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9月>> 长篇小说

三元里

老那

杨辉进来的时候

    在三元里古庙周围三公里范围内,你能数出哪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当然了,是个广州人都知道,广园西路、瑶台、三元里大街、迦南服装城。再往大一些,我说几个地名,你肯定也知道。往东,登峰酒店、小北路;往北,永泰村、元下田;往西,中山八路;再往西,过珠江大桥,那是佛山地头了,没关系,广佛同城嘛,对,南海的黄岐镇。你知道这一大片范围内有多少黑人吗?20万?50万?70万?抱歉,我也不知道,没人知道,根本就管不了。为什么?不为什么,就是管不了。     那些黑人一到中国来,就把护照撕了,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黑人”,没有身份,没有姓名,没有住址,一间十几平米的房子可以挤十几个乃至几十个黑人。他们靠什么生活?

     

    天知道,可能做生意吧,十几块钱乃至几块钱的衣服,倒到非洲去,非洲是没有工业的,东西便宜,那边的东西倒过来,土特产,譬如非洲人爱吃的木薯,咱们不吃,这里非洲人多呀,他们吃,满大街都是这种人,貌似做生意的人,熙熙攘攘,皆为利往。

    我们就是在这里面寻找目标,我们的目标是靠别的东西生活的,你知道的,鸦片、海洛因、可卡因、大麻。摇头丸?兴奋剂?那是派出所公安局管的。毒贩把毒品——高纯度的那种,譬如说海洛因——拿到三元里,谁都知道这里是个集散地。这些毒品还要整理,掺杂东西进去,然后分装,这才走进大街小巷,我们手里露出去一包东西,一旦流入三元里,咱们就姑且说它是市场吧,一到三元里市场,就分化成了一千乃至几千包了,那就是一千个乃至几千个案子了,嘿嘿,那就够地方公安忙活一阵子的了——这话不是我说的啊,是地方公安说的,他们跟我们座谈,就爱说这句话,表面上是在恭维我们,实际上话里带刺。听话听音,你听出来了吧?咱们又不是水闸,水闸也不能滴水不漏呀?天天漏,谁知道走了多少。

    靠我们这几丁人,那怎么可能管得住?就说三元里和黄岐,基本上可以说是城中城了。这话不好听,上头不爱听,但是事实。里面有好多村子,早就给街道除名了,管不了呀,油泼不进,水滴不进。

    你在别的地方住酒店,要登记身份证件,一个也不能少,在这里,十块钱一个人,随便住,管你是谁,有钱就行。六百块钱租一个套间,二房一厅,你说可以住多少人?当然不光是黑皮肤,也有黄皮肤,这是一个链条,缺哪一个环节也不行。我天天在街上走,经常看到黄皮肤的中国女人,天知道是情人还是佣人,推着儿童车,车上坐着个孩子,有时两个,双胞胎或者一大一小,一看就知道是黄皮肤和黑皮肤杂交的种。你说这些孩子将来怎么办?

    刚才你看到古庙了,这里往左。前面就是著名的皮具城。一家连一家,真是名副其实的城啊。还有服装城,小商品城,你可能听说过义乌,听说过汉正街,跟这儿比,那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一片地方你可别小看,你以为天河是商业街,广州最旺的地方?错,这里才是商业旺地,是当代“丝绸之路”的起点,每天肩挑人扛小车推,络绎不绝,有多少东西流向全国各地,流向遥远的非洲,伴随这些日用品进来出去的还有那些白色的幽灵,那更是一条四通八达的天路。

PAGE 1 OF 7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