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月>> 金短篇

镜中

池上

   

    楼梯口挂着面镜子。浅灰色,很大,占据了一整面墙。墙的右边是水泥铺就的楼梯,像是故意暴露给人看似的,没有任何装饰,直直地通向二楼。楼上是个平台,地板是做旧了的,四面围有玻璃。她曾上去过一次,看到高背的草绿丝绒皮椅随意摆放着,一只大喇叭唱机正放着支歌,就连洗手间里也弥漫着绿的、慵懒的气息,盖都盖不住——不似一楼——整个一楼更像个古朴的仓房,它是由许多个拱门撑起的。那种每隔几米就会出现的高的、红砖砌成的拱门,使得整个一楼呈现出一种私密的姿态。

    她喜欢这种私密。头一次来这家酒吧时,她就有这种感觉。当时她站在其中一个拱门底下,看对面的墙壁。墙壁上挂着幅画,黑白素描的那种,她定睛去看,发现上头画着黑乎乎的一片海。

     

    画底下一张深褐色的圆形松木桌上,小的、仿古的铁质灯里正泛着幽黄的光。一偏头,她看到了那面镜子。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只是面镜子,它其实是个酒柜。横横竖竖的木板把镜子隔成了一个个方格,其中几个方格上,摆放着一些酒瓶。没什么可细说的,这种酒柜哪家酒吧都会有,多半就在吧台附近。然而,这镜子安的地方实在太显眼,来人不可能不注意到它,还有自己映在里面的不甚清楚的影子。

    这地方……她正要发表意见,便被朋友打断了。这地方不错吧?朋友笑了笑,继续说,这里原本是家咖啡厅,后来才改成酒吧的。怪不得。她心想着,边记住了这家酒吧。从此,她每隔一段时间便来。

    此刻,时间尚早,酒吧有些冷清。她在距离那面镜子的不远处站定,看那个被条条框框分割成支离破碎的自己。一头亚麻色的长发,只在最底下卷了几个弯(这头发烫了有些时日了,只能说保持得尚可,定下这次见面后,她倒是想过去重新烫下,可又怕太过明显),眉毛是用淡啡色的眉笔描粗的,眼睛照例画了黑色眼线,看上去越发大了,只是这嘴唇,她蹙了下眉,来之前,她反复试了好几个颜色,最后才定下的——橘粉色。这颜色显年轻,她当时这样想,可现在看来,毕竟太年轻了,就仿佛这嘴硬是从她这张脸上橫生出来似的。

    她三十二岁了啊。她想着,身体不禁打了个颤。她想起了皮特,她的前男友,拥有一半中国和美国血统的男人。他比她大两岁,身材健硕,一双灰蓝色的眼睛总让人联想起大海、鸽子之类的东西。他曾不止一次从后面抱住她,对她说,honey,你都不知道你有多美,就像书里面的妖精。多年的中国生活使得皮特俨然成了中国通,他知道什么话讨女人欢心。她呢,当然明白这话里头有恭维的成分,但听了同样受用,毕竟,他的话里不全是假的。

    这些年来,她坚持练习瑜伽,做各种身体上的保养,饮食上更是注意,譬如她从来不碰油炸类食品。她的这些做法使得她确实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她和皮特的第一次见面便是最好的例证。他们是在一次酒会上认识的。那天,她穿件复古式样的旗袍,外头披着条朱红色的披肩,独自一人站在酒店的门厅里抽烟。一个高个子男人端着个酒杯朝她走来。怎么不进去玩儿?她似笑非笑地瞥了眼手中的烟头,没有回答。事实上,她只是想抽根烟,稍作休息而已。男人走近了,不如,一起喝一杯?她抬起头,这才发现他有双灰蓝色的眼睛。事后,她承认是那双眼睛吸引了她。他们一道喝了几杯酒,他告诉她他叫皮特,前不久才来到这座城市。他是一家公司副经理的事则是他们上床后她才知道的,对此,她倒是无所谓,来参加酒会的非富即贵,她用不着担心。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