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2008年 第三期

没有方向的盘

42.送还是不送,是个问题

春春在家里爬高爬下,把这几年刘开跟在领导后面拿到的小礼品一一翻出来,摊在床上。

这次送礼,是刘开主动提出来的,是他这两天在安保处那小格子间里慢慢琢磨出来的。这两天,他是越看越明白,离了方向盘,不会打字,不会用办公网,不会写文件,还不会政治学习,不会工作计划和工作总结,跟安保处里其他的同事一比,他发现自己真是百分之百的一个废人!那么,这种情况下,人家安保部肯接纳自己,不就相当于是做善事,收留残障人士吗,真了不得的情分了!从今天开始,他要看清形势,脱鞋去帽,把自己完全地当做个新人来处理。新人进门,送个礼,无论如何是必需的吧。

刘开还跟春春打趣:“不管怎么说,这次能轻轻巧巧地找到个下家,解决了出路,放点血也是应当的,就当是被好运砸破头么,总是要花钱包扎一下伤口的。”

“好运你个头!”春春心情有些低落,刘开此番被“车改”掉,虽是形势所趋,奈何不得,但这结果仍然叫她大失所望,多日所想的那掬甜蜜汁水,到头来,还是只有白水一碗。特别叫她可惜的是,唉,眼看着,D就要扶正了吧,而刘开却要卷包袱走人,这实在是痛心!她把手里一个金利来的领带盒啪地一摔,“你四处望望,小车班这次减下来的几个司机,哪个不找了个好位置?哼,安保部算什么?消防检查算什么?一丁点油水都没有!你看看他们,还有去经营处、计划处的呢!我告诉你,我后来打听过了,关于司机的去留和流向,其实,他们上面是有标准的:车改不能破坏安定团结,要保持和谐氛围。当然,这自然还是跟一开始那封匿名信有关系,总之,有人忌惮呗!所以,你说说看,别听那安保处处长说得跟鲜花儿似的,也别记着D副总什么好,屁,他们根本没帮什么忙。唉,一句话,世上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咱们小老百姓,走到哪步算哪步吧!”

刘开不吭声,只嗫嚅着凑上去帮春春收拾东西。他是没敢说,D副总不帮忙已经就是最大的帮忙了,要是D副总是个小心眼儿的,单单为了那桩跟服务员有关的事、跟靳总弟弟有关的事,人家就可以使个绊,把他刘开给发配到下面见不到人影的地方去……唉,知足吧,真要知足了吧。

可春春却是越想越气,又呼啦啦把各种礼物啊什么的往柜子里收了,“算了,这个礼,咱不送了!凭什么呀,这一辈子里,我们就总是要求着人办事?刘开,你敢不敢,咱们就撑这个大,不给安保处处长送礼好不好?难道他还会整你一顿,把你看成个小媳妇不成?咬个牙,傲个骨,偏偏不信这个邪!”

刘开没春春这么个雄心,可他不敢回嘴,只等春春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再提吧。可是,真要说起来,他哪里愿意给处长送这个礼呢。送礼这种事呀,就像是求欢,只要一开口一出手,那无形中就把自己给弄低了,就平白地脏下来了,很微妙的。

“对了,你倒还没说小李子呢。你说说,他凭什么留下来了?分析分析,啊,学习学习!”春春有些怪腔怪调的,唉,妇人家,就是这样,没来由的妒忌……

“人家小李子,比我要小上二十岁呢。这哪里好比的。”

“哼,这也比岁数?摸方向盘难道是选“快乐男声”啊,还算是个青春饭?怪不得下面传得乌七八糟的,说女副总分居啦,说小李子成了生活秘书啊什么,反正一条,他能留下来,肯定是女副总的本事……不过,算了,我也不怪你,你要真摊上女副总,未必就能留下来,就你这身体,算了吧,我有数的……”春春这么嘴里骂骂,倒气得笑起来了,她一打刘开的手,又把那一大堆可供挑选的礼物给拿了出来。看来,她又想通了:这个礼,还是送。

43.新一轮博奕

但是,关于女副总为什么偏偏要留小李子下来,春春以及众多的群众们都猜错了,她们实在太庸俗了,太低级趣味了,俗到只会想到男女之情,她们不知道女副总的境界有多高呢!

