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7月>> 我说我在

平实中的性情与机智

朱晶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一、吉林人生散文的发扬光大者

    相对于已呈蓬勃之势的诗歌与小说,吉林散文在建国十七年可谓枝稀叶瘦。除了一度在大学任教的几位老作家吴伯箫、废名、公木等时有随笔问世,其他人作品很少。丁耶、鄂华、胡昭、王肯、上官缨、文牧的散文高峰期都出现在80年代。此期间马犁、赵赴的散文写作也曾引人注意,可惜二人均过早地于1992年离世。

    赵培光1992年编定第一部随笔集《人生小酌》。这之前,1991年他的头两本书是诗集《别一种心绪》、散文诗集《不息的内流河》,后来还出过诗集《临近秋天》(2001)、长篇小说《顺风摇摆》(2003)。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先是起步于散文,尔后涉及诗歌、小说、报告文学、散文诗,如今落脚点仍在散文上”。

    其一篇自序坦言:自己“正恋着散文呢”,他说:“散文才是大地,让我自由而踏实地来去。”35岁写的“暑中札记”曾立志:四十岁时要成为“不错的散文家”。此非虚言也。培光陆续又有散文集《野马闲驰》(1994)、《寂静的回想》(2000)、《一个人的路程》(2004)、《再发送一次》(2008)、《瞬间回味》(2009)、《微生活·什物小品》(2012)印行。散文近作《书里看人》《春风放胆》付梓待出。

    与此同时,吉林文坛上,张少武、易洪斌、贾凤山、陈晓雷、丁利、祝大安、郝炜等人散文各显风姿;格致的新锐言说,胡冬林的生态书写,任林举的土地情结,更是以新异的视域和语体博得全国文界瞩目。

    赵培光的人生散文始终坚持运行在自己的轨道上。在吉林区域内,他是纯正意义上中华人生散文的传承者和发扬者,似乎还没有一位作者能像他那样广泛、细微地涉笔生活的各个角落和层面。他文章短小精悍,鲜有长篇,并不着意追求“地域性”或“历史感”,也不热衷于找“冷门”、探“隐秘”或挖“哲理”,而是关注日常事、身边人,表述切身感受,倾诉真实心情。记事、随笔、审物、察人、遐思、寄情、铭言、偶悟、品书、赏艺、观光、印象……他的文本不拘一格,形式多样,平易而亲切;他的述说诚恳而细腻,饱含深情,毫无做作与矫饰。培光具备掂量体味文字的直觉,诗歌禀赋或许又强化了其捕捉细节、情愫的敏锐,由此铸就了他散文语言特有的质感与弹性。

    当然,赵培光之于吉林散文的发扬光大,还有一件必须说的事,就是他作为资深编辑对散文写作的倡扬与推动。多年办报纸副刊,培光培养了一茬又一茬作者,特别是他参与创办的《吉林日报》“东北风”专刊,吸引、团结了省内外诸多散文名家高手,辟出全国文坛的别一块风景,可谓不同寻常、功德无量。

    二、日常记忆:语调与心境

    培光散文最触目的特征是,话题微小,书写日常经历,以单纯感受世事的复杂,表达一份平常心。

    握手,“抛开那种纯粹的、初识的应酬,两只手握在一起,差不多就等于两颗心贴在一起。或是认同,或是承诺,或是融会,或是鼓励”……但也有例外,比如大人物抬手的居高临下,摩登小姐伸出“戴手套的纤纤素手”之矜持冷淡,酒桌上“故弄玄虚”的把手言欢,以及那些让你“哑巴吃黄连”——“狠命地一握”等等。《握手》有体验、有辨析,把这个人与人交往中“最简单的”也是“最复杂的”礼仪动作,从个人感受提升到一种世情体验:“世间多少事,多少情,千言万语诉不尽,彼此那么一握,便握出了它们的全部意蕴。”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