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7月>> 高君小辑

回到世界中心

高君

杨辉进来的时候

    2001年初夏的一天,小瞿突然和我谈论起她家的猫来。

    开始是在单位食堂的餐桌上,后来延伸到了外面。话头大概是由老鼠引起的。我和她并不十分熟悉,她是我们影视中心下面影视学校聘请的辅导员,一个很自来熟的女人,高大、朴素,又妩媚。她端着餐盘先是在四下找人,看见我妩媚地一笑,就径直来到我对面坐下来。开始就是平常招呼,她说忙啊,我答不忙,或者还行。然后她开始谦虚或者是奉承,大致是说我们影视中心多好,一年拍两部戏就没事了,拍戏给劳务费,没事儿就在家呆着,不像他们,天天围着一帮小屁孩转。后来她开始转移话题,好像是问我没事儿一个人都在家干啥,我回答说呆着。她说就呆着呀?我说对,不呆着干啥去。她说那多没意思呀,要是她非呆疯了不可。再后来话头就拐到了老鼠身上。

    怎么就拐到老鼠身上了呢?

    我想,肯定跟当时所处的环境有关。那年我们电视台新楼刚刚竣工,就是坐落在市中心那幢紫红色被叫做“大棺材”的广电大厦。现在它早已经改头换面了。当时西侧一排U字形仿古小二层还在,全是各式大小馆子。这种地方自然少不了残羹剩饭,因此也就少不了老鼠。特别是我们单位食堂,设在紧邻主楼一侧的一层某间,简陋而破败。餐毕餐者鱼贯至门口两只红色齐腰高大塑料桶旁,捏着耷拉在餐盘边上的塑料薄膜随手一揭,剩菜剩饭就像一嘟噜动物下水似的滚进桶里。据说,有时还没等管理员去清理,老鼠们就已捷足先登了。

    天哪,有一回吃饭都蹿我脚面上啦!小瞿说。

    这时我本能地朝餐桌下面看了看,同时立刻把脚收回来。

    然后就说到了猫。

    说到猫之前,小瞿先洞若观火地叼我一眼,说,你见过夜里老鼠的眼睛吗?

    冒绿光,焦绿焦绿的,她自问自答道。又说,你家住楼吧,别以为住楼就没事了,我家还住楼呢,照样有老鼠——我是说以前,现在没了。知道为什么吗?我、家、有、猫。

    ……

    知道老鼠是怎么上楼的吗?不走楼梯,是直上直下,爬。

    怎么爬?

    知道老鼠平时都在哪儿呆着吗?

    不知道。

    真笨,下水道。

    想起来了,我在电影里见过。

    对呗,缕缕行行,滚成帮链成球,噼哩扑腾,就像开水下饺子似的,还吱哇直叫唤。

    我放下筷子,使劲咽了两口唾沫。

    这才哪到哪呀,等它们饿急眼了,顺着下水道来到小区,再顺着下水管就爬到你家去了。说到这,小瞿又叼我一眼,顿了一下,话锋突然一转,你家马桶盖儿平常是敞着还是盖着?

    敞着呀。

    哎呀妈呀,那你胆儿可真大,有一回,我同事在家上厕所,一掀马桶盖,好悬没背过气去,齐刷刷一层老鼠脑袋瓜!对了,她家也住七楼。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