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5月>> 金短篇

海妖(处女作)

孙昱莹

杨辉进来的时候

    1

    涨潮的时候,黄昏在天边开出一朵朵淡橘色的小花,随着缓缓流动的日晷移向海水奔涌而来的远方。整片天幕看上去很不真实,恍惚是一个梦境的开始,或一段往事的回忆。

    这会儿,我一个人站在岸边,感受海水的寒凉先是浸没脚踝,紧接着淹过了膝盖,像是无数条冰冷滑腻的小蛇紧紧缠裹着小腿啃噬肌肤。须臾间,这刺骨的寒意顺着脚底爬上心房,血液和神经渐渐失去传感功能,整个人仿佛被困固在某个雨夜死寂的铁床之上,赤身裸体。

    等待中的那一刻如仪式般降临,灵魂从盘索繁复的精神迷宫中苏醒,时间骤然而止。在面对面狂奔突袭的白色浪流尽头,陡然升起青烟稀薄的雾气,无数巨大又透明的泡沫簇拥着它出现。

    那是一扇虚掩的银色拱门,装饰华丽,在海中央孤单矗立。一个身段婀娜的裸女雕刻在最醒目的位置,诱惑着看见它的人走过去,打开。我,或是任何人,都无法获知它背后是怎样的风景,它存在于雾气环绕的海中央,和生命里那些不能实现的理想一样,成为一扇无法触碰的门,供人远远凝望,有所期待。

    当海浪趔趄着走远,海风平静了,那扇门的影像便消失在渐渐暗下来的天幕间。我的意识一回到禁锢的躯体里,便闻到空气中氤氲着一股腐烂的气息。这气息来自旁边深深埋进沙里的木桩警示牌,我取下搭在上面的Dazzle酒红色毛衣外套,“禁止捕捞”的雕刻文字就迅速枯萎在半截儿腐木的余滓里。

    从外套里取出手机,我迫不及待把刚才看到的场面告诉边喆。

    “这么冷的天站在海里是要感冒的。”边喆的声音像被电钻钻出一段段小孔,断断续续从手机里传过来,“你产生了幻觉。”

    “你说我产生了幻觉?不,它是真实的,那扇门。和我梦见过的一样。”

    “别说什么傻话,你看见了海市蜃楼,又做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梦。”

    电话另一端,边喆不耐烦地嘟囔了一句什么。声音开始变得嘈杂,岛上的信号一直不太好,我挂断了电话。

    怎么可能会出现只有一扇门的海市蜃楼呢?不,绝不是,而且顺序也不一样,我先梦到了它才又真切地看到了影像。这个影像是我来到渔浪岛后的第一个夜晚,站在黄昏的岸边时发现的。于是第二天涨潮的黄昏,我又光着脚丫把自己扔进11月刺骨的海水里。当那扇和梦里一模一样的门消失之后,我踩在细软的沙子上溜达着走回岛上唯一的旅馆。

    这间旅馆没有名字,没有挂牌。刚刚登岛的时候我曾幻想一路打听到一处面朝大海,诗意蛰居的小楼。但是,我绕着岛走了半圈,只遇见几个比我更疯狂寻找住处的游人。岛的另外半圈设置了黄色警戒线,远远能瞥见几个穿着整齐制服的工人在那片彩钢房群里忙碌,想再深入地观望,探寻的视线已被不苟言笑的保安用虚晃的警棍戳断。

    快到晚上,我终于在破败不堪的民房堆里找到这么一个能够住人的地方。旅馆原来大概是一幢砖瓦平房,不知胡乱粉刷了多少次,被湿咸的海风一吹,表皮层层剥落,每一层露出的颜色都不相同,带流动感的色彩倒自然而成了后现代的风格。二层是用木板接出来的,与其说是一层楼,不如说是个稍大点儿的阁楼。

PAGE 1 OF 1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