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月>> 金短篇

你说什么

阿成

   

    鸡柱山

    你说什么?问我为什么流浪?别看我才四十多岁,我耳音不好,对方说话我听不太清楚,经常搞得双方挺尴尬。而且,我、我、我呢还有点儿轻、轻度口吃。这就更不好了。这是一个原因。另外我老婆(她还算年轻吧)也走了,死了。我就开始了“流浪”的生涯。

    没事儿。你也不必太大声(笑),周围静的时候我还是能听见的。没错,心也得静。好,那我继续?在上个世纪90年代,还没有私家车,想远足,想流浪,就是徒步走。目标有哇,打算先去云南。我那儿有一个朋友,万一有了麻烦事,毕竟还有一个熟人在。但我这一路基本上是漫无目的,随缘而居。这样可以边走边想一些事情,看一下沿途的风光。除非必要,我一般不和陌生人说话。

    你笑了?我这个人的长相可能会让对方感到紧、紧张。既然出来流浪,就剃了个秃头。我也知道自己面相凶煞。这一路上我也发现了,一些胆子小的人见了我会避开走。没错,怕招惹是非。你也看到了,我这一身雇佣军的打扮都老美那边产的。对,个人癖好。我喜欢抽“骆驼”烟。你看,我的手链还有戒指,都是藏区的一家寺院赐的,上面镶有绿松石、玛瑙、蜜蜡、银饰等等。我喜欢粗粝之美。你再看一下这个,这是我必备的东西。一个是火柴盒大小的指北针,别看它小,里面还有放大镜、电筒、刀、锯、钢丝绳,等等。对,微型组合。没错,是特种兵专用的。我不是孱弱的白面书生,也不是弱者。你说什么?让我给自己下一个定义?好。我是一只,有、有、有瑕疵的,孤独的狼。

    好,你请喝茶。

    在云南往丽江去的那一段路上——你说什么?没错,那时候丽江还没开发出来,就是当地的云南人,好多也不知道丽江在哪儿。那一路人不多,偶尔有几个旅行者也都是外国人。他们都会几句简单的汉语,我也、也、也会几句简单的英语。这你就错了,他们要是问我怎么走,那还不如问树呢。再加上我的长相这么凶悍,我能感觉到他们是能不问就不问,彼此点点头就过去了。

    什么?不,我不想说自己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对,我更喜欢说我是一个喜欢读书的人。好,不说这个,我们继续。在路上我曾遇到过这样一座山,它的形态和其他山不太一样,姿态飘逸,造型非常奇特。我就拽住一个当地人打听,问他这是什么山。他说“鸡柱山”。说完还讨好地告诉我,大哥,山上面有一个破庙,特别有名的。我问,叫、叫啥名?他说,“祝圣寺”。当年,蒋介石当佛教协会的名誉会长时,就曾在那里修过斋。去看看吧。大哥。

    我双手合十说,谢谢,谢谢。

    那人一边快步走,一边回头冲我伸出大拇指说,厉害,真厉害,像个降龙罗汉。

    我就双手抱拳,再次致谢。

    当时我正想缓缓脚歇上两天。俗话不是说,有家的回家,没家的奔庙吗。既然山上有庙,那就去庙里住两天再走。对啊,自古以来旅人宿庙,是天下的传统,古风嘛。但没想到的是,我在那儿竟住了一个星期。

    祝圣寺

    还是挺顺利的。当年往来这一带的人很少,我算是个稀客吧,所以借宿挺顺利的。你说什么?当然记得。祝圣寺的住持问我,施主哪里来的呀?我说,哈尔滨。没想到住持一愣,又问,你去没去过极乐寺?我说,当然去过。我非常喜欢那儿。

PAGE 1 OF 1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