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5月>> 作家走廊

嘤其鸣——答友人

李彦

杨辉进来的时候

    1

    收到你这封信,我十分惊喜,尤其是看到你在信的前半部竟能用中文写出那么长的句子,表达如此丰富的内容。

    我把你的错别字和语法错误都修改了,附在后面。今后,我打算尽量多用中文给你写信,讨论我们各自的生活和工作。这样你就可以在书信交流中提高中文水平了。

    我有一种预感,你大概不会喜欢我的英文小说《红浮萍》。这不要紧。我等待着听到你的批评意见。我们是在两个截然不同的环境里长大的人,对事物的观察与感受自然不同。通过阅读文学作品,不同种族和文化背景的人会更好地理解对方。这也正是我打算通过孔子学院这个平台努力实现的一个愿望。

    我们于2008年举办的“中加两国顶尖作家交流会”,就是初次尝试。那年秋天,在滑铁卢大学校园里召开了孔子学院成立之后的首次国际交流会议。我和南京大学派来的中方院长唐建清教授、我校英文系的朱蒂丝·米勒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白烨教授共同策划了那次活动。我们希望采用别开生面的形式举办一次文学交流,围绕着“小说的本质:在中国和加拿大”这一题目,为来自两国的作家和评论家提供一个畅所欲言的平台。

    我们邀请了双方的几位著名小说家。会议之前,大家已通过邮件交换了翻译成中英文的两国来宾的背景资料,使大家事先都有了初步印象,不至于太过陌生。会议上,我们采取了“一对一”的方式,安排每个作家与自己情况类似的来宾结双成对,在几位出色的翻译帮助下,做到了即兴沟通,深入恳谈。整整四个小时,会场中的亲切热烈气氛十分感人,完全不同于正式研讨会上那种轮流念稿的呆板程序。与会者都很愉快,且十分惊讶,因为大家发现,在加拿大和中国作家之间,存在着很多平行之处。

    朱蒂丝·米勒说:“对中国文学进行一下简略的研究,你会发现,十分有趣的是,中国小说中的许多情节,与发生在加拿大的非常相似。而且,我们自身的处境似乎也很相似。” 大家一致赞同,今后应当在两国之间有更多的作品被互译成中文或英文。

    矿工出身的短篇小说之王刘庆邦,和同是来自矿工家庭背景的加拿大最杰出的老作家艾里斯泰尔·麦克劳一见如故,滔滔不绝。聊着聊着,大家竟然眼角泪花溢溢,连翻译都感动不已。麦克劳搂着这位中国兄弟,拍摄下一张亲密无间的“哥俩好”,作为存念。

    麦克劳的作品流传广泛,获得了许多奖项和荣誉。但他奉献给加拿大和国际英文文学最持久的礼物,却是他的短篇小说集《岛屿》。与刘庆邦一样,他的短篇小说中的每一句描述都寓意深刻,精雕细凿,充分表达了主人公在面对他们的古老文化、采矿、伐木、捕捞生涯以及对家庭和宗族的承诺渐渐不受尊重时的困难抉择。复杂的意境本身并不引人注意,但却引发读者对这些生命以及超越这些生命的共鸣。

    在80年代中期,我刚到加拿大留学时,曾与麦克劳擦肩而过。那时,他在温莎大学英文系任教,讲授小说创作课程,深受学生爱戴。我一面在历史系读书,一面在课余时间撰写我的第一部英文小说《红浮萍》。记得我曾经拿着初稿,到走廊另一头的英文系寻找麦克劳,想要得到他的指点。然而,他的办公室内外,不论何时, 总有一群捧着手稿,排队等候与他交谈的学生。我没有耐心等待,因此失去了获得大师指点的宝贵机会。否则,《红浮萍》的创作,可能会以一种完全不同的风貌呈现在读者面前,也未可知。

PAGE 1 OF 2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