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月>> 金短篇

要你好看

朱辉

   

    他朝门口摇了摇手,她眼一扫,看到了,款款走了过来。她扭头看看周围的环境,坐到了他对面。这是他们第三次上茶馆,第一次只到茶馆坐了坐,第二次他们从茶馆出来后去了宾馆,后来再见面茶馆的环节就省略了。按理说,男的应该很喜欢这种省略,但这次到茶馆却是他约的。他觉得他们应该说说话。

    这茶馆他也是第一次来。他坐一个小时高铁,然后坐出租车,随意看着车外,说一声停,就进来了。他给她打电话。电话里他听出她有些诧异,也有些迟疑,但还是答应来了,来得还挺快。透过落地窗看见她从出租车下来,据此他推测她家离这里并不很远,但等她坐下来,他又觉得这也未必。她的头发比上次见面时短了很多,显然刚打理过,还散发着淡雅的护发素味道,焉知她刚才不是在美容店里,正巧弄完头发呢?

     

    “你这样,也挺好看的。”

    “是吗?你是说头发?天热了,我喜欢清爽一点。”她让服务员加了个杯子,等他斟上红茶,说:“我每年都是这样的,天热了就剪短发。等长长了也就冬天了。”她轻轻晃了晃脑袋,汇聚在下颌处的头发随着晃动向两边抬起来,脸瞬时小了。她微笑着说:“明年这时候,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好吧。明年。”

    茶馆里不热,也很安静。这是下午,一大半的桌子空着。一眼扫去,客人们全都是一男一女两两相对,除了一桌打牌的;即使打牌,也男女均衡,两男两女。他们很安静,听不见争执,轻轻地叫牌落牌。捉对厮杀,他竟然想起了他和她在某个情境下用过的这个词。打牌的人他们捉对,却不是捉对厮杀。他轻轻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笑这里男女各百分之五十。一比一,基本正是人类的比例。”

    “你挺会琢磨的。你还琢磨出什么?”

    “我什么也琢磨不出来了。你,做什么工作?家里到底什么情况……”

    “现在查户口?晚啦。”她“嘁”了一声,“告诉过你的,我下岗。”

    他看看桌上她的包笑道:“是啊,我还听说过有人开着宝马去当保姆呢。对了,那也是个女的。”

    “那好,那你这个男的告诉我,你做什么工作?家里到底什么情况?”

    “我的工作我说的是真的;家里的情况你没有问过,不过现在也有了变化……”

    他沉吟着等着她问,但她不问。于是自己说:“我离了,现在一个人。”

    “哦,你自由了。”

    他接口道:“你也可以自由的。”

    “我?”她似乎没想到有这一说,“难道,自由还能传染吗?”他不说话。她微笑道:“我抵抗力很强的。”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