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5月>> 小中篇

逃离

阿成

杨辉进来的时候

    出发

    三年前,我曾和几个兄弟到过内蒙古的巴林。这一次是故地重游。从省城出发去巴林只有那种慢车。陈旧的、尚未退役的老式火车在雨中走了八个多小时才抵达巴林站。

    “巴林站”,是扎兰屯和博克图中间的一个铁路小站。当地人称“巴里木”, 为达斡尔语,意思是神山。一下火车就看到远处的那座喇嘛山。它粘在若雾若云的雨中若隐若现。据说巴林还有“塞外江南”和“俄罗斯风情小镇”之誉。只是先前的那种蒙古人骑马,赶“勒勒车”,以及蒙汉杂居的风景,而今已经很难觅到了。但是,依然可以从当地人的脸形和体魄上看到蒙古人的特色来。

    这幢鹅黄色的小站依旧保持着俄式的建筑风格。在这儿上下车的旅客并不多,加上下雨,车站上空空荡荡。毕竟是内蒙古的地界,人少也是自然的。我猜,最初在这里上下车的,应当是俄国人和有身份的城里人。而今多少年过去了,巴林依旧是个不大起眼的小镇子,它是由城市、镇子和村庄三者混搭而成的。镇上唯一的主干道是那条从镇中心穿过的公路。路两边没有排水设施,阴雨天里,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雨水。而且不断地有跑长途的卡车、长途客车从你身旁轰轰隆隆驶过。在右边那个凸出路面约两米的土坡上,是通往满洲里的铁路。冷丁有载着一列陌生人面孔的火车从你头上飞驰而过。

    镇公路两旁是一家家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商店、小饭店和小旅馆,多为私人经营。镇上的居民穿得不错,尤其女人,都打扮得很时尚。但经历过多年的汉化之后,已经看不出她们当中哪个是蒙古族女人,哪个是汉族女子了。

    虽是农历八月,一下火车却感到冷嗖嗖的。兄弟几个立刻缩了肩膀,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关于这几个兄弟的故事,我会在后面逐一地讲。

    东岸的老板

    这一次,我们兄弟几个决定到巴林镇雅鲁河的西岸住。西岸是巴林镇最繁华的地方。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穿着雨衣,或者在雨中奔跑。上次我住在东岸的那家私人旅馆里。老板是蒙古族血统,壮汉者也,贼拉拉地热情,好人指定是好人,属拔刀相助的那种,只是太他娘的能喝酒,一次一斤肯定不饶,一见有客人来了兴奋得不得了,舞舞扎扎,高门大嗓,蒙古歌,汉人小调,唱个不断(的确唱得也挺地道,有味儿)。于引吭高歌中,这条汉子非要和客人一醉方休不可。他说,没事!喝死就当是睡着了。只要我们兄弟几个往饭桌那儿一坐,他立马过来和我们一块儿喝,手舞足蹈,频频举杯,放怀大笑。他炒菜的手艺还是不赖,虽说内蒙的菜炒得咸咸的,油多、辣椒多,酱油放得也狠,样子不那么好看,但好吃。只是这哥们儿喝起酒来根本勒不住笼头,搅得我们顿顿都吃不好饭。这次就决定不住他那儿了。

    镇西的旅馆

    去镇西的那家旅馆,须穿街过巷走一段儿土路。天仍在下雨,兄弟几位都老大不小了,属于大爷大叔辈儿了,且个个都背着沉重的行囊,于是招手截了一辆面包车。去镇西,车子要过雅鲁河。雅鲁是一条野河,水流很急,从群山环绕之中牛逼地穿过。雅鲁河上的那座木桥是大洪水之后重修的。据说,当桥建好过了第一个严冬之后,春天了,冰河

PAGE 1 OF 3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