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5年11月>> 作家走廊

重读契诃夫

陈晓雷

   

    一

    1933年,瑞典人把本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侨居法国的俄国作家蒲宁。

    瑞典文学院常务秘书珀·霍尔斯富尔姆在《授奖词》中这样评价蒲宁:“在他的信仰中仍保留着一点:他对俄国土地的热爱。在这些中篇小说里,他几乎从未用过这样绝妙的手笔来描绘他那奇异的农村。他这样做,似乎为的是保存自己,使自己在看到一切丑恶和虚伪之后还能再次自由地呼吸。”⑴这位权威人士的评述,不仅是对这位俄国流亡作家小说作品的艺术性给予称道,更像是对天才作家的艺术思想给予深深的理解和认同。

     

    喜欢俄罗斯文学的读者们知道,蒲宁是俄国作家中首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蒲宁在上个世纪50年代出版的回忆录《契诃夫》中,写了一句提醒世人要好好理解契诃夫的话:“直到现在人们也没有真正认识契诃夫。”⑵ 时间的河流,又穿越了六十多个春秋,直到今天,作为契诃夫的朋友,蒲宁留给世人的这句话,仍留有“尘埃未落定”的遗憾,蒲宁不但是契诃夫的朋友,还是他文学精神的传承者。比契诃夫小十岁的蒲宁,后来凭借他的“俄罗斯乡土诗意”的文学作品征服了万千读者,征服了世界,这其中不能排除契诃夫文学作品对他的巨大滋养效能。我们知道,契诃夫是蒲宁的文学前辈,其文学成就早于大于蒲宁。作为同时代的两位大作家,尽管他们对文学的理解、对人生的认识,有许多相同相似之处,可他们的文学风格却大相径庭,文学成就亦各有千秋,他们的文学作品,仍在各不相同的角度影响着当今的生活,他们的文学精神仍在漫长人生隧道里,烛照着世人的心灵。

    世人在欣赏其文学作品、汲取其文学精神的同时,对两位俄罗斯作家作品的评价也有很大不同。蒲宁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具有世界公论的、成就令人瞩目的大作家,与蒲宁相比,他的朋友契诃夫的文学作品,尽管常出不衰,各种翻译版本遍布世界,研读者汗牛充栋,效仿者如英国作家伍尔夫、曼斯菲尔德,美国作家雷蒙德·卡佛,直到201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加拿大女作家艾丽斯·门罗等,都曾自觉地以契诃夫为先师,向契氏摹学其短篇小说创作技巧,皆成了世界级的著名作家,可见,契诃夫的影响何等巨大。

    当年,契氏的文学成就一路飘红,他当时曾宣称自己小说的生命期是七年,经过时间和读者的考验,其小说不但没有受到冷遇,却在当今世界仍保留着庞大的读者群,他众多的中短篇小说成了世界文学的经典,其人文思想和艺术价值,仍在影响着现代人的行为规范、精神理念。其实,诚如蒲宁先生所言,当今的人们并没有对契诃夫小说的社会及人生内涵做到真正认识、真正理解,这不能不令我深思,那么,要想真正地理解和认识契诃夫,简单的路径只有一条,就是重读他的小说作品。今年7月15日,是契诃夫逝世110周年,在此时重读契诃夫的小说,重识契诃夫的文学思想,创新理解其作品所饱含的人文精神,似有别样的意义。

    概括起来说,世人对契诃夫小说作品思想内涵的认同,集中在国人对契诃夫小说的评价上,为数不少的人偏重对其小说艺术性的理解,却忽略了对这位作家以其艺术技巧包装思想的深层人文精神的评价。在当代中国百年文学史中,对契氏小说的翻译和介绍数量较大,但对其读解的文字却少有创新和突破。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