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11月>> 作家走廊

李晓桦长篇小说《世纪病人》研讨会纪要

杨辉进来的时候

    唐晓渡(主持人):这部小说,晓桦前后花了近八年的时间。它不仅是作者阔别文坛多年后的归来之作,也是一部对称于他迄今命运的沧桑之作、锥心泣血之作。

    刚刚会前闲聊时,晓明兄感叹说,要从这部小说中提炼出某个突出的主题是相当困难的,这在我听来是一种褒奖,褒奖其诗性的特质。毕竟,晓桦首先是一位诗人,曾以《一个中国军人在圆明园》《蓝色高地》等蜚声诗坛。当然,我们仍然可以像对待一部多主题小说那样,从中提炼出一系列关键词,比如迷失、失根,也包括失语、失重;比如孤独,比如荒诞,比如幽闭,比如偏执,等等。但在我看,要把握这部作品,还是要首先抓住“自由的悖谬”和“老兵”这两个根词。

    所谓“根词”,顾名思义,就是一切赖以生发、成长之词,稍稍延展一下也可以说,它们不仅是这部小说的根,也是晓桦生存的根、身份认知的根,是他充满矛盾、冲突,以至于种种悖谬的精神和情感世界的根。不抓住这个根,就无从感知,至少会弱化在这部自传性小说深处不停跳动的“失根之痛”,就不能穿透围困着主人公的命运的荒诞和历史的诡谲。在某种意义上,根也就是魂,失根就是失魂,这才有了“世纪病人”。

    当然,光盯住“根”是远远不够的,还要看“干”,主干和支干,还要看枝,看叶,看它的整体完形。就整体完形而言,我们会发现这部小说的结构相当奇特,不仅框架设计,前后两部分的分量也完全不成比例。作为相对独立的单元,外一章相对于前九章尽管在体量上只是九分之一,但质量却足以相当,甚至更大,更能揭示隐身于这部融真实和梦幻于一炉的小说之中的生命质询。由于这种质询,它既邀请我们一起加入其对自己和世界竭尽冷嘲热讽之能事的语言狂欢,又迫使我们时时陷入沉默。

    李敬泽:我们的晓桦兄,说老实话,我都快把他忘了。以前我们个人肯定是不认识的,在记忆中搜索文学经验,一直搜索到上世纪80年代,才想起来仿佛有这么一位,我们当时作为文学青年还是印象蛮深的。然后经过了二十多年回来再写,我觉得这对于作家来说其实也是一份幸运。为什么呢?这些年他呆在加拿大,没有在我们的烟火红尘里熬着,也没有在我们这个文学语境里熬着,这有好处,从另外一面说,可能恰恰是一个作家的优势和力量所在。这二十多年里他不知道我们在玩什么,或者是说即使知道也是隔着一个太平洋在遥望,身不在其中,也许这就使得一个作家能够有一个内心的余地去真正地写他所要写的,而且是以他的方式写。     我昨天翻这部小说,真是觉得恐怕现在国内的作家没人这么写。但是,他就是这么写了。

     

    恰恰是这样一个出走和归来的张力,构成了这部小说的独特性。我不仅仅是说我们怎样来估价和判断这样一部小说,而且是说这个小说也给

PAGE 1 OF 11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