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0年1月>> 金短篇

呦呦鹿鸣

韩东

    1

    这件事无解。妻子生了一个残疾的孩子,没有手,在该有手的地方只有两个小肉球。妻子哭得死无活来,我也很难过。看见孩子的一瞬间,我的第三只眼仿佛开启了,看见了未来生活的全部艰辛和不堪忍受。

    检查下来,我们夫妻都没有问题,不是遗传原因造成的。据医生推测,可能是怀孕期间卵子受到了辐射。妻子想起来,怀孕三个月的时候,他们的办公室曾经搞过装修。六个月的时候,单位组织旅游,来回都是乘坐飞机。也许是安检惹的祸。

    我们把小宝贝抱回家。邻居张老太现身说法,说十几年前她儿媳也生过一个“这东西”。出院那天,张老太让儿子、媳妇走前面,她跟在后面。来了一辆公交车,儿子、媳妇上去了。就在那站牌底下,张老太用小被子把那孩子活活捂死了。

    “可惜我不是你妈。”张老太说,又指了指妻子,“她也不是我儿媳。”

    说这些的时候,她坐在一部轮椅上。张老太瘫痪已经有些年头了,但显然是在那件事以后。我心里想,这真是报应呀!

    院子里的杜大爷的表侄女在福利院上班。老头儿说:“千万不要送福利院,人家不收,每年大门口都有不少小娃被活活饿死,哭死也没有用……要送就送派出所,派出所转去的,福利院没有不收的!”

    这个老不死的!

    敢情我们的小宝贝除了用小被子捂死和送福利院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这天,老金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约我去一家酒吧面谈。

    说起来,妻子生了这样的孩子和此人不无关系。老金是我的大学同学,在校期间就开始研究周易,后来据说又遇见高人,因此在算卦、望气方面都很灵验。至少在我们的小宝贝出生以前是非常灵的。甚至我和妻子恋爱以至结婚都是老金算出来的。当时他说,“只管全情投入,必终成眷属。”

    妻子怀上了,我自然也请老金算了一卦。他只说了四个字,“好事多磨”。因此有关胎儿发育状况的检查我们一项也没做。既然老金说了是好事,那还会有问题吗?

    在这家灯光昏暗的酒吧里,老金仍不肯改口,“我是说了好事多磨,你只记得‘好事’,忘了‘多磨’了。”

    “事到如今,怎么个磨法?”

    “我找你来,不是向你道歉的,”老金说,“而是给你们指一条明路,去鹿野苑吧!”

    “那是什么地方?”

    “释迦牟尼初转法轮的所在。”

    “你让我们去印度?”

    “呵呵,就算你们去了印度,那鹿野苑也只有遗址了。”

    “那你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真的有点生气了。

    老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开个玩笑而已,少安勿躁。”他说,“此鹿野苑非彼鹿野苑,名同而实异。此鹿野苑是一家石刻博物馆,在成都,不在印度。旁边设有鹿苑会所,也就是一家宾馆,可以住宿。你们一家三口速去慢回,问题便可自行解决。”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