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09年10月>> 骑鹤江湖

九曲安澜

欣力

    1

    20世纪初的中国,清王朝“昏惨惨似灯将尽”,大革命正在酝酿之中,远在甘肃,却有一批清朝的官,不筹划着在“大清”倒下之前给自己捞上一把,而是一门心思,要在千古黄河之上干一件大事。

    就是以陕甘总督升允、兰州道台彭英甲为首的一干人。

    他们果真干成了。

    兰州黄河铁桥,清光绪三十三年,即1907年始建,宣统元年,即1909年完工,钢架拱梁,有别号:天下黄河第一桥。 在它之前,“千古黄河不

    架桥”,黄河上游只有浮桥,冬拆春建;由它开始,黄河上游有了第一座不用拆的桥。

    岂止是不用拆?要拆并不容易。它身上的每一根钉子、铁条、弦杆都是德国进口来的,辗转由天津港经北京、郑州、西安到兰州。那会儿火车只到郑州观音堂,后头的路全是牲口拉大车走,光材料就运了两年多。

    兰州别名金城,黄河铁桥正建在城关的山下,山上有元代佛塔一座,叫白塔山。

    白塔山下,金城关前,且看这桥——铁骨钢臂交错,身腰匀称俊美;大铆钉枣儿般大小,成排的,好像铠甲上的铜钉;桥拱五座,每一拱沿边儿镶一溜白灯泡,到晚上,夜明珠似的,把桥的身段勾出来。桥上是玉壶光转,桥下是 “隔河如隔天,渡河如渡鬼门关”的滔滔黄河!

    此桥初建是平行弦杆式的,1954年重修,加了拱式钢梁。

    站在白塔山上俯瞰,想象没加拱梁时候的铁桥,是我外祖母赵诵琴和她爹,我祖赵欣馀相跟着走过的那桥——八十多年前,1924年。

    诵琴这么写:“远眺桥下浊浪滚滚,城头号角哀鸣,那寂寥苍凉景象在我童心中留下很深印象。”

    若没拱梁,桥是啥样?

    恰似长剑一柄搭于黄水之上,直入闹市,壮观不减。

    宣统元年,就是铁桥建成的那一年,升允离任陕甘总督,接任的,是诵琴的祖父,我舅高祖长庚。

    长庚一生在边疆,从1880年起,历任巴彦岱领队大臣,伊犁副都统,驻藏大臣,伊犁将军,镶蓝旗汉军督统,1904年当了兵部尚书,可是第二年就回了伊犁,再任伊犁将军。1909年,宣统元年,接替升允,任陕甘总督。

    陕甘总督,清朝九位封疆大吏之一,陕西、甘肃地方军政最高统帅,职权范围:总督陕甘等处地方,提督军务、粮饷,管理茶马兼巡抚事。

    历任陕甘总督有几个知名度很高,比如岳钟琪、邓廷桢、林则徐、左宗棠,长庚是清朝最后一任陕甘总督。

    姥姥一向说:我们是江宁人。

    江宁,就是南京。我姥姥赵诵琴,是长庚最小的孙女。

    我就不太明白,一个江苏人,一辈子待在北方边疆,是为什么?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