要知道,女副总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女人,她是一个受了伤的、碎了心的女人,这就好比获得了一种特殊的包装,她被物理化了,化学化了——在被情爱背叛之后,她内心里属于女人的那一部分荷尔蒙,像北方冬天的河一样,一切肉欲与情感,均干涸了。她已从“女人”一变为“人”,一切生存的价值,只有所谓泛物质化的、众所周知的、堂而皇之的指向方可以维系。比如:权力。

没错,尽管上面宣布让D副总代管,但“一切改变,皆有可能”。现在,她的手中有两个重要的可供利用和升华的线索。其一,是采录自乡妹子服务员的口述,这是重磅武器,足可置D副总于不利;其二,嘘,这可是最新消息,是她从部里头听到的——D副总在上面的口碑,并不太好,包括跟他有直接工作关系的一个大头目,表面上两人走得很近,甚至还一起游山玩水,可是实际上,不知因了什么小事,大头目并不看好D副总,特别是元旦之后,在一些私下的不正式的场合(实际上,这种场合,话语的力度比正式的会议要大得多!)里,大头目跟别人大摇其头:一个人想要站得高,做得远,成为头牌人物,家庭结构很重要啊,贤内助很重要啊,像他那样,啧啧,也是可惜了……

但女副总不打算正面强攻,她喜欢软着陆。

故而,小李子的被留下,一是因为女副总确实离不开他,有了他,家里家外、老老小小,好比是多了一个人照料,哪儿能就少了呢!但第二个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女副总想借机试一试自己的分量,她就要压这个头,她就要称这个大!

她直接去找D副总面谈:“我说,我这小李子,总要给我留下吧。”

D副总眼下正是踌躇满志之期,觉得自己应该有些气魄,不应跟人多作计较。再说,他也有数,在几个副总里,别的几个,都是岁数大了,对自己已是俯首称臣,可他有直觉,这个女副总,未必。小车班天生是要留司机的,就听了她吧。

可刚应了,女副总第二句又来了:“他还得专门替我开,我比你们几个笨,我还不会打方向盘呢……”

这个要求听上去,也没什么过分,可细一想,真要依了,就极不妥当了。到最后,别的副总都是自己替自己开车,可她倒是还是专职司机,这算是什么格局呢?官场上还要讲“女士优先”吗?她这分明是在拿大嘛!

妈的,区区一个小车司机,她也要在这里头做文章。D副总在心里面暗自诅咒,却又不好发作,想了想,他忽然记起一些听来的闲话——女副总,家事不宁,长期分居,乐于助人的小李子乃是她的精神支柱、生活支柱……

于是便含混地把潜台词夹在话里答了:“这样,小李子留下的事,我先拍板同意了。但他的人和他的车呢,只能先暂时借你用着,啊,但不能太长……这个小李子,也是鬼精,就想跟咱女领导套近乎,他不知道下面人都怎么说他的吗?对你的舆论影响很不好哇!不行,我来亲自找他谈话,要他保证在一个月里把方向盘交给你!”

哈哈,女副总当然听出弦外之音,可她不生气,让他去误解去好了,谁没个小辫子,可她这小辫子是假的,抓不住。不像有些人,那辫子可是又粗又长。这样一想,女副总也笑了:“是啊是啊,群众的眼睛最明亮,可群众的耳朵与嘴巴,就靠不住了,说说我也就罢了,我不怕的。可是还在说你呢,把那么件事,说得那么有鼻子有眼的,活灵活现的,像个电视剧似的,可真让我替你生气……还是你的涵养好啊,要向你学习!”

女副总说着便告辞了。她浑身很舒坦,感到自己处于一个主动的位置,很漂亮地就把这个事件给办了。结果不重要,关键是,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信息——这D副总,在某个角落里,是忌着自己的,这说明他是有所心虚的,这样,她离胜利,也就不远了……

这高层的人际,如今她是越来越着迷了,就像打排球,再小的一分都要争,争下来了,下次的发球权就在自己手里了!哼,“暂时借用”,不,她会无限借用的,这集团里一切的人和一切的车,都将是她说算了的……女副总想起躺在她办公室里的那个小小录音笔。好好想想吧,何时?在何种场合?跟什么对象?她将要按下一个小小的播放键!

