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3月>> 长篇小说

洋姜地

唐韵

    引子:V计划

    我后来想,也许穆晨锺是对的。他错就错在当初没有要去我的贞节,使我成为一个女人。不然的话,此刻,我应该以穆太太的身份和穆晨锺一同出现在欧洲。我们会在古老而美丽的大学校园里漫步。我们躺在细密如织的草地上,透过舒朗有致的阔叶乔木仰望如洗的蓝天。我们会因为那些将自己的尖顶庄重地刺向天空的哥特式建筑而谈起《圣经》。我们的心因此获得宁静,我们会幸福地彼此轻轻拥抱一下,以示对上帝的感激。

    而现在,穆晨锺独自一人流落他乡,苍老和生活无望一定使他晚景备感凄凉。

    穆晨锺说:“舒展,我好后悔当初没有跟你发生关系。如果我出国前就跟你发生了关系,那情形就大不一样了。”

     

    可当初,我初一听到这话时有多么地气愤啊!我气得目瞪口呆,不能相信这样下流无耻的话竟出自自己深爱的男人口里。那个人,他曾经那么高尚,那么优雅,那么温存,那么隐忍,明摆着坐怀不乱,所以我才爱他的。

    穆晨锺是我的导师,博雅医学院神经生物学研究室主任,留英博士。

    我们认识那一年,我21岁,穆晨锺52岁。第二年,我们成为情人。

    那时,我们整天在一起。我们谈天说地,纵横八荒,我们有说不完的话。当然,我们也做爱。相爱的男女在一起总是要做爱的,何况我们那么相爱。有一段时间,我和穆晨锺住在了一起。我们像两条相爱的棉铃虫,带着绵长湿润的黏丝相互纠缠,充满爱意。我们彼此拥抱,摩擦着爱抚着吸吮着蠕动着,刻意逢迎和不禁挣扎,发出欢快与痛苦的呻吟。我们用了很多姿势。我们遍尝百草,花样翻新;我们欲仙欲死,欲死欲仙;我们灵魂出窍,魂飞魄散;我们壁立千仞,高潮迭起。可我们就是不发生关系,我们一直没有发生关系——我是指,那种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关系,一个的生殖器进入另一个的,彼此嵌合,水乳交融的那种。

    穆晨锺是一名基督徒,我的贞节是他的禁忌。我们同居的第一个晚上,穆晨锺赤裸着跪在我面前,告诉我他不要现在动我,而要把我的贞节留到他离婚以后,我们到国外,一起走过红地毯步入教堂,接受上帝祝福的那一刻。是的,那时穆晨锺是有婚姻的。我们是情人。

    其实,早在17岁时,我已经从一具男性尸体身上细致入微地掌握了包括性在内的人体全部秘密。学年结束时,我的这一门课得了99分。从此,我练就了一双“透视眼”,看人就像庖丁看牛一样,通透明了,一览无余。我是博雅医学院英语医学系89级硕士班的高材生。我喜欢知识,喜欢智慧,喜欢了解未知的事物。

    我喜欢了解男人,因为他们的构造和我是不一样的。

    和穆晨锺同居的那段时间,我们做了许多爱,但我们一直没有性交。有时,穆晨锺也很想,几乎克制不住,他问我:“你真的就不想吗?”

    我看着穆晨锺,无辜地摇摇头,说:“不!”

    我的身体很好,很健康,男人一碰就跳起来,像那时曾经风靡的韩国“跳跳糖”。我的身体很敏感,布满兴奋点,每一寸皮肤都能产生快感,很容易获得高潮。穆晨锺出国后,我患上了“高潮依赖症”,每天睡觉前都要来上一次,否则便无法入睡。然而,我的那里很冷静,它从没有过冲动。你知道我说的什么地方,我指的是那里。

PAGE 1 OF 11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