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10月>> 金短篇

老爸去追狼

郭雪波

杨辉进来的时候

    老爸走近羊圈时有不祥的预感。

    羊圈栅栏口一丛芨芨草上,有两滴不明显的血迹,经晨阳晒后渐变黑色。

    “荷额林-诺海。”老爸兀自嘀咕。蒙古话,意思是野外的狗。

    老爸认真清点圈里的七只羊五头牛,其实一眼能瞥清,但他还是举起右手食指认真地点着,一二三四数了数。他那根粗粗食指还少了一节,上头秃秃的没有指甲盖,像个鼓槌,想必生活中好多人也见过这个样子的手指头。或许人的手指头常伸出,也容易受伤吧。

    “新胡日嘎,咦唏!”老爸哀伤地叫了一声,拍腿,早上的酒一下醒了。“野外的狗”叼了他新生春羔,如叼了他心头肉,有刺痛感。抬起一双眼角挂眵目糊的醉眼,撒目巡视属于他的巴掌大草场,上边养七只羊五头牛,再加一座歪巴的旧蒙古包,这就是他的全部财产。这一春他只有两胎春羔,能下犊的一头母牛至今没有动静,也不知为什么。

    老爸遥望西南天际,那是“野外的狗”消失的方向。

    为什么呢?放着大羊不咬,叼了那只令人怜疼的小小羊羔,肉也不多,血又稀稀的,为什么呢?这野外的狗。

    老爸呆望良久。然后,宽宽的肩膀头一晃一晃地迈着典型的蒙古搏克手的步子,走回蒙古包。高甸上的那座包,歪巴着如一位打瞌睡的老人。

    老爸,并非是谁的真老爸。此名源于“恩呢阿爸”“恩呢爷爷”,汉话里的“这臭爹、那大爷”演化而来。认识他的人老的少的都这么叫,有一丝丝贬义,绰号一般容易传开,类似流感。

    “攸-伊日森呗?”包里靠哈那坐着一位老额吉,白发苍苍,稀疏的头发盘在头顶,一双被白内障布满的眼睛似乎看不见什么。

    “荷额林-诺海。额吉。”老爸恭敬回答老母亲问的“来了啥”。

    “那物儿,可是好多年没有出现了。”

    “是呢。叼了花背母羊的那只羔子。”

    “啊?叼了和日黑?”老额吉失声。

    “额吉,怪我。”

    “你也不知额尔古纳草原突然冒出一头狼来,不怪你。”

    “夜里睡死了,酒害的。”

    “我没喝酒,也没听见动静。”额吉叹口气,眨巴着白色眼睛,“唉,只是少了一只羊奶,没法做足祭敖包的奶酪了。”

    “楚撒尔-乌日斯森。”老爸骂出这句蒙古人唯一的骂词“流血的”,说明他真生气了。

    老爸给额吉舀奶茶,又给自己舀,抓几勺炒米放进茶碗,再从盘里割一块肉嚼着。嘴巴里嘎吱嘎吱响,好像什么脆骨或硬骨渣被他嚼得粉碎,再咽下去。他的喉节很大,如只拳头,几口奶茶几块肉经过那里时一鼓一鼓的,似乎整只羊经过也不带卡壳儿的样子。

    老爸喝够早茶张罗起来。脚上换穿轻便短筒布靴子,绸布腰带也换扎铜头宽皮带,斜插两把长短蒙古刀。褡裢里塞上炒米干肉条和一瓶水,自然还有烈酒。

PAGE 1 OF 1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