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5月>> 金短篇

与世界之窗的距离

邓一光

杨辉进来的时候

    我们在华侨城天鹅堡结婚。我、栾涤非、胡波儿和宋小树,我们一起结。

    婚礼的大部分时间,涤非都没有和小树在一起。他俩本该在一起,但没有。涤非不满意婚庆公司请来的乐队,自己在DJ台前鼓捣。那里有一台升级版Tech i-Mix Reload Scratch DJ,带搓盘功能的内置声卡,机器不算好,但够用。有一阵,乐队那几个彩发男孩失了业,不知所措地抱着电吉他站在一旁,看涤非眼花缭乱地在96连击里连续打出四个90%,然后break掉其他内容,刷出一个漂亮的龙碟。

    涤非一边刷碟一边扬扬下颚,示意彩发男孩们侍候。金发男孩连忙塞了一只草莓到他嘴里。涤非再示意。蓝发男孩赶快点上一支烟,凑上去让涤非深深地吸一口,烟夹匿在手掌中退回来,不让天鹅堡的服务生看到。

    涤非和那些只会玩音衰控制滑杆和EQ调整纽的DJ不同,他有天才般的音准和节奏感,能将风格完全不同的几首曲子漂亮地混搭起来,tripping的效果迷死人,scratch更是刷到让人血脉贲张,等尖锐音部分出现的时候,人们能兴奋地晕厥过去。我曾经向涤非承诺,等我有了钱,我就给他买全日空ANA头等舱,送他去大洋彼岸的DMC大赛踢馆,夺了冠,奖金归他,奖杯我留着玩儿。我说过好几次,从来没有兑现过。

    举办婚礼的地点是波儿和小树挑选的。波儿和小树考察了一圈,异口同声地说就是它了。我觉得不可能。天鹅堡的确是好地方,与“世界之窗”只隔着一爿湖的距离,可为什么是它?这说不过去。不过,事情一开始就说好了,举办婚礼的钱我和涤非出,刷卡付现都行,婚礼的程序和地点由波儿和小树决定,我和涤非没有表决权,我俩只管参加,要不同意,她俩就拒绝和我们结婚。

    我倒无所谓,涤非埋怨了一阵,到头来只能默认现实。谁都知道,如果你想走进婚姻,光有钻戒和鲜花还不够,得有一个结婚对象,俩人到政府部门申请一张证,再举办一场婚礼,让操碎了心的家人和心怀叵测的亲友们共同见证,要是结婚对象不参加婚礼,婚姻等同于无效。

    是谁提议我们的婚礼一块儿办的,这个我忘了。事后说起来,他们三个人也想不起来。理由倒很清楚——我和涤非,我俩都过了三十,装不成蠢萌;波儿和小树稍年轻点儿,也都过了二十五,青涩已成烂熟,不再拥有入口即化的新鲜。我们两对在一起的时间都不短了,偶遇成为厮守,早已失去了激情,如果我们不想分开,就得正式在一起,这样大家都死了心。

    没有人想要婚姻,但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只能做一件事,也只好是它了。

    依稀记得,我们两对一起结婚的事,是在涤非一个搞设计的朋友的工作室里谈的,那个工作室有个奇怪的名字,叫“就这样吧”。那天我们喝了不少“喜力”,波儿和小树还吸了一点违禁品,这让她俩两眼发光,人缩在地板上蠢蠢欲动,有点儿不自爱。

    “先说清楚啊,”波儿海蛇似慵懒地在地板上滑动,哧哧的,一个劲儿地傻笑,“别到时候弄错了,乐队奏‘当——当当当’的时候,栾涤非把我牵走,你搂住小树,那就乱套了。”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