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7月>> 记忆•故事

玉华宫之路

阿莹

杨辉进来的时候

    我是小时候从《西游记》的神话里知道玄奘这个名字的。那时只知道他一念咒语就能把孙悟空拿捏住,知道妖怪想吃他的肉长生不老。长大后磕磕绊绊地读了大雁塔的碑碣,才知道史上还真有个西天取经的高僧,不但率领马队从印度驮回几十箧佛经,还将梵文翻译成了老百姓能懂的汉语。近年来丝绸之路的热络,使得玄奘愈发地引人关注了,那最后的归寂玉华宫便不断地勾起我拜谒的念头。

    但我没想到那佛风绵厚的玉华宫会深隐在桥山老林里,曲折颠簸的路途很快便失去了闲逸,似乎成了玄奘法师艰难行程的诠释。终于驶上一个高巅,我回望泛着枯黄的山峦,似能依稀分辨出密林丛中的小路,似有古衫负笈人在影影绰绰地迈步。是的,那年玄奘孤身从玉门关“偷渡”出境的时候,只是个年仅二十八岁的年轻僧人,是凭着超人的意志踏上茫茫旅程的。听说宋人创作的那幅“负笈图”是玄奘留存于世的唯一形象,而今藏在日本哪个博物馆里被奉为至宝。的确,以前我以为玄奘所以要历千难去“西天”取经,是东土大唐佛经稀缺,后来才知晓当时的佛教势力已经蔚为可观,西域人鸠摩罗什译著的三藏经卷已遍布寺庙塔垣,而且高僧辈出,各领风韵,全社会弥漫着礼佛氛围。唐初诗人杜牧就曾发感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陪同的玉华人坦言告诉我,玄奘当时认为眼前释盛,已然丢掉了佛陀本真的教旨,是为佛界之乱象矣。所以他期望通过取经弘法能“重树”佛教“正统”,至今想想大法师当年的抉择依然钦佩不已。

    似乎轮下的道路平坦起来,两边的树木旌旗般向后快速倒去,刚刚的摇摆似乎在衬托现在的舒适。我想,玄奘的壮举相当成功,待他从印度归来的时候,正逢中国历史上辉煌的贞观盛世,大唐皇帝唐太宗知悉他历经十七年磨难,从西域取回佛典和舍利,不由得大为感动,派出丞相与大臣出城远迎为唐争光的一代高僧,还举行了声震朝野的欢迎仪式。尽管此时玄奘的袈裟还沾着异域风霜,但他内心志得神定,依旧延续着印度曲女法会上的儒雅。可谓:华盖当蔽日,信众四海来。万人空巷跪,玄奘携经归。那惜才如命的唐太宗见到玄奘如获至宝,随即遣人将长安城内的慈恩寺改造成皇家译场,这个浩大的寺院占地五百余亩,大概是今日大雁塔的七倍了,且不知那时城里的地价与城外是否可以等而论之。

    后来,玄奘在慈恩寺度过了十二个春秋,那应该是玄奘一生中最为惬意的时光。白天他手持特别“通行证”,可以随意进出长安城里那片万众仰慕的宫苑,可以与圣皇纵论西域风情轶事,也可以对朝纲政要发表见解;晚上才召集弟子们围坐在译场,一句一句地解疑艰涩深奥的经文。而唐太宗对玄奘恭敬如国师,不仅应玄奘请求为译著亲撰了《大唐三藏圣教序》,还敕命官银刊印发往皇家寺庙。后来,还几劝玄奘还俗入朝为官。但玄奘面对这般盛情诱惑,表现了一代高僧的清高傲骨,坦言今生要把梵经译完,以匡正风靡社会的种种“歪理学说”。玄奘的德行感动了万千信众,以致满朝官吏和黎民以能眼见这样一位圣贤而感到三生有幸。由此可见,唐太宗对他的器重已到了令人嫉妒的程度。

    但是,当我们慢慢驶近玉华宫高阔的门阙,心情还是不由得沉重起来。现今的门阙修得斜山挑檐华彩绚烂,似乎想唤起人们对当年皇家避暑胜地的辉煌记忆。然而,玄奘当年一定是乘着御车慢腾腾走进这道门阙的,当时的心情也一定郁闷难耐。这位庄严博学的大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