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4月>> 金短篇

疑案剪报

贺奕

杨辉进来的时候

    本报3月7日讯 北京号称首善之区,五道口又是人文荟萃之地,按理说本该一派升平祥和气象,然而不幸的是,一桩令人发指的罪案竟在这里公然上演。

    昨晚九时许,一妙龄女子刚刚走出文津国际大酒店门外,就被两名以白色口罩遮脸的歹徒挟持进一辆出租车里。歹徒持刀控制住女子,同时胁迫司机将车开往指定方向。当车开至西四环边僻静处停下时,歹徒用刀柄猛击司机头部,致他失去意识,待他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被扔在路边灌木丛中,出租车已不见踪影。

    接到报案,警方第一时间追踪出租车的GPS定位系统,并在上地环岛附近将车截获,结果发现它被载于一辆汽修厂的拖车上。

    看来绑匪相当狡猾,谎称车出故障而求助于汽修厂,目的无非是转移警方视线,为藏匿和逃跑赢得更多时间。

    据悉,被绑架女子名叫高娅,26岁,为强人网络科技公司职员。该公司位于五道口清华科技创业园区,归属著名风投家韦志旗下。就在记者准备对高娅的背景展开进一步调查时,却意外地在微博上收到一位名为“超级小混混弗里达”的网友发来的私信。该网友称不久前曾偷拍到韦志与一年轻貌美女郎在车内激吻的照片,证实女郎就是高娅,只要记者按他开出的价码付钱,就能得到这组照片。

    今年35岁的韦志出身草根白手起家的发迹史,堪称一段传奇,而外表俊朗帅气加上至今单身,使得无数年轻女性将其视为心目中的男神。他和被绑架女人质到底是什么关系?记者拨通韦志的手机,但他一听记者提出的问题,马上态度冷漠地断然否认认识高娅。记者还想继续追问,他却极不耐烦地以“我正在开会”为由挂断电话。此后多次重拨,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记者转而致电强人公司,但前台接线生称韦总不在,又称对涉及高娅的问题不便回答。

    记者随后联系网友“超级小混混弗里达”,但显示结果却是“此微博不存在”。经向其他报业同行多方询问,才知这位网友拍摄的韦志与高娅的亲密照,已被强人公司抢先买走。

    初步推断,韦志之所以极力掩盖与高娅的关系,一方面是担心损害本人在公众和粉丝心目中的形象,一方面是怯于熟知内情的绑匪提出的巨额赎金要求而不愿破财。记者随机采访了数名路人,大家听完简述的案情后,纷纷表达了对于韦志此举的鄙视。

    某超市女导购:“这事明摆着嘛,就是老板玩弄了女员工,摊上了事却不肯负责,真心替那位女员工不值!”

    某跳广场舞的大妈:“他咋是这样的人啊?亏他还是我闺女的偶像呢。”

    某大学生:“这事又一次拉低了我对富人道德的期望值。”

    某股民:“这家公司的股票代码是多少?不管别人买不买,反正我绝对不买!”

    虽然以上观点纯属个人意见,并不代表本报立场,但记者同样认为,身为公众人物要想赢得公众的长久爱戴,除了事业上的成就外,更重要的还在其道德水准和担当精神。如果为一己私利宁可舍弃感情,甚至漠视人命,只会断送公众对他的敬仰和信任,毁掉自身的社会形象。在警方侦破工作尚未取得突破之时,韦志先生的姿态能否转变,或将成为决定人质安危的关键。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