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11月>> 诗人空间

寻找一种个人声音诗学的可能性及其他

赵四

杨辉进来的时候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对用来写诗的现代汉语产生了迷惑感,因为看到的太多的“诗歌”文本,使我产生了这种怀疑——现代汉语是否本身是一种不具有精神能量的语言?后来突然有一天,我又翻读了几段《圣经》,那一刻,竟有大骇之感,我读的不是英文,拉丁文的也根本看不懂,这不就是汉语的文本吗?它也不是古代汉语,它不就是现代汉语文本吗?可为什么它那么有力,那么雄强?那么,问题显然还是出在我们的“诗歌”上,出在使用汉语写作的当代中国诗人不具备精神力量上,他们诗歌的声音不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唯有从那个深度出来的声音才会具有精神能量。始于这个出发点我记录下“寻找一种个人声音诗学的可能性”之札记。它们几乎和《消失,记忆》诗集是同步的,乃一体两面之物。这个诗集的诗歌声音中有建立起了诗人艺术家强力主体意志的写作者寻找有效“发声部位”的显著特色,我开始拒绝用他们的那些外部声音说话,哪怕他们已经集体把它在语感上成功打造成了某种似是而非的诗歌语言。

     

    1.《圣经》中的声音是一种古怪的声音,一种来自深渊的命令之声。这种声音的力量非常之大,也是从巨大的压抑中爆发出来的声音。它产生自某种深渊声音的核聚变?现今读来,依然大感震撼,难怪当年能以新信仰和富生命力的新语言摧毁已被用得了无新意的希腊—罗马诸神。然而神话是永远不会被真正摧毁的,它每遇到有创造性的解释力就会再度复活。

    2.消解太容易了,建构困难得多。一片消解的喧哗尘嚣上,各种扰乱视听的芜杂噪声中,我静候无中生有的空谷之音。谨记:如果你不满意别人的写法,你就必须写出自己的诗,不要谴责,要创造。

    3.这一次,我似乎是在用,我不知其所自的来自虚无的深渊的声音,说话。

    4.不要用语重心长的口气去谈论垃圾,也不要用义愤填膺的姿态去扫荡垃圾,你的任务是建那纪念的高屋;请保持不怀疑,不抗辩,不诘难,不废话,去哀悼和赞美吧,寻觅、喷发灵魂雄音本身即会将你耗尽。可完全不谈论,谁又真做得到?比如刚放下笔我就又忍不住拿起了笔,数说那些只有能力道听途说,对一知只能半解之或误解之、曲解之的人,才会抱着他(她)不明就里的“零度写作”以为纲常,达人持论则仍抱诗歌必具“对真实的热情追求”(米沃什),文学必具“真情实感”,哪怕是一个相对冷漠的写作者,也必在“某种反省的层面上”寻找到它,才可有效写作(库切)。

     

    5.当我选择了精神作我的诗歌主题,当我发誓拒绝所有那些没有精神存在的精神家园,一种声音诗学的可能性便开始向我展露自身。

    6.这一次写作,我常处在醒与梦的边缘地带,许多句子就是在这种状态下自己来到的。星相学告诉我们,这是正处在梦幻和诗之星——海王星的辖区内。当然,“词”的到来和我每天的阅读更为息息相关。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