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7月>> 记忆•故事

恋爱

黄惟群

杨辉进来的时候

    1979年年底,我生了场大病,差点儿死去。

    插队回沪后,我被分进上海铁锅厂当翻砂工。农村生活八年半,做梦都想回上海,进工厂,可真回了上海,进了工厂,我开始怀疑:这上海、这工厂,是我梦寐以求的?

    翻砂车间是个黑色世界。三四千平方,地上到天花板,没一寸不黑,没一寸不粘上厚厚黑粉。铁锅厂生产炒菜用的乌黑铁锅。铁锅制作靠翻砂,将熔化的铁水,浇进模具,然后冷却成形。为防止铁水和模具粘连,浇铸前,需在模具上抹一层矽粉。矽粉,是种有毒金属粉。抹上模具的矽粉,碰到滚烫铁水,会腾起浓烈烟雾,带着黑色粉末以模具中冒出,染得到处乌黑。整个车间,男女老少,没一张不黑的脸。下班洗澡,得洗好一阵,就这,鼻孔、耳朵转弯抹角处的黑,都难真正洗净。

    铁锅厂,原先是劳改厂,翻砂的活儿,原先是劳改犯的活儿。

    活儿很重,不是我能胜任的,但这还不是重要的。

    几月后,一天发烧,医务室请了两天假,回家睡觉。睡得晕晕乎乎,起床上厕所,忽然,眼前一片黑,失去知觉,摔倒在地。

    醒来,只听耳边风声、人声、车声,昏昏沉沉地睁眼,发现自己躺在一辆残疾人用的推车上,小哥推着我,正往地段医院赶。

    急救室中,迷迷糊糊听医生、护士对话:“血压多少?”

    “没了,到零了。”

    “一点都没了?”

    “一点都没了!”

    “赶快发病危通知书,通知家属。”

    没血压了,病危通知书都已发出,注定要死的,然而,奇迹般,我又活了过来。

    查不出任何病,医生说,唯一可能是吸入太多矽粉,是矽粉中毒。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知是否有理?有的话,这理是上帝安排的。背运背到头了,却鬼门关里溜一圈,峰回路转,老天开始露出了宽容、友好、慈祥的笑,对我表现了格外的爱。

    病房所有病人中,探望我的人最多,一批批不断,亲戚、朋友、邻居、同事,都有。但是,所有人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她。

    她也来了。

    那时她刚进复旦,周末回家听她家人一说,立刻赶来了医院。

    她哥是我中学同届不同班的同学,后来插队,一起分到凤阳大溪河。因和她哥来往很多,常去她家,和她一家人都熟。

PAGE 1 OF 1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