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09年10月>> 记忆·故事

记忆故事三则

文子牛

    一、当小亡国奴的滋味

    如果把祖国比喻为哺育我们的母亲,那么,亡国奴就是失去母亲的孤儿。“亡国奴”这个词不知是谁创造的,不叫“亡国民”、“亡国徒”而叫“亡国奴”,这个“奴”字用得准啊。没有自由,没有权利,没有尊严,任人宰割与蹂躏,任人压迫与凌辱,不是奴是什么?我是带着亡国奴的“胎记”来到世上的,到日本投降伪满倒台时已经十二岁,不仅记事而且懂事了,切身感受了当小亡国奴的痛苦滋味。

    我于1940年入伪满“首都”新京市东盛路“国民初级学校”,四年毕业后考入二年制的荣光路“国民优级学校”,直到祖国光复,共受了五年半的奴化教育。

    侵略者不仅占领这块土地,还妄想征服人们的灵魂。为使“满洲国民皇民化”,将日语升格为“国语”,儿童一入学就得学日语,除按课表上日语课之外,还实行一日一句日本话“制度”,当日要背会,背不下来罚站,首先要学“天照大神万岁”,“天皇陛下万岁”这样的句子。初小毕业考“国民优级”时,由日本教师考日语口试。而将中文课降格,被荒谬地称为“满语”,讲“万寿节”(溥仪的生日)、“朝日红”(喻日本国旗像太阳)之类的课程。还单开设一门“建国精神”课,讲“日满一德一心”,“满洲

    王道乐土”,“大东亚共荣圈”等内容,灌输日本为伪满洲国“奠定国本”的奴化思想。每周六下午是军训课,要戴“战斗帽”,扎绑腿,执“建国杖”(统一制作的木棍),由日本教官进行军事训练。

    傀儡皇帝溥仪在去日本“躬访日本皇室”之后,颁发的《回銮训民诏书》中说:满洲帝国“莫不皆赖天照大神之神庥,天皇陛下之保佑”。“皇上”已经拜日本为祖宗了,当然要强迫其国民顶礼膜拜。学校里供天照大神的神龛,把天照大神作为伪满洲国的“建国元神”来奉祀。每天早晨全校都在操场列队举行“朝会”,向天皇陛下和溥仪行九十度鞠躬礼进行“遥拜”,唱日本国歌和伪满国歌。进教室第一件事是背诵《国民训》:“国民须念建国渊源发于惟神之道,致崇敬于天照大神,尽忠诚于皇帝陛下……”每周一为“诏书奉达日”,全体师生在操场肃立,校长身穿“协和服”,颈上套着金黄色的“协和带”,戴着白手套,从室内捧出用黄缎子包裹的诏书,双手举过头顶缓缓走来,值日教师一声口令,全体低头,校长走上讲台行“最敬礼”,再取出诏书高声朗读,很像神秘的宗教仪式。

    我们这一代东三省人,少年时期不了解中国是自己的祖国,不了解中国的辽阔幅员名山大川,更不了解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我在十岁那年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而父亲却叮嘱说:“不管谁问,都得说是满洲国人,记住!”这种蒙昧良知、毒害心灵的奴化教育简直是严酷的精神摧残,如今想来,可悲可恨。

    学校既是侵略者强制推行奴化教育的场所,也是他们随心所欲发泄淫威之所在。“新京市”的学校无一例外地派个日本人做校长或副校长,多是由“在乡军人”担任。我们学校的“日系”(官厅、学校、会社称日本人为“日系”,称中国人为“满系”)副校长,兼教日语,身材矮小却性情暴戾,打“满系”教师的嘴巴,够不着,蹿着高打,酷似“丘八”,只是,手里拿的不是刺刀而是“教棍”。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