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2月>> 金短篇

私了

东西

   

    他把存折轻轻放下。黑色的方桌上搁着一本绛色,很扎眼。她没看存折,而是看他,好像他是一个陌生人,需要对他进行检测。他被检测得心里发毛,低下头,看着凉鞋里十根变形的脚趾。脚趾虽然变形虽然黑,但趾甲里没了泥垢,鞋面也还算干净,这都是进村时在井边仔细冲洗的结果。太阳快要落山了,阳光从门框斜进来,照着他们的下半身,把他们下半身的影子拉长,投射到墙壁上。墙壁上,一个腿影不动,一个腿影打闪。

    “都15天了,你说你们封闭。李堂封闭还情有可原,你一个种地的,谁会封闭你?”她的声音不大,却一剑封喉。

    “能不能先看看存折?”他弱弱地问。

    “你都回来了,李堂为什么还不开机?”

     

    他不答,指了指存折,好像答案就在那里。这时,她才把目光移开。目光移开时“哗”的一声,仿佛撕去一层皮,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痛感。她疑惑地看着,那是一本新存折,新得都不好意思去碰。她的手指捏着衣襟,捏了又捏,估计把手指捏干净了,才伸出去。

    “慢。”他忽然制止。

    她把手缩回来,又看着他。

    “在翻开它之前,你得有个心理准备,因为……这不是一笔小数。”

    “才出去几天,你就把人看扁了,好像我就没见过大数……”她翻开存折的瞬间,声音突然中断,整个人凝固,眼珠子一动不动,呼吸声变得急促。

    27年前,她生李堂时差一点就憋死。医生说她的心脏有毛病,能生一个还保命,已是奇迹中的奇迹。从此,她感觉到了心脏的存在。累的时候它重,急的时候它重,来例假的时候它也不轻。每次犯重,她都用右手捂住左胸,仿佛捂住一碗水,生怕一松就漏。现在,她又把手捂在胸口,说:“三层,你是不是抢银行了?”

    他摇头。

    “没抢银行哪来这么多钱?”

    “你猜。”

    她忽然感到脑袋不够用,而且头皮还略紧。她首先想到的是彩票中奖,但没等他摇头,她就自个儿摇了起来。她不相信李三层有这么好的手气,更不相信自己有这么好的命水,那么……她“那么那么”,也“那么”不出其他可能,就说:“你最好直接把答案告诉我。”

    “还是猜吧,答案没那么容易。”他扭头看着门外。

    “再猜,我的心脏病就发作了。”

    “好东西不能一口吃完,好消息需要慢慢消化。”

    “没有答案,再好的消息也折磨人。”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