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8月>> 我说我在

论光阴寸断之寂寞心

李森

杨辉进来的时候

    窗外,风动万壑,山因隆起而孤立,此心亦然。寂寞心折磨着我,让我想到了一位201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诗人。我刚刚重读了他的一首诗:

      

    我躺在敏锐的屋里

    许多人想穿墙而入

    但大多数人被挡在了外面

    他们被遗忘的白色喧嚣吞没

    这是特朗斯特罗姆《画廊》一诗中的几个句子。他写的,就是我此时此刻的感受。“他们”,也是“我们”,也是“我”,此时此刻的我,也在被“吞没”之列。“白色喧嚣”如空明似风的幕帐,也恍如“白色的宁静”,喧嚣与宁静是同构的一种力量。此时此刻,这白色的喧嚣,就是光阴,是明媚的风幡之动。我是被吞没者,也是吞没者。我是光阴的弦上花瓣,向红迈进的黄,向黄对饮的红,也是绽放的锈迹。

    还有墙,那个空明的障碍之喻,仿佛智慧从高天向下倾泻。我在墙之内,还有许多人在墙之外,他们的声音如棉朵一样堆积。还有眼耳口鼻、手掌和脚掌,各自行动,有的抚摸,有的亲吻,有的在轻轻敲打。

    墙外的光阴在喧嚣,墙内的寂寥在擦拭越来越薄的空明。

    紧接着,特朗斯特罗姆那几支像长笛一样横陈的句子,又在奏鸣中生出了另外几支长笛:

    匿名的歌声没入墙壁

    没人想听的羞怯的敲门声

    长长的哀叹

    我那爬行的无家可归的台词

    这些“台词”,即是光阴寸断的物语,像阿炳《二泉映月》中的台词。你听得到吗?在这样的物语发声之时,人只有沉默。人沉默,铜和铁,才开始打造它们古老的镜子。此乃天地之事,而非人事。

    天籁与人慧,各自孤立,此心亦然。文辞那么虚妄。撒豆成兵的言辞,只有在光阴潮湿的泥土中吸吮。

    特朗斯特罗姆感叹:

    因此空白处最后

    越过自己的边界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