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5月>> 诗人空间

张洪波论

叶橹

杨辉进来的时候

    从几首小诗谈起

    1980年代的中国诗坛,在风起云涌的浪潮中涌现出的一大批诗人,带着各自不同的身上的烙印,以他们各自不同的诗风,或多或少地为中国诗坛增添着斑斓的色彩。虽然如今离当年那种风姿绰约的年代已经渐行渐远,许多曾经活跃在诗坛的身影也日渐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毕竟有不少的人还坚持在日渐被冷落的这一片“圣地”。在这些坚守寂寥的人群中,张洪波可以说是一位寂寥的热心人。他不仅还在写诗,而且还在操持着一份在业内人中享有很好口碑的《诗选刊》下半月刊。把这份刊物称之为诗歌刊物中的“极品”也不为过。未来的诗歌史或许会证明这一点。

    作为诗人的张洪波,在他最初露身诗坛时,其实是以一本极不显眼的64开本的短诗集而出现的。

    如果不是因为他后来在诗歌写作上的努力而引人瞩目,这样的诗集恐怕早就沦为造纸厂回收的废品堆里的成员了。这本名为《微观抒情诗》的诗集,是由吉林省敦化市文联以“内部准印证”印刷出版的。虽然一共收有短诗28首,除却李瑛的短序和作者的后记,只有30页,可以说真正是名副其实的短诗了。但是我在写这篇文字时,却选择了从这些短诗开始落笔,自有我的理由。因为它使我想起了艾青当年只收有9首诗的《大堰河》。对于张洪波而言,他的这些短诗或许根本没有被人提及,但是我在阅读其全部诗作时,却发现正是这些短诗所呈现出的品质,暗示和显露了他未来的发展方向。

    不妨先从他的《无题》谈起:

    你不发芽我怎么开花

    我与你一起萌生

    是为了和你一同衰败

    短短的三行诗,或许已经宣示了诗人一生的命运就是与诗同在的。如果不避过度阐释之嫌,我甚至想把它的象征意味看成是一切诗人在朦胧的意识觉醒过程中所领悟到的一种生命的哲学。这种对诗的生死与共的感悟,正是决定着张洪波一生与诗结缘的命运之旅的。

    如果说《无题》是一种朦胧状态中的觉醒,那么,在诗人年轻的心灵中所敏悟到的对诗的意象的把握和呈现,则实实在在地显示出他对人生未来的一种向往和设计。《雪》就是这样一首诗:“一个季节凝固了/凝固成一个小的颗粒/把另一个季节藏了进去/等待着太阳的/热情的指引”。这种能够把“一个季节”“凝固成一个小的颗粒”的感受,不能不说是非常令人惊诧的诗性表现能力。从雪中感悟到季节的存在,又从中预示着未来太阳的“热情的指引”,人们不难看出其对“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非常高明的化用。人们不妨注意到,雪莱的诗句只是一种对过程的表述性感悟,而张洪波是把意象的呈现作为其艺术表达的手段的。有许多富于哲理性的诗句,其实是因为它道出了“真理”,因其语言的精炼和优美而为人铭记;而有一些诗,则是因为它的意象呈现而留给人们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念念不忘。张洪波的这首《雪》就属于后者。从对太阳“热情的指引”的期待,我们可以体察到在张洪波年轻的心灵中所萌动着的愿景,可是我们在他的另外一首《未来》中,则看出来他追求的欲望:

PAGE 1 OF 1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