很热闹的。然而因为年代久远,那时候的场景盛况对我们来说有一种神秘感。那些历经世事风雨的西博会展品,展馆大都早已灰飞烟灭。而我这会儿在写张静江的时候,才在资料上查到了它当年盛况空前的布局,以及举办西湖博览会的宗旨。

应该说张静江本质上是位商人,他创造的财富确实堪称奇迹。然而他在致力于建设的过程中,与蒋介石的矛盾也逐渐增多。张静江总是以国民党元老自居,我行我素,不仅不买政府的帐,也不把蒋介石放在眼里。这使蒋介石大为恼火,更恼火的是张静江居然对浙江的公路建设,没有与他蒋介石的“军事计划”相配合。

1930年,张静江与国民党一些新贵的矛盾也渐渐滋长起来,甚至在省政府内四面树敌。而他的走英美资本主义道路的政治理想,也越来越难与蒋介石相处。因为这时候蒋介石有了宋、孔家族,到底血缘姻亲的利益,远比异姓昆仲的情谊重要。而这个在他眼里已是老臣的张静江,还要不识时务地倚老卖老,难道不让他“自动”辞去省长职务,待他独立了不成?1931年10月,仍是国民政府全国建设委员会主席的张静江,被以宋子文为首的全国经济委员会的成立,而成了名存实亡、有职无权的摆设。这对张静江精神上的打击不小。蒋介石的疏远、权力的丧失以及痼疾的日益严重,他终于忍不住对亲友和年轻部属说:“不要做官,没有做头!”

张静江在莫干山410静逸别墅,居住的时间不算长。但在不长的时间里,他仍然积极做一些有益于莫干山的事。当黄郛发起并集资建造“莫干山讲经堂”时,他立即参与、捐款。接着张啸林、杜月笙等都先后捐了款。

“莫干山讲经堂”后来改为“莲社”,接着又改为“黄庙”。它是上山避暑者定期参禅、诵金之场所。有堂屋五楹,金黄色琉璃瓦屋顶,朱红屋檐,门窗雕八仙彩图,外墙饰半圆玻璃窗,结构宏敞,是一座宫殿式建筑。

“黄庙”落成的那一年,张静江专程从上海来到了莫干山。这时候他的腿早就不能一跛一跛地走路了。他总是坐在藤椅上被人抬着走,拜佛的心却是极虔诚的。后来他们第一次在“黄庙”参禅的那一天,专门从西藏请来了一个活佛。据说西藏的活佛很灵,使张静江忽然大彻大悟。然而大彻大悟的张静江,最后还要为莫干山办一件实事:造电机。结果终因黄郛的反对,没有成功。

1935年8月,印光法师到上海,张静江专门登门拜访,这一访使他真正找到了空门之中的归宿。1937年日本进犯南京,张静江全家从上海乘轮船至香港。1938年8月他们离开香港赴欧继而前往美国,定居纽约。

在纽约张静江默默地度过了四五年时间。然而这个命中注定苦于奔波、喜欢劳碌的人,在他65岁(1942年12月)又干了一件震惊世界的大事。这大事便是他在他纽约的寓所里,召开了第一次“世界国际社团同盟”大会,旨在向各国政府呼吁和平。美国、法国以及南美各国国际社团代表出席了会议。张静江被推为大会主席,由李石曾代为主持会议。美国总统罗斯福夫人主持了闭幕仪式。这是张静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享有了国际上从事公众事业的荣耀。也是他一生划上了一个最辉煌的句号。

写到这里,我真的被张静江的人格力量、与超常的魄力和才干感动了。他好像进入了我的心里,使我写他的这两天晚上都在梦里遇见他。

接下来他在68岁那一年,痼疾使他双目失明了。双目失明的他,在听到日本投降、抗战胜利的消息时,感到一阵由衷的欣慰。毕竟他念着祖国和故乡。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念着莫干山这栋静逸别墅?


1948年5月,蒋介石就任总统,聘他为总统府资政。可这时候的张静江,身体已一天不如一天。这个官位对他来说,已没有什么意义。

1950年9月3日,张静江病逝于纽约,终年74岁。国民党中央党部和蒋介石等都纷纷电唁,并给遗属汇寄治丧费。蒋介石也许愧于对张静江晚年的冷漠,强忍失去大陆后的苦痛,亲自为张静江主持追悼会。9月16日,台湾“国民政府”还明令褒扬。六年后,张静江80诞辰纪念会上,蒋介石又为其题词:“毁家纾难,以从事革命,踔厉无前,以致力建设,侠骨亲情,高风亮节,一代典型,邦人永式。”蒋介石也许是对张静江的补偿与回报,但无论如何张静江死后确实极一时之哀荣,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局了。

责任编校 傅百龄

 

 

2002年 第三期
≡≡版权所有.作家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