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月>> 金短篇

让她到家里来嘛

刘庆邦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只是天赋的内涵有所不同。有人嗓子好,有人眼睛亮,有人嗅觉灵,有人脑子转得快。还有人生来就是情种,特别能讨女孩子的欢心。

    梅成玉呢,在做饭方面比较有天赋。

    同样的饭菜,经梅成玉的手一做,味道马上就提了起来。哪怕是一道汤,别人烧出来又寡又淡,梅成玉端上来的汤又鲜又美,后面还要加上一个厚。拿绘画作比,有人画出的画色彩单调,经不起细看,而高手画出的画,除了画面灵动飞扬,还像是背面敷粉,层层铺垫,深不见底,让人老也品味不够。梅成玉做饭的水平堪比绘画界的高手。

    有人吃了梅成玉做的饭,啧啧称赞之余,让她讲一讲窍门在哪里。梅成玉的样子有些谦虚,还有些调皮,她说做不好,瞎做呢!人家劝她不要保守,把窍门传授一下嘛!她否认自己保守,说真的没什么窍门,也就是凭感觉而已。她举的例子是往锅里放盐,油在锅里烹着,水在锅里沸着,谁也不会把盐量一量再往锅里放,甚至连想都不用想,捏点儿盐就撒到锅里去了。

    不管你是炒菜,还是烧汤,咸味总是占带有主导性的第一味。咸味合适,味道才算合适。如果咸味不合适,一票就把菜或汤否决了。梅成玉凭着感觉,每次都把盐放得恰到好处,不多也不少,增一粒则咸,减一粒则淡。

    感觉是什么?感觉就是天赋啊!很多人不了解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是什么,致使天赋得不到发挥,白白作废。梅成玉也不愿把做饭和天赋相联系,她把天赋看得比较高,认为音乐、绘画、跳舞、写作的天赋,才配得上天赋的说法,在厨房里耍勺子,摆弄一下油盐酱醋,哪里说得上什么天赋不天赋呢!好在梅成玉一直喜欢做饭,在不自觉的状态下,把自己做饭的天赋发挥得相当可以。试想想,现在还有多少人愿意下厨做饭呢,不少人把做饭看成一件被动的事,一件迫不得已的事,甚至当成了一种苦役,能到街上买着吃,或摁摁手机叫一下外卖,他们就免得做饭了。梅成玉不,她把厨房当成了一个舞台,一登上“舞台”,她仿佛在说,我来了,看我的,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干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

    家有这么一位善于做饭的老婆,最受益的莫过于梅成玉的丈夫唐晓东。唐晓东做别的事情还行,只是做饭的能力不怎么样。梅成玉让他烧过几次佐餐的蛋花儿汤或是虾皮白菜汤,他烧的汤不是咸了,就是淡了,连盐都放不准。算啦算啦,靠边站吧!再做饭时,梅成玉很少再让唐晓东插手。唐晓东乐得吃现成的,喝现成的,他高兴得直骂自己:我他妈的,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呢!

    这天晚饭,梅成玉做了两个菜,一个是丝瓜炒虾仁,一个是用砂锅炖的鱼头豆腐。去了皮的丝瓜是绿的,炒熟的虾仁是粉红的,盛在盘子里像是绿叶红花。这样的菜香气扑鼻不说,仅菜的颜色就够诱人的。鱼头豆腐呢,既是菜,又是汤。汤汁子炖得白白的,浓得像牛奶一样。唐晓东还没吃饭,先用调羹尝了一点汤。梅成玉问他味道怎么样,唐晓东没有点头,却摇开了头。他的摇头不是否定的意思,是肯定,是赞叹:哈,一个字,鲜!他说了一个字,接着画蛇添足,又补充了一句:鱼羊鲜!成了三个字。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