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10月>> 金短篇

烟花徐

袁炳发

杨辉进来的时候

    壹

    宾州城烟花徐的独生子徐一鸣,国高毕业之后突然做出一个惊人之举,去城南卧虎岭当土匪去了。徐一鸣热恋的女友于美花,被县太爷公子马进财强行娶走。当徐一鸣知道这一切都无法改变的时候,气怒之下就去了距城南百余里地的卧虎岭。

    儿子走后,烟花徐每天坐在四合院正房的红木椅里,一坐就是几个时辰。初春的阳光,从院内那棵老榆树的枝杈间,散碎着照进屋子里烟花徐那张僵硬的脸上。间或,烟花徐从红木椅里站立起来,抖动几下灰色棉袍的下摆,手托一把紫砂壶,走出来站在正房的屋檐下,就像一尊雕像,眼睛看着城南卧虎岭方向一言不发。

    投在宾州城城墙上那一抹残阳消失的时候,烟花徐才走回屋子里。

    儿子走后第三天,烟花徐吩咐佣工,每天晚上都燃放烟花,专挑徐一鸣从小到大喜欢的样式。放的最多的就是龙凤呈祥、招财进宝和天女散花。烟花在寒气很浓的夜晚,一串一串地盛开着,照亮了整个宾州城的夜空。

    县城的人们见罢都说,这烟花徐是让儿子气疯了吧?这哪里是放烟花呢,简直就是放火烧钱呀!

    也有人说,烟花徐是想用烟花引诱儿子回来,他知道儿子喜欢烟花。

    其间,道上开始传说,卧虎岭新来个二当家,足智多谋,报号徐诸葛。这个徐诸葛自然就是徐一鸣。他入伙以后,大当家的老黑如虎添翼,过去全凭着不要命的猛劲儿打家劫舍,冒了很大的风险不说,名声自然也不太好听。如今,所有的绑票、抢劫、砸窑都经过徐一鸣一手策划,从不失手,而且还不骚扰贫民百姓,仅在南壶关私设税卡一项,一天就有几百大洋的进项。大当家的老黑,每天喜形于色,经常和徐一鸣推杯换盏喝到深夜,不醉不休。

    烟花徐有个妹妹叫禾。母亲怀禾的时候,适逢大田遭灾,收成不景。读过私塾的父亲,便将她取名为禾,意自许慎《说文》:禾,嘉谷也。二月始生,八月而熟,得时之中,故谓之禾。寓意不言自明,当然都是过往旧事,不提也罢。

    禾遇事机智,且胆大心细。她看到哥哥每日双眉紧蹙,焦虑的神色还略显冷峻。禾担心哥哥的身体长此吃不消,就对哥说,哥你等着,我上一趟卧虎岭,去把一鸣给你劝回来。我还真不信了,怎么连爹都扔下不管了,说当胡子就当了!他良心难道让狗吃了不成!

    烟花徐擎着紫砂壶,呷了一口茶,看一眼妹妹,说,一鸣不是没良心,他是对世事心灰意冷啊!唉,你还是不要去了,去也是白去。

    第二天一早,天边的黑色幕布刚被曙光撕开一个亮口子,禾便雇了一辆小驴车奔卧虎岭而去。小毛驴踢踢哒哒迈着步子,载着禾悠闲地向前走着。不一会儿,小驴车就进入卧虎岭地界。虽然是春天了,但山里的空气仍是潮湿寒冷,早上的晨雾一层又一层,层层环绕弥漫着远处的灰黄色山峦。

    在浓烈潮湿的雾气里,禾缩紧了身子,抽鞭疾打小毛驴,毛驴便撒开四蹄,向前嘚嘚嘚跑去……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