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8月>> 作家走廊

莫不带着欲望进来

卢岚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一个窑哥们儿在井下受了伤,被紧急拉到矿务局总医院抢救。救护车一路喊着疼啊疼啊,他没有听见。因为他处于昏迷状态。人一旦昏迷,好像眼也瞎了,耳朵也聋了,疼都不知道,跟半死差不多。到了医院的第二天,他才渐渐苏醒过来。意识的虫子刚刚爬上脑际,刚把思维拱开一条缝,他就在心里骂了一句他奶奶的,知道坏大菜了,本哥们儿受伤了。

    按照老窑工传授给他的自我检验的经验,他把注意力搜集一下,派到自己脚上,开始使劲勾自己的脚趾头,勾了左脚勾右脚。骨头连着肉,肉连着筋,筋牵着脚趾头,只要脚趾头能动,就表明腿没有折。他的检验很快有了结果,十个脚趾头如同筋线牵着的木偶,一牵一动,频频点头,相当灵活。

    好,他的腿还是好腿,两条腿都完好无缺,互相配合不成问题。紧接着他开始握自己的拳头,握了右手握左手。同样的道理,如果每只手上的五个兄弟能够紧密团结,形成拳头,就证明胳膊没有断。这项自检也让他感到欣慰,只要手还长在胳膊上,只要手指头伸缩自如,拿酒还是酒,抓肉还是肉。

    既然胳膊腿都是好好的,既然那个被称为命的东西并没有舍他而去,他有些放松似地,几乎长出了一口气。哎,且慢,出气需要先吸气,他吸气刚吸到一半,觉得肚子那里隐隐有些疼。怎么,难道肚子出了问题?他用手摸了摸,摸到自己的肚子有些鼓,原来那里拦腰缠了不少纱布。他听人说过,做剖腹产手术的女人肚子上才缠纱布。他是一条汉子,又没有从他肚子里取出孩子,往他肚子上缠这么多纱布干什么!他想看看是怎么回事,眼睛却一睁二睁没睁开。他把手移到眼上一摸,好嘛,摸出眼上也缠了纱布,纱布把他的两眼缠得严严实实。医用纱布应该是白的,目前他的眼睛是一抹黑,不,是两抹黑。他有些急,抬起一只手喊大夫,大夫。

    小林接过他的手,说郝哥,雄哥,我在这里。

    你是谁?

    我是小林,队里派我来这里陪护你,有啥事你就跟我说。你想撒尿吗?有尿你只管撒,你尿道里插有橡皮管子。

    郝雄想了想,记起小林是他的工友,他们在同一个煤巷掘进队干活儿。他问小林:我的眼瞎了吗?

    这个这个,我说不清楚,应该没有。我是今天早上来的,我一来,你的头就包成了这样。

    你去把大夫叫来。

    大夫没有来,一个护士过来了。护士走到病床边,问:什么事?

    我的眼珠子还在吗?

    在呢,你可以把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一下,试一试。

    郝雄把眼珠子像转玻璃球似地转了两圈了,眼里嚓嚓冒出几道金光。只要能冒金光,表明自己的眼睛并无大碍。他就此又学了一招儿,通过转眼珠子,可以判断自己眼睛是否可以继续使用。他问护士:我的眼睛没有受伤,纱布缠住我的眼睛干什么?

    护士解释说:你的眼睛虽然没有受伤,但脸部受伤了。你脸部的伤在颧骨处,离眼睛比较近,大夫在为你包扎脸部伤口的时候,只能把你的眼睛也包上。

PAGE 1 OF 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