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4月>> 作家走廊

巴金与井上靖的友情

陈喜儒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一

    井上靖先生是巴金的老朋友,也是中国读者熟悉的日本作家。他几乎年年来中国访问,他的小说,如《天平之甍》《斗牛》《猎枪》《夜之声》等,很早就译成了中文,深受读者欢迎。他知识广博,文笔凝练,构思精巧,擅于在浓郁的诗一样的抒情气氛中,描写人物内心的热情、执着、孤独和痛苦。诗人的气质和小说家的匠心,形成了井上文学的深婉雄浑。

    我虽然对先生仰慕已久,而且在各种外事场合也多次见过,但一直没有机会与他促膝而坐,聆听他评诗论文,心里总有一种“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之憾。1980年春天,巴老率中国作家代表团到日本访问时,曾到井上家拜访,我作为随团翻译,本应随巴老前往,但那天代表团分组活动,我随艾芜、杜鹏程、公木、草明、敖德斯尔、邓友梅到东京高岛平团地市民家访问,失之交臂,错过了机会。

    直到1982年6月,严文井率茹志鹃、海笑、任光椿和我到日本访问时,才有机会应邀到先生家里做客。

    记得在乘车前往井上家的路上,陪同我们的日中文化交流协会事务局局长白土吾夫开玩笑说:“井上先生喜欢柔道。如果你说他柔道高强,比说他小说写得漂亮他还要高兴。”井上靖青年时代曾迷恋柔道,他训练刻苦,技艺超群,在金泽第四高中读书时,曾作为该校柔道代表队员参加了京都武德殿的比赛。但在高中三年级时,因柔道练习时间等问题,与同学发生争执,一怒之下退出柔道部。从这时开始,他把心中的苦闷、忧伤、憧憬、希望,化成了诗行。二十二岁时,他以井上泰的笔名发表了第一首诗《冬天到来的时候》,从此便一发而不可收。他述说内心的《孤独》,《怀念故乡》,思念《母亲》,歌唱《五月的风》《初放的梅》,咏叹《凋谢的樱花》《迷蒙的风雪》……如果没有这个波折,也许日本会少一个闻名世界的大作家,而增加一名骁勇善战的柔道名将。

    汽车停在东京世田谷区井上靖寓所的门口。那是一座有和式庭院的大宅门,甬路两旁,栽着花草。穿着黑色和服的井上先生和夫人在门口迎接。

    井上靖先生当年七十五岁,脸色黑红,思维敏捷,谈吐文雅,一派潇洒的学者风度。他说中国作家来访,日本作家、日本文学界都很高兴。他代表日本笔会(时任日本笔会会长)邀请中国笔会参加1984年在东京举行的国际笔会大会,请中国笔会支持日本笔会主办的这次大会,把会开好,开成功。

    严文井先生也是井上先生的老朋友,远在1963年,就曾与巴金、冰心、马烽、许觉民等到井上家拜访,旧地重游,老友相见,格外高兴。他说我一定向中国笔会会长巴金先生转达您的盛情邀请,全力支持东京大会。当时风传井上靖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严文井先生说:“印度的泰戈尔、日本的川端康成都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们希望井上先生是亚洲第三名获奖作家。”井上先生笑着说:“如果诺奖真给亚洲作家,那么我应该排在中国作家巴金先生之后。”

PAGE 1 OF 1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