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10月>> 作家走廊

在中国正中央寻找世界的故事

阎连科

杨辉进来的时候

    语言,从背叛走向回归

    李维英雄:我开始频繁地去访问阎先生的故乡河南省,是起于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自从1993年去过一次北京之后,我不再像过往一样只是一次次往返于日本和美国之间,而是开始行走于日本与中国之间了,渐渐地,脚步也开始迈向了河南和延安那样的内陆省市。

    不过,令人羞惭的是,直到最近,我根本就没有阅读过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和众多的外国人一样,像鲁迅那样的作家我自然是知道的,但对于中国,我并不是通过读文学作品来了解的,而是作为一个游客直接去见闻、去认知中国的,然后把这些见闻用日文进行书写。

    然而,进入21世纪之后,当我为一家报纸撰写莫言小说的书评时,我才知道在拥有着与日本和美国性质皆不相同的漫长历史的中国,也存在着同一时代的文学,对此我十分震惊。与此同时,我也庆幸自己过去没有阅读过中国的文学作品。因为如果我曾经触及过莫言的世界的话,那么,我自身的体验没准儿会被那鲜明强烈的印象冲击得片甲不留。

    那场迟来的相遇成了最初的缘起(指开始阅读了莫言作品——译者注),从那以后,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我时不常会去走访一趟的美国,一进书店我便开始仔细查看货架上的当代中国文学书籍了。知道阎先生的大作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虽然人们常说切忌根据书籍的封面意象来武断地臆测一本书的内容,可是,坦白地说,当我在华盛顿的一家书店里把阎先生作品的英译本拿在手里时,便以为那不过是一本赤裸裸地描写“文革”时代的(中国人)性生活的书,就像在美国常常能见到的某类回忆录一样,因此,我也就没买。然而,就在同一年的冬天,当我去参加一个日本的文学工作者的盛会时,非常罕见地,大江健三郎先生居然也出席了。那天我大概和大江先生交谈了15分钟左右,而就在那15分钟里,大约有10分钟以上的时间,大江先生都是在盛赞作家阎连科和他的新作品《丁庄梦》(日文版由河出书房新社出版)的。

    那之后又过了两三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一位友人把我介绍给阎先生时,我觉得这一切都不是偶然。接着,我终于寻到了日文版的阎先生的作品,读了一遍,又读了一遍;然后又把它拿到了我供职的大学,在我担任的一门文学研究讨论课上带着学生们读了。读罢,我立刻就明白了这部作品和在美国遍地都是的那种“文革读物”性质是完全不同的。我不认为这是一个最恰当的比方,但我真的觉得阎先生作品的文体颇似石黑一雄的风格,凝练沉稳、无懈可击;而与此同时,阎先生的作品也传递出了某种不同于石黑一雄的、对于这个世界的紧张感。以我自己所拥有的评论语言真有点儿难以道尽。不过,阎先生作品中那沉静的文体和准确的描述,跟我每次乘坐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小巴里透过车窗所眺望到的河南大地那广阔的平原融为了一体。这一点,给我留下了强烈的印象。

    2012年秋天,为了配合阎先生的访日日程,《世界》杂志决定主办一场我与阎先生之间的对谈。闻听此讯后,我仿佛成了一个阎连科研究者一般,接连走访了许多处与阎先生相关的有缘之地。在阎先生为《纽约时报》所写的一篇散文(原题为The Year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