可女副总不知道,她所力保的小李,她拿来作为试验品并最终成为战利品的小李,就在这两天,正在抓紧一切时间,跑自己的工作调动:他想离开小车班,离开集团公司。

自从某一日,无意中从女副总的嘴里听出她的野心,小李子就感到一种油然而生的绝望,说得严重点,像是一条可以预见的被囚禁的漫长来路。本来,他一度以为,小车班车改,他是有机会另谋了新生的。就算女副总直接表示要他留下,他也还并未完全地死心,他总想着,会有一天,这车改会一杆子到底的,到时,女副总也搞不了特权,他便可以另寻了去处,从头开始……

但最近,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女副总是要吃了D副总,自己坐上头把交椅的!这个大的博奕,可能别的人还未知未觉,可小李子不是刘开,他坐在前面开车,那绝对是眼观四方,耳听八路。女副总打的那些电话、女副总见的那些人、女副总想的那份心事,他小李子真的比谁都清楚!越是明白他便越是绝望,特别是当女副总用那样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顾盼自雄地对小李子夸耀,她是如何在D副总面前把他连人带车全都独揽了……小李子终于下决心了:小爷要走人了!

最终,权衡再三,结合当下的形势,小李子决定投奔一家驾校,毕竟,以后这整个社会的大发展啊,就跟每个学生必定要学电脑、学英语一样,只要是个人,都要学开车呢。我小李子就来做他们的师傅吧!

一咬牙,小李子递了辞呈。

44.从明天起……

看着桌上的文件,看着电脑上的一堆黑字,看着电梯间里不断变化的小数字,看着食堂里不断吞咽的那些嘴巴……小田常常会有一种做梦的感觉。这是一个不断重复着的、缺乏创意的梦境,主角们偶尔会有一些变化,但没有关系,大部分的主角,从小田的梦眼看过去,都只是背影:靳总的背影、女副总的背影、D的背影、姚主任的背影、刘开的背影……唯独高岭,他在梦里看到的,是他的正面,那样一张脸,曾经放肆而坦诚地大笑过,曾经雄心万丈过,曾经诡计多端过……但不论怎样,他是结结实实的!那样热乎乎地跟自己在机关风云里,以小棋子的角色相依搀扶过……他想念他!

而今,高岭走了,这梦的基调似乎也变了。小田知道,这日日上演、夜夜重温的梦境里,仍会有高层的宏阔叙事、人事的大变戏法、传言的耸人听闻以及危机中的惶惶不安……可是远了,这一切似乎都离小田远了,都只是一种背景音或背景色了……他正在努力地沉下去,像努力沉入清洌的海底,他要试图构建一个粗茶淡饭、宠辱不惊、自给自足的理想境界……当然,他亦会预见到,自己越是老熟,便越是无趣,他会失去喜悦与愤怒的能力,会忘了友爱与真诚的感受,会成为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机器人秘书……

一个最平常的周末,小田突然收到一个快递,是个相框,里面是A与一个婴孩。照片里,A正看着婴孩微笑,而那婴孩,却看着镜头前举着相机的人,张开无牙的嘴巴,流出一长串口水……拍照片的人没有把自己寄来,他躲藏在视线之外,也许正露出他一如既往的笑容。小田把相框翻来覆去地看了看,终于在背面,看到高岭的一行小字:像我这样,做个幸福的人。

小田有些迷惑了,但眯着眼睛看看那照片,突然,涌上一个连他自己也感到吃惊和荒唐的念头:从明天起,他要去追求一个陌生的姑娘,他要爱上这个姑娘;他要像个男子汉那样跟她谈情说爱,然后他与她结婚,过上一种油米柴盐、省吃俭用的小日子;每到周末,他们去改善伙食,在街头的小馆子要上两瓶啤酒慢慢对饮,并替未来的孩子想个好听的名字……

从明天起,做个不是司机的人。这是刘开每天晚上对自己念叨的话。现在,他要像一个平常人那样大胆乃至无礼地注视交通警察,统统忘记哪个路口有电子眼,对雨雪及大雾预报漫不经心,像行人那样咒骂开得太快的小车……从明天起,他还要对春春据理力争:不管小李子的辞职,不管那办公室是否再需要召回一名司机,拜托了,那一切,跟他刘开一点没关系……

从明天起,做个会花钱的官太太。D太太紧张地打着嗝,一边勉励自己:学会保持身材与皮肤,学会跟丈夫调情,学会处理他收上来的各种礼品,学会漂亮地接待并安顿找上门的年轻女人,学会对丈夫的上司及上司的太太逢迎拍马……

从明天起,做一个教别人把方向盘的人。小李子希望自己是个优秀的教练,他还要告诉所有的学员,可别拿这方向盘当饭吃啊,真有本事,只要把生活里其他大方向盘给把好了,把直了,也就不愁吃不愁穿喽……

从明天起,如果可以,做个地道的小人物,做个想象中的那个人,做个不是你的那个人,然后,成为一个幸福的人。

 

长春市人民大街6255号 电话:(0431)85691416 邮编:130021

Copyright ©2000-2008 Writer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