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7月>> 作家走廊

在文学的祖国里执着地生根

薛忆沩 江少川

杨辉进来的时候

 

    弃理从文,开启“迷人”的文学之路

    江少川:北京航空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前身)是国内知名的高校,更是为许多男生所向往,计算机在当时是新锐又热门的专业,为什么你本科毕业之后没有在所学的理工方向深造,而是转向文学创作,并且攻读英美文学的硕士学位和语言学的博士学位?促使你弃理从文,最终走向文学之路的契机是什么?或者说,是什么触动了你年轻的心灵,驱使你下决心转向文学的呢?

    薛忆沩:促使我走向文学之路的契机应该是中国大陆始于1978年底的思想解放运动。它的大背景是文化大革命的结束,而它的“主旋律”是以存在主义为旗帜的西方哲学思潮。我的基础教育横跨整个70年代。70年代无疑是我“成长期”中最关键的阶段。在关于70年代的随笔《一个年代的副本》里,我展示了“死亡”和“语言”对我的“成长期”造成的深刻影响。在那场思想解放运动到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早熟、敏感和好学的少年。我已经在博览群书和放眼世界。我已经完成了我最初的“准备”。1980年5月,我从12吋的黑白电视屏幕上看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仰慕者在巴黎街头为萨特送葬的壮观场面,“精神”的魅力强烈地触动了我年轻的心灵。从此,我将文学与“不朽”联系在了一起,对写作充满了崇高的敬意。

    江少川:当时在高中阶段要进行文理分科,你为什么没有想到要学习文科?

    薛忆沩:我一直是文理兼优的学生,而当时的中国社会又有重理轻文的强烈偏向。我几乎没有看到过一个理科成绩优秀的学生仅仅是因为喜爱而去选择学习文科。我也没有能够“脱俗”。现在想来,这种选择对我其实就是宿命:一方面,它延长和深化了我个体生命的困惑;另一方面,它延长和深化了我的数学训练。要知道,个体生命的困惑是我第一部长篇小说《遗弃》的心理基础,也是我全部作品的主题;而数学训练培养了我对语言和叙述逻辑特殊的敏感和美感。物理和化学同样对我有很深的帮助。物理将我引向事物的复杂性:光的波粒二象性和测不准原理等都深刻地影响了我对生命和世界的看法。而奇妙的化学反应和精致的化学结构式也为我将来的叙述设置了很高的标准。

    江少川:大学二年级,你在北京航空学院图书馆的期刊阅览室里读完马尔克斯的《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感动得“第一次”为文学作品流下眼泪。而32年以后,在这位对中国当代文学产生过非凡影响的文学大师离开人世的时刻,你对他孤独的人生和作品作出了精到而动情的解读。你的《献给孤独的挽歌》一文在2014年4月25日传遍了中国,感动了无数热爱文学的读者。发表这篇长文的媒体在编者按语中说:“中国作家总算对马尔克斯有了一个交代。”现在回看自己的文学道路,你怎样评价18岁的那次阅读对你的影响?是否可以说,是马尔克斯开启了你的文学之门?

    薛忆沩:阅读对写作者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据说福克纳当年从欧洲旅行回来的路上一直在读被美国严禁的《尤利西斯》。乔伊斯的“意识流”让这位长年扎根于美国南部的天才顿开茅塞。而马尔克斯本人是在读到福克纳和卡夫卡之后才顿悟了小说的奥秘,找到了自己的写作风

PAGE 1 OF 1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