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11月>> 诗人空间

杜涯论

小海

杨辉进来的时候

    引言

    杜涯是在黑暗中写作的一位诗人,因为她的写作常常像是幽暗的世界里闪烁的星火,那样幽微、孤绝,但又隐隐发散着一种凛然的浩瀚之气。杜涯自述:“2002年秋天,我看到了宇宙的黑暗。早在1999年秋天,我看到了物质的最终崩解和消失,我感到心中的某种东西在轰隆轰隆地坍塌:我所信任的大自然,我一直相信那永恒不变的永不会消失的大自然,原来终有一天是要消失的,不存在的。” [1]她的诗歌总是从具体的事物、身边卑微的事物出发,但仅仅是出发,然后她就引入了自己对人类生存意义的追问,展现尘世精华的、缄默不语的挽歌世界与无法摆脱的终极困惑,这些追问、沉默与困惑“如影随行”般纠缠于她的笔底,寄寓着她对宇宙人生的重新思考——或具体、或抽象,但都引入到一个自恰的抒情体系中来,努力在碎片化的后现代语境中重温新古典主义的艺术之梦。

    “伤逝的阅读与默想”——典雅而有国士之风

    在诗人当中,有一种文字为我们所信赖,不仅如此,我们对他的写作还总是满怀期盼,这样的诗人很少见,杜涯算一个。

    从诗歌主题、风骨到精神的继承性上来看,杜涯诗歌中重要的取法对象是中国古典诗歌。她的诗中规中矩,是“一言以蔽之,诗无邪”的当代注脚。她的诗歌中同时兼具中原地理文化的影响,其抒情性又是与《诗经》以降的中国古典诗歌抒情传统是一脉相承的。杜涯的诗歌质朴、典雅、宏阔,有国士之风。

    在北国,风从高大的杨树上吹过

    枝头上悄悄长出的嫩芽像数不清的风铃

    像春天的思念的眼睛

    树林中,泥土散发出潮湿的芬芳

    而紫色的小花已遍开在路旁,像往事一样

    在北国,阳光照着道路像漫长的寂寞

    你可以在上午走进寂静的村庄

    风也从每一座庭院的上空吹过

    你会看到榆树、槐树、孩子和老人

    游乡人的声音穿过街面像忧郁的歌

    你也会遇到一片墓园或一片打麦场

    在夏天到来之前这里会一直寂静、空旷

    而田野上已滚起了绿色的麦浪

    那上面的阳光使你不敢睁眼

PAGE 1 OF 31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