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2月>> 作家走廊

师恩长如泉

叶文玲

   

    人生苦短,而师恩长存。

    每个人的人生,除了父母的养育和教诲,都或多或少地会得到老师的指点与引领;而他们的指引,往往是决定了一个人一生的走向和未来。所以,在我看来,老师是我们有限的人生中,最应该感谢和铭记的人。

    牛顿说过:“如果说我看得比别人更远些,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的意思是指他的成果受到了许多前人的启发。

     

    对我而言,如果说我在自己的人生中取得了一点点成就的话,也是因为我受到了诸多老师的启发和指导,才使得我能够书写出自己人生的精彩;是这些我尊敬的老师们,用他们的肩膀托举起我的梦想,让我在文学之路上能够一直走下去……

    今天,业已越过古稀之年的我,回想曾在我的人生中给予我扶持和指引的那些老师们,依旧是感慨万千,充满感激之情;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均已仙逝,然而每个人的音容笑貌以及曾经对我的谆谆教诲,一直,也将永远铭记在我心间。

    我尊敬的老师们,留给我许多最美好的回忆,而我现在居然可以有这样的荣幸,可以用我的笔书写老师们的事迹,描摹他们的精神和风骨,冀望将他们的名字传之后世,使后人能够铭记不忘这些老师们的形象——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也算是多少报答了一点他们曾无私给予我的关怀和帮助。

    能够写下和记录我尊敬的老师们,是我的荣幸,也是我义不容辞的必行之事。

    在这些尊敬的老师的名单上,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我母校楚门中学的戴汉节老师。

    颀长而背脊微佝的身躯,黝黑的脸庞,睿智的眼神,说话从容,举止端庄,笑起来却像孩子似的烂漫天真,从我认得戴老师起,他就是这副模样。

    戴老师通常着一身藏青色的卡其布中山装和一双圆口黑布鞋,微佝着颀长的身躯,手捧旧的讲义夹,讲义夹上搁着课本和一只放着粉笔的小木匣,从容不迫地走进教室,他脸庞黝黑,眼神安详而睿智,微笑地扫视大家,就开始娓娓动人的讲述。那时的戴老师,一头浓密的黑发,整个儿向后微微朝上梳拢着,很有些“冠切云之崔嵬”的儒者风度。戴老师讲授时,语意简洁而口齿清晰,没有一个虚词废字,雄沉清润的声音,一如山泉流泻,变化多端地导引我们进行思维的启发式,使课堂气氛分外活跃。听戴老师上课,是莫大的享受。

    老师对学生的影响,不光在课堂所教的点点滴滴,而常是别出心裁的诱导。戴老师就特别善于这种别开生面的教学和诱导,他的如注泉滴露般的启迪,是最巧妙的潜移默化,每每能达到和学生之间“点头一笑,相晤于心”的强烈效果,令我一辈子长相忆,永难忘。

    后来成了大学校长的哥哥常说:“在人生的航程中,教师发挥着启航、定向、催发的作用,一位有魅力的教师,往往决定学生终生的奔赴。”这话于戴老师,真是贴切不过。

    回浙江后,每次返乡,我总忘不了去探望戴老师。我曾与戴老师作竟日谈,总有如沐春风之感,戴老师身上,永远有着人师学者的端肃和恬静,他那平静的语调中,闪耀着智慧的祥光,蕴含着学识和道德的力量。爱心如烛,师心如灯。这八个字于戴老师真是再恰当不过。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