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8月>> 小中篇

阻断

杜光辉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一

    正午一点,太阳烧得要溶化,滚热的汁液化成白光,洒满天地,烤得人身上的油脂都冒出来,似乎都能看见燃烧的紫烟。天空洁净,天幕绝了白云,白云被烧成蔚蓝,真正的光天化日。

    行人不多,人们尽量不在这个时候出门。不得不走向街道的人,来匆匆,去匆匆,像有条酷热的皮鞭在身上抽。南海大学教授崔一在取款机里取了4000块钱,装进皮包,向家走去。一辆摩托从他身边驶过,不快、不慢,在他前方百十米的地方停下,没有引起他的注意。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马路是行车的地方,车辆行驶停泊,怎么会引起他的注意。

    除非骑摩托的是光大腿露内裤的摩登女郎,或者绣青龙绿虎的彪形壮汉。突然,从他背后冲过一个人,一把抢过他的皮包,逃去。他愣了几秒钟,立即惊醒过来,追,边追边喊:抢劫了,有人抢劫啦!行人都止了脚步,目光追随抢劫者,也追随他,欣赏抢劫者的速度,也欣赏他的速度,没有一个人拦截。万一抢劫者拿着刀子,戳你一下,算谁的?电视上都播了,小偷偷了民工的衣服,民工追小偷,小偷没处逃,跳到河里,被淹死,法院判追小偷的人赔偿若干万人民币,还捎带几年徒刑。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不想过平安日子,谁想给自己找罪,除非脑子里进了水!

    崔一追赶的时候,看出抢劫者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体发育不太好,消瘦、单薄,个子不高。但奔跑速度极快,一闪一闪向前蹿,像只小鹿。突然,他发现小鹿的耳朵背后,有颗很大的肉瘤,艳红色。心里一惊,加快追击速度,更注意观察小鹿的体型。只能看到背影,无法看到五官长相。从衣服上判断,是个农村少年。

    五十多岁的教授和十六七岁的农村少年赛跑,像赵本山和姚明打篮球,不是一个档次,起步就被远远甩在后边。小鹿奔到前边的摩托跟前,纵身一跳,上了摩托,摩托一阵轰鸣,飙去了。

    半小时后,摩托飙到一个城中村里,钻了几条小巷,停在一个破旧的院子里。符亚龙从摩托车上跳下来,胳肢窝夹着皮包,朝屋子走去。临进门时,朝大门外边张望了一下,像解放前的地下工作者。骑摩托的陈阿灿支好摩托,也朝屋子走去,也是进门时朝外边张望了一下,同样满是警惕。

    屋里没有床,地上放着席梦思,上边胡乱丢几件衣服。席梦思旁边,歪七竖八扔着啤酒瓶子、塑料饭盒、吃过的方便面包装。几个空烟盒混杂着啤酒瓶子和塑料饭盒,抽剩的香烟屁股布满屋地。窗户关得没有一丝缝隙,闷热、潮湿,充满食物发酵后的馊臭味,脏衣服的酸臭味,男人身上的汗腥味,还有精液的腥臊味。

    符亚龙走进屋子,把自己和皮包同时扔到席梦思上,猛猛地喘气,说:吓死老子啦!

    陈阿灿走过来,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抽出一支,跪在他身边,把香烟送到他嘴上,又摁着打火机,说:抽根烟,缓口气!

    符亚龙接过香烟,狠狠抽了一口,慢慢吐出来。

PAGE 1 OF 2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