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2008年 第三期

没有方向的盘

9.祸福相生

晚上,刘开把这些天零零星星听到的小情况跟春春汇报了一下,想让春春放心:车改的事情的确属于小范围的风声,可能会被暂时放一放了。

春春表情极为不屑地听着,对D副总的反应,她是直冷笑,“哼,老狐狸一个,我就知道他不会出头帮忙的。”可听到最后,春春突然眉飞色舞,“哎呀,刘开,祸福相生,我倒发现有好苗头了!这一把手一走,他原先那司机也就不再是头牌了对不对?一开始,我就担心,你会争不过一把手的司机,这下倒好,天遂人愿啊!这样一来,除掉班长不算,你不就成头牌司机了?竞争力大大加强啊,只要留两个下来,你准有希望。”

“万一,新老总还用原来一把手的司机呢?”

“嘁,刘开,你白在领导身边待了。哪有新老总用前任老总司机的,那是大大的犯忌啊!你想,小车司机知道多少内幕?说杀人灭口太重了,总之,这前一任老总,是怎么的也要把他给置到别处,而决不会留给下一任的!所以,刘开啊,坚定目标,哪怕就是留一个,咱也有希望!”

刘开不吭声。春春看出刘开的肉劲儿,斥道:“别菩萨心肠了,这年头,什么不用争?大人物争大人物的肥肉,小人物争小人物的草根!你就给我机灵着点儿!”

刘开张了张嘴,算不过来账,终于还是请教老婆了:“那新老总,总归还是要有司机的吧?我听说,他连秘书都是要带来的,万一带个司机来,我哪里算什么头牌?还不是有多远滚多远!”

“唉呀,你个灯下黑的!全集团都传遍了,你在小车班反倒不知道?都说新来的老总年纪轻,是个少壮派,冲人家那劲儿,肯定是自己开车啦,那才是真正国际潮流的派头、国际潮流的范儿!总之,你就放心好了,我嗅出来,目前形势对你大大地有利!”

刘开没再说什么了,闭上眼睛,沉入一片黑。他在自己制造的黑中,想他自己。

他知道他是个小人物,跟大街上任何人一样,随时会被广告牌砸死,会因为给医生送多少红包而拿不定主意,会对报纸上的全球财富排行榜完全麻木;可另一些时候,他又觉得,自己不能算个完全的小人物,为什么呢,因为,他是领导身边的人,比之他人,他看到更多的大进大出,离那繁华与成功的风景就一墙之隔,不,比墙还近,只隔了层玻璃——看得见,摸不着。

虽说摸不着,可他实际上还是沾上了不少小便宜,不少的香风儿、香雨点,比如那每个月“抠”下来的汽油票,比如来了亲朋偶尔用公家小车接接送送,还有那隔三岔五不用花钱白拿回家的高档东西,别的不说,光是鳄鱼与金利来的恤,他都好几件儿呢!所以,在比较顺利和高兴的时候,他总想:他们这些小车司机,因是大人物身边的小人物,故而,也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小人物了。

但今天,刘开的悲观主义占了上风。

他突然又觉得自己其实还是不如普通老百姓了,最起码,人家不会“伴君如伴虎”——可以美得上天冒泡泡,也会坠地摔成八大块,弄不好,竟连饭碗都随时不保!令他感叹的不仅仅是指这次空穴来风的车改,他还想起,曾经听说过的那同行前辈们的若干起起落落,想他这尴尬职业百分百的被动性——小车司机,跟车上坐着那位的前程太息息相关了。后者若是飞黄腾达了,因着念旧与方便,小车司机会同样鸡犬升天,人前人后,鼻息冲天;但后者若是不顺了、倒霉了,他从前的一应人马,特别是贴身跟班,不管有理无理,干得好做得孬,往往都会连锅端起、连根拨除,命运急转直下。

唉!

10.细节决定成败

新老总就是新老总,这人还没到呢,但机关各个二级部门的头脑们就全都竖起毛来,挖空心思殚思竭虑,想着该怎么去讨好、去亮相,给勒总来一个漂亮的见面礼。

办公室姚主任同样在考虑这个问题。这对她尤其的重要。而此前,她还在想车改的事呢。恰如小李子所料,前一阵那车改的风,不是别人,正是姚主任自己开了个小门缝给故意放出去的。

要知道,机关各种各样真真假假、浑水摸鱼的传闻,多数乃无中生有,但从来没有一个“无中生有”是无缘无故的,说白了,这就是一种工作方式。比如这次,姚主任亦是如此。她并没打算真的立时三刻搞车改,之所以放此小风儿,其醉翁之意,就是想替自己早作铺垫,以待来日工作方便——毕竟,小车是自己分管的,如果木呆呆毫无动静,显得太没有思路了。

