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1月>> 金短篇

夜晚面对黄昏

朱辉

   

     

    下午快下班时,马冰河接到了妻子孟薇的电话,说她临时有个采访任务,要到上海去一趟,她现在已经在高铁上,最快明天下午才能回来。

    正接着电话,叶嫣拿着一沓稿子走了进来。他冲她点点头,示意她稍等。他拿着手机说道:“推不掉是吗?早晨还没听你说嘛。”他朝叶嫣挤了挤眼睛,继续道:“好吧。你忙你的。对了,你昨天买的狗粮放在哪里?哦,知道了,我会给它喝水的。你别啰嗦啦,不是明天就回来了吗?”

    孟薇出短差是常态,电话通知他一下而已。啰嗦的其实是他自己,他故意拉长这个电话,完全是因为叶嫣正好进来了。他明摆着告诉她,他妻子出差,他今晚是自由的。

    他是学报主编,叶嫣是社会科学部主任,他的下属。他们的另一层关系,只有他们自己心知肚明。他们达成了一种默契,在众人面前他们关系正常,毫无异样。她谨守下属的姿态,从不逾矩;他作为领导,该表扬就表扬,该批评也批评。这样的批评虽十分稀少,又轻描淡写,但却巧妙地平衡了他对她的关照。譬如她的副高职称,基本上就是他暗地里使劲的成果。对这一切她心领神会,也知情识趣。但最近,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了。前一阵她在闹离婚,他们不得不格外小心。马冰河更是主动避嫌,甚至有一次叶嫣主动暗示他出去聚一下,他都找理由推脱了。他避嫌不仅是怕众口铄金,也怕叶嫣误会他有心深切介入她的生活。他虽迷恋叶嫣的肉体和风情,但跟她结婚,他想都不敢想。

    几个月没聚,欲望之火一直阴燃着。他接着电话,叶嫣的出现腾地撩起了火焰。叶嫣含笑站在一边,等他接完电话,把稿件递过来让他终审。他接过稿件,翻翻,侧脸看看叶嫣,但她的脸上绝无他所希望的那种表情,她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他似乎是随口说道:“她出差了。今天不回来。”见她不答腔,又道,“今天就我一个人啰。”

    叶嫣哦了一声,突然笑道:“你一个人,还有只狗。”

    “原来你听见电话啦?我以为你没听见。”

    “听见又怎么啦?难不成要我帮你们家喂狗?”叶嫣嬉笑着,简直像缺肝少肺。马冰河理解她的怨尤。他看看虚掩着的门,胆大起来,“我们今天一起吃饭?”

    “嗯。吃过饭呢?”

    “随你。都随你。好不?”

    “不好。”叶嫣冷冷地道,“随我的话,饭都不要吃。”

    “你是说直接去……”马冰河夸张地瞪大了眼睛,“好!”他站起身,伸出手,有揽她腰的意思。叶嫣退后一步说:“你不要假装听不懂我的话!”她气咻咻地道,“我现在可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你真是色胆包天啊!”

    马冰河语塞。他期期艾艾地说:“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

    “现在不正在说话吗?”叶嫣脸上像挂了霜,“我今晚有事,我要去看电影。”

    “和谁?”

    “这需要向你交代吗?你一个拖家带口,女儿都上了大学的男人,管好自己就行了。”叶嫣微笑道,“我天天晚上都有空的,不巧今天正好有人约我。遗憾了,再见!”她摆摆手,轻轻款款,闪出门走了。

    马冰河怔怔地站在那儿。几个月的隔断,让他们有点生分是正常的,但他没料到叶嫣会如此决然地拒绝他。她比自己小十几岁,几乎算是两代人。此前她私下里也会耍小性子,会撒娇斗气,那时他只觉得是别有风情,但今天却是猝不及防,她简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她有男朋友了吗?这么快就有新男人了?不会吧?

PAGE 1 OF 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