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10月>> 金短篇

删除键

邹贤尧

杨辉进来的时候

    事实上,刘继兵从一开始就有点动摇。按照计划,他负责把女老板张敏带到咖啡店里,带到刘奔和孟达的身边。他在华灯初上的黄昏里穿过马路,一眼就看到了发屋门口大红纸写的转让广告,下面是座机电话和手机号码。门半掩着,刘继兵走进去时从镜子里看到沙发上一个女的站起来,刘继兵的眼光停留在镜面上,他的眼睛明显直了,嘴巴似乎还张了一张。镜中的影像变大,分明有一股淡淡的芳香朝他飘过来,他偏过头,镜中人站到他跟前,好听的声音响起:“要剪头吗?”刘继兵支支吾吾,竟然坐到理发椅上,忘了他的使命。等到蓝色围布朝他围过来,他才突然想起似的说:“你是张老板吧?”眼睛却紧盯着镜子里他脑袋上方那睁妩媚的脸。     那张脸生动地一笑,“我是。”刘继兵闭了一下眼睛,张开时嘴里随之轻轻叹一口气,他说:“听说,听说你的门面想转,转让出去,我,我的……”他对自己的结巴生气,

    站起身,从镜台上拿起一把梳子在头上捣弄,咳嗽了一声继续说:“我的一位堂兄想要——他就在对面咖啡店——你,你过去和他谈谈吧。”他又叹一口气,把脸正式朝向张敏,他感到美丽端庄的张敏像是略略考虑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对他说:“好吧。”

    他们在晚班车的喧嚣里走向马路对面,刘继兵停下来好几次。他站住,她也站住。张敏黑亮的长发在晚风里扬起,很飘逸,刘继兵不由得瞟了又瞟,嘴巴张了一张,显然他想说什么,但他看了一眼前面的咖啡店,这一看使他咽回去要说的话。事后刘继兵回忆说,他要不看这一眼就好了,那他就很可能把想要说的话说了(他没说他想说什么),张敏就不会跟着他去,案子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可刘继兵不仅将张敏带到了咖啡店包厢里的两个人身边,而且指着穿白衬衫打一条红领带的刘奔对张敏说:“这位是我堂哥,刚从广州回来,他想找间门面做点生意,看你这店码头好,你又正想转让,特委派我找你来谈谈。”刘继兵奇怪自己这会儿一点不结巴,而且说得很流利(事后刘继兵想,他那会儿也许是想在张敏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口才,挽救刚才在发屋时的结巴)。坐在一桌子啤酒、咖啡、点心、水果面前的刘奔连忙站起身,彬彬有礼地一抬手,说:“请坐,请坐。”刘继兵看见张敏得体地一笑,略略抬了抬裙裾在刘奔对面坐下,这时他才去仔细打量张敏的着装:咖啡色长上衣和黑色短裙,不浓艳也不浅淡,裹着不瘟不火姣好的身材,裹出不胖不瘦玲珑的曲线。于是刘继兵的眼光又有些直了。“你也坐下。”刘奔这样对他说时孟达朝他挤了挤眼睛,刘继兵竟然有点害羞,他在张敏旁边坐下时看见刘奔温文尔雅地一抬手,“张小姐来点什么?牛奶?还是咖啡?”张敏略一欠身,连连摆手说:“不,谢谢。”刘奔学着电影里西方人的样子耸耸肩,两手一摊,“张小姐别客气,要不先来杯牛奶?”接着他转身对穿蓝格子衬衫的孟达说:“去给张老板来杯牛奶。”这句话让刘继兵一激灵,他想,行动开始了。张敏的长发在包厢里蓝色灯光下很亮丽,很飘逸。张敏清丽的脸沐浴在柔曼的光里,有种圣洁的、梦幻般的色彩。张敏身上淡淡的芳香让刘继兵神清气爽。他霍地站起,朝端

PAGE 1 OF 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