这个机关车改,在地方政府上,一级级皆搞得轰轰烈烈,从大面上讲,是减少公车出行,降低机关办公成本的,可从小账上,对机关领导干部又是增加收入的。可谓国家利益、集体利益、个人利益三者兼顾,推行之处,莫不油光水滑、一帆风顺。但集团机关搞不搞?因他们这个行业,因为效益一直尚可,所以在各种工资待遇上,要么参照行业标准,要么参照社会标准,反正,哪头高了就哪头。所以,你想一想,地方上的领导干部们都千儿八百呼呼地拿着车贴了,集团里不参照,就太傻了么!而她,作为小车班的直接管理者,是要有担当的!若是没行动,就是对广大领导干部利益的极大不负责!

这么的,姚主任想了想,取了个“打草惊蛇”之计,想看看各方反映再说。这样,也符合她一贯做事情的原则:讲究左右两边靠,随时可以伸手或缩脚。

但这番老总换人的事情一来,她一下子就把小车班车改的事给放到一边了——随便那风怎么刮吧,爱吹不吹,吹大吹小都随它去,反正倒不了房屋死不了人。一个合格的干部,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是头一个吃饭本领。她现在,得集中全部能量对付新老总上任的事。

五十多岁的姚主任是老机关老江湖了。她的第一强项是:能喝,千杯不醉,万盏不倒。不得了啊,在这中国,可是比硕士、博士、博士后还要厉害的人才。办公室是什么地方,就是组织会议、协调矛盾、迎来送往、社交公关之类的地方么,哪一样不要牵涉到吃吃喝喝?不吃喝是谈不成任何事情的!故而,她凭借“杯中物”打下的这江山,是打得特别富有中国特色,符合官场情趣,具有普遍的杀伤力和说服力的。所以,就算她腹中墨水是少了一些,但“能喝遮百丑”,她这主任还就是当得特别有模有样、功名卓越呢。

同时,姚主任还有一个伟大的软实力——自拿下办公室主任一位,她摸索出个工作诀窍,基本上以不变应万变,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想领导之未想,急领导之未急。”

说白了,这就是条“服务型”的路子,也是她“错位经营”的智慧结晶,她深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是走不了“业绩型”那条道的,但她参透一点:工作嘛,少了个谁多了个谁,结果都差不离,反正是大家抬着混的,并没有特别的谁高谁低。那么,关键时刻,领导凭什么来厚此薄彼,提拔这个任用那个呢?显然,那标准就不是工作本身了,而是看人际能力,看感情投入,看用得是否顺手与舒服。而这个,姚主任就有把握!她知道现在流行一句话,叫“细节决定成败”,哼,她一听就笑了,本主任我从十几年前就关注“细节”,我才是真正的先行者呢!

往事咱没工夫提,就举她现在的两个小例子。比如,因为业务之故,姚主任会接触不同的通信运营商,好家伙,她就一口气配了四部手机,小坤包塞得沉沉的,反正不用自己花钱,这是真正一顶一的工作需要。与移动公司的人见面,她就报移动的号,还假装很喜欢周杰伦;跟联通的人开会,就强调健康,举着CDMA不停地接电话;跟电信公司谈合作,她就用小灵通,还跟人咨询“我的E家”业务,好像家里头马上就要办了;碰上网通的了,又拿出一只万信通机子。

再如,姚主任有个秘密日历——她把她所认识的,任何一个她认为对自己比较重要的领导或人物的生日都一一圈上。每天上班来,第一件事,就看这个秘密日历。重要的人物,替他订个生日宴,并请同城快递奉上一份厚礼,“厚礼”这一项,有轻有重,弹性很足,视情而定,这都是公关支出;再次的,就以电话或短信问候一下,那种亲切的热络的劲儿,效果同样令人喜出望外、印象深刻;就是对部下,她也会极富人情味地给人家放个半天假,或拍拍肩膀,说你今天吃面条了没有之类。总之,姚主任对大小人物都体贴到这个地步,怎不叫人如沐春风啊!你说,谁个能不赞她不挺她?她不做办公室主任谁做办公室主任?一人一份修行啊,她该着的!你不服不行!

11.不求最好,只求最贵

在替新老总准备见面礼这件事情上,姚主任开动脑筋想开了,但这次不能走“细节”路线了,人家刚来,千头万绪,哪有闲情品味,看来得拿点晃眼的大动作。

接连想了好几天,姚主任终于想到一个办法:联合后勤部,给新老总重新设计装修一下办公室。可有一条,这马屁拍得动静大了点,原先的老总还没走呢,怎么办?

