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8月>> 金短篇

赵欣

杨辉进来的时候

    市里通知我去参加一个防震抗灾的紧急会议,电梯里有两个人正在议论着奇怪的异象。一个说,池塘的鱼全都浮在水面上,死了。一个说,鸡鸭鹅狗不进窝,关进去还出来。我脑子里还在想着案件的事,没心思去听。刚要走出电梯,迎面碰上处长老张和县法院的执行局长老李。他们匆匆忙忙的,老李的手里捧着一堆材料。

    院长,您这是要走吗?

    是啊,有什么事情吗?

    院长,县里遇到一件非常棘手的案子,正要向您汇报呢。

    很急吗?

    我望向老李,他紧皱的眉头略略舒张了一下,歉意地笑着说,院长,很急……

    我抬手看一眼手表,转身按一下电梯,说,好吧,回办公室,边走边说。

    原来,县法院受理了一起邻里之间的边界纠纷,地点在查干泡镇。王家和翁家本是几代为邻,房挨房,地连地,中间有明确的分界线。二十年前,上一代人因为边界起了纷争,互不相让,矛盾升级,最后乡里的土地管理所出面划定了边界。两家各自在界线内夯制了界墙,表面看是连为一体的,其实中间线是有缝隙的。两家不相往来,见面也不招呼。据说,王家的母鸡在翁家下了一个蛋,翁家就是不认账,王家就诅咒说,谁吃了我家的蛋,就噎死。几天之后,翁家的一个孩子吃骨头卡住了喉咙,到了医院就死了。从此,两家视如仇人。

    如今,土墙年久风化,土层不断剥落,墙体塌缩,两墙融为一体,中间的分界缝已无法辨清了。两家都把界墙问题提到了议事日程,但又不想和对方对话,共同解决,所以两家各自寻求着办法。

    王家这一代人叫王士保,先行一步,买来红砖、水泥,雇了几个人,准备筑起砖墙。他本想沿着边界先清除他那侧的土墙,但是黄土黏成了整体,连带着把翁家的墙体也给破坏了,这下翁家不干了,坚决不许继续施工,还让王家恢复原状。

    王士保说,反正你那边也得重新垒墙,我不计代价,把整个土墙清除了,你也省事儿了,这不是好事吗?翁家这代人翁武国说,垒不垒墙是我翁家的事情,你破坏我家的墙就不行。

    王家无奈,请人说和,甚至愿意给点补偿,但是翁家一一驳了面子,理由只有一个,这是“主权”问题,不能谈判,我弟弟就是为此牺牲的。颇有点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味道。

    王士保的儿子在镇上开了一家酒馆,结交了一帮无业游民,闻听此事,在酒精的刺激下,一帮人气势汹汹地来到翁家,一顿打砸。翁家当时只有老太太在家,当时吓得昏厥过去,之后住进医院,成了脑血栓患者。

    翁家报警,那些人逃往外地,案子一直没结,翁武国到公安局找了几回,也不见效果,认为公安局有意偏袒庇护,所以更加仇恨王士保,誓言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他每天和妻子两眼通红,轮流值班,手握钢叉,守卫边界,只要王家胆敢动工,坚决出手。王家见此情景,只好寻求法律手段。法院认为,边界应尊重历史,维持现状,王士保维修界墙之举并无不当,相邻一方,应予配合,遂判决翁武国不得妨碍。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