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9月>> 长篇小说

多湾

多湾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上 部第一章
蚂蚱经,蚂蚱经
蚂蚱本是土里生
蚂蚱长了八个月
一霜打得直橛橛
草窠里,得了病
豆窠里,着了重
芝麻窠里丧了命

喇蛄听说去发面
屎壳郞听说把馍蒸
马吱妞听说去送殡
蚂蚁听说去拉灵
油子哭得柿叶红
八个斑苍打墓坑
花老婆箩面不消停

    这一次,还叫不叫出阁呢?季瓷问自己。

    三年前,她可是风风光光地出过一回阁的。她爹季先生亲自写了喜对联贴在门上。

    四个摞起来,要双人抬的大圆礼盒。里面有五谷杂粮珍珠玛瑙玉石翡翠丝线绸缎,还有她绣了几年的各样女红活。四床锦缎被子,六身大镶大绲的衣裳。除此以外,竟还有一只小钟表。

    是不是怨那只表呢?送终(钟)送终(钟),我咋就陪嫁一只钟表?民国二十年,颍多湾县的乡下,谁人见过这样的钟表呢?

    小季湾与白果集只隔一条颍河水,从远处看,连在一起,不分你我,只有颍河水日夜哗哗流淌,告诉人们这是两个村子。白果集是方圆十几里的大庄,天天早集,逢一四七有庚会,一年还有两个庙会,要唱大戏,四方客商来此贸易。偶有外乡人因各种原因顺着颍河水流淌的方向,背个破包袱沿着河岸一点点走来,最难的先是靠着墙根骨堆几天,再想法在哪面墙边搭个小庵能躺下来,慢慢的有个小营生干着,有个支应跑跑腿,再然后,就成这集上的人了,过几年,就敢给过路的人说,歇歇吧,到家喝口茶。集上有饭铺旅馆茶社,也就有个把被命运送上岔路的女人在此明里暗里营生,引得男人赶不赶集逢不逢会都想踅来瞅瞅。

    那一年的夏天,麦罢,于枝贵按照媒人宽婶子的安排,穿了一身浆洗得硬挺挺的新衣裳站在戏场里,可那戏台上闹闹轰轰唱的啥呀,进不到他的眼里、心里。宽婶子在身后拍他,指给他十几步外的一个侧影。季先生家二闺女一身淡青色衣裤,矮小而窈窕,脚顶多有他于枝贵的半拃多,穿个绿色绸子鞋,尖尖的,像个秦椒,伶仃地给他一个侧影。季瓷知道他在看她,低下眉梢,用眼角往这边搭抹了一下,于枝贵只看到半边粉扑扑的脸儿。

    三年内先后爹娘过世,这让于枝贵不得不听信村上人的闲话,人都说季瓷把霉气带到他家来了。哪有带着钟表出门的呢,自古都没听说过。当然,自古也没有钟表。那是个稀罕玩意儿,是她在山东做官的舅舅专门捎给她的,但那时咋都想不到送终这个词呢?为啥爹娘没得啥病,也不算老,才四五十岁都走了呢?还有,她来三年多了,还不见显怀,是不是,她就不会生呢?

    好像她夜儿黑里就迟迟疑疑地想给他说啥,挨到身上想缠磨他,他轻轻地推开,翻身给她个后脊梁。睡吧睡吧,明儿要早起。他不知为啥就没兴头听,她那张巧嘴,能说出啥呀?她能把死人说活过来?她能把平展展的肚子说鼓起来?

    于枝贵起大早出门到县上给一户人家做木活去了。爹把好手艺带走了,家里日子不如从前好过。

    于枝兰梳洗后走出东屋。正是当年季瓷出

PAGE 1 OF 15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