姚主任找后勤处处长商量。后勤处长正巴不得搭上办公室的顺风船呢,两人力量胜一人啊。他一摇头:没关系。我在后勤这几年,也是上上下下历经了好几个副总往来,只要那办公室换将换帅,必定都是要重新收拾一番的,不破不立啊!你不知道吗,老总们,都挺讲究这个的,不能完全沿用前人的东西,哪怕换套沙发、换个窗帘,那都是要做点变化的,就相当于换了风水,另起一行的。所以说,这方面是有先例的,现在的老总也是个明白人,哪里会跟我们计较这个!

两人于是分头行动起来,姚主任打报告、提需求,后勤处长立项拨经费,财务等相关部门知道原委,莫不挥手放行,大家搭搭手,顺畅得很。没几天,一间面东朝南(其实就是东南皆阳啦,领导人,口味怪得很,有的喜东,有的喜南,各人对风水的理解都不同,反正这办公楼在设计时,一概东南向的都打通了做落地,两齐,你讲究个什么,都有!)的大套间就动起工来。150平的套间正好可以分成办公区、会客区与休息区三处。并打算整一套高档音响与投影设备,再在休息区另辟出吧台,配放冰柜、酒柜等做成休闲角——不是听说新老总是国际型的眼光么,这样,才配!

后勤处长问标准,姚主任很端庄地一笑:这个,您就多费心了,我一个女同志哪里懂,反正我相信一条,越贵越好,这个总没错。你把握一条,那靳总可比咱们都年轻,年轻人,我知道的,眼界高着呢,他们才不信艰苦朴素这一套!

后勤处长正巴不得有这句话呢,这样,他的运作空间大了,浑水摸鱼的空间也就大了,多好的事哇,跟这个姚主任办事,就是爽快。

当姚主任是傻子么?她哪里会不知道这建设装潢里上下来去的水分?可她偏偏装不懂,完全撒手不管,表面上看,她好像是不贪小的,其实,姚主任是留了一手——此事,做得好了,不要说,皆大欢喜,各领赏钱。可万一,万一那靳总是个不识趣的,对这事不肯定,甚或还要追究起来。那么,因为介入不深,她亦是可以把干系摆脱得一干二净的——机关里做事,就是这样,任何一件好事都会变成坏事,随时得做好抽身逃脱的准备。这个道理,很深刻,一事一议,不好类推,但姚主任觉得自己已基本参透。

12.会议室上空的口臭

会议室的上空开始慢慢升腾起一股确凿无疑的口臭。

这个关于欢迎新老总,欢送原老总的班子调整大会整整开了四小时之久,因为关乎一些人物的命运沉浮,人们保持了值得称道的耐心。直到会议宣布正式结束之后,人们甚至还矜持地保持了五秒钟的静默,然后才离开被屁股捂得热乎乎的椅子,向出口方向慢吞吞地涌去,同时张开他们紧闭了四小时之久的嘴巴小声地相互交谈。而这股集体性的口臭正是这个时候慢慢地升腾到半空的——毕竟,在座三百二十名与会者的口腔都刚刚经过了四小时的通风不良。

这股浓烈顽固的气味让小田感到了一阵窒息,也许他的鼻子出了问题。他抬头向四周看看,这一看不打紧,他感到周围的人好像在瞬间突然停止了交谈,他们全都侧过身来,小心而专注地盯着他。他吃惊地慢下脚步,可是几乎在同时,人们又回过头去,若无其事地各自走路说话。

不是自己太敏感,小田清楚得很,就在人们那短暂如电光火石的一瞥中,他看到的是怜悯和叹息。他们以若干年机关生涯的丰富经验并结合当下的种种实际,与时俱进地得出一个不言而喻的结论:这次会议将会给他——秘书小田带来巨大的变故。

关于靳总随身带来的秘书高岭,小田也做过一些了解,其背景近乎一个神话——说他是因为在一次演讲比赛中的出色表现,被靳总一下子火眼金睛地看中了——虽然工作才三年,虽然学的是马克思主义研究这种冷僻得都有些可笑的专业,且为人有些狂放,却竟然一下子腾云驾雾,靳总坐直升飞机空降到这里的集团总部,28岁的他竟也就顺势一步登天,落地时,职称上已是白纸黑字的主任科员。这在这个讲究论资排辈的大集团里,可算是了不得的飞跃——多少名牌大学名牌专业的高材生,混到头发花白了也才是个副科级科员。

今天的会议上,高岭同样出场了,他生得颇有些气势,与木讷谦卑的小田绝然不同,富于比较、推理的人们怎么能不好奇:这个前任老总的跟班、首席秘书小田,接下来会是怎么的命运?

唉,带着一丝酸楚与无奈,小田回过头继续随着人群往电梯间走,克制住想要扒开人群冲上去跟这位高岭秘书并肩握手的冲动——就像方才在大会上,两位新旧老总假惺惺握手一样,以共同营造出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的良好氛围。可是,目前还不行,最起码到这个会议为止,还没有任何人事干部跟小田谈到工作变动问题,只要有一天不谈,他就还必须以小田秘书的身份继续参与每一场私下或公开的机关表演秀。

想到这里,他忽然感到后脖子一凉:哦,我,一个秘书,会议散了,怎么能就随着所有的人一起甩开膀子走呢,这是相当严重的玩忽职守!也是自暴自弃、自我投降的典型表现——就是几天后就死,也不应该死得太难看。

小田醒悟过来,立刻回过身,逆流而上,穿过稍稍变淡的口臭之气,重新回到会场。他径直往音响室走去,根据集团多年的惯例,音响室里有刚才的会议讲话录音。

13.削掉三寸发

这次,关于老总们分工,变化倒也不是特别的大。反正,一把手,总是财务、人事、办公室,这三条是不会变的。业务经营的大头呢,倒还在D身上,但最肥的“三产”那块肉给了女副总。D为此心海微澜、大感不爽——他虽然还算是第一副总,但分量明显是轻了些,看样子,这靳总深知分兵散权之道,就生怕自己太强大呢!也许,靳总早知他D某人曾有老大之心,故而一上来就先削掉自己三寸头发。

唉,这一招,狠啊!

关于分管部门,多一个少一个,可大不一样!别的不说,这一年到头的,有些不大好处理的费用或发票,就多了许多去处呢。今天放在A部门走个两千,明天从B研究所走个八百。反正,所有的花消,不论因公因私的,都能有个下落。再比如,逢年过节的,各二级单位,给分管副总一笔过节费或曰业务奖什么的,那是光明正大没得话说的,这费用,拿得冠冕堂皇心安理得——集腋成裘啊,这些也算是D副总年收入来源中的一个大支流呢。可这下子结了,没了。唉,D副总不免又想到儿子每年在加拿大的十五万学费,想到乡妹子那儿的各种支出——那小姑娘,现在也不好伺候了,买起东西来,要讲究品牌与派头了。

哼,凭什么给女副总?那个“无知少女”,一定是走了她家里那位“老总”的路子。D副总拿余光看身边的女副总,深深感到一种委屈而绝望的心境!但不行,他得撑住!他得微笑,他还得对那个新崭崭的靳总热情相迎、投怀送抱!

要说这个靳总,确乎是头一次见到,可D副总还是觉得,他很面熟,面熟在何处?可能,这家伙太像电视上的成功人士了!他个子高,没发胖,金丝边眼镜,大热的天儿,仍正经穿西装打领带;他讲话,没有口音,不拿稿子,还总开玩笑、做出许多手势,还象征性地与前排的同志们握手,不时仰头爽朗地大笑——猛一看上去,简直完美无瑕了!

他有个人魅力这没关系,D副总并不是妒忌这点。最主要的,不见棺材不掉泪,真看到这个生龙活虎的少壮人士站在自己花白的头上指点江山,还真是痛苦啊。瞧瞧这一排老总里面,就他头发是全黑!以后,这帮老家伙们,都要听他的指使啦,这种滋味,太复杂了,不身在其境是无法体味的。

D副总甚至无限同情起背影慢慢消失掉的原老总,他对后者完全没感情,可真的,这一刻,他同情他!几乎就在这半个月内,他眼瞧着那家伙老了下去。当然,外面的大样子不老,还一丝不苟干干净净的,甚至还故意穿上浅色或条纹的T恤衫,可就是不对头了。心里面没东西撑着了呀,这就跟女人一夜间失去了爱情一样,男人在一夜间失去了权力,这损耗同样是致命的,好比被去了势,是完全地颓了!他再怎么装,明眼人还是一眼就能看透的。

想想看,多么悲凉啊!他深深感到:前赴后继啊,五十步与一百步啊,他D某人难道也会很快这样吗?拖着老年人的步子从舞台上退场?不行,他太不甘心了!

下一页

 

长春市人民大街6255号 电话:(0431)85691416 邮编:130021

Copyright ©2000-2008 Writer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