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2月>> 金短篇

吾友赵西

魏思孝

   

    1

    没记错的话,再过几天,赵西就会被执行死刑。出于我和赵西之间的友谊,我觉得挺可惜的。如果站在中立的位置,他的确是该死,并且早就应该死,而不是再往后拖。这阵子我的睡眠不好,夜里经常做梦,总是在凌晨醒来,心里很失落。梦中的情节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能试图尽快入睡回到梦境中。这种反常的作息和赵西没有必然的关联,我认为是季节交替所致。春天来了,万物复苏,而我的老友赵西也要投胎重新做人。除了赵西,我还想到王娜,一个将死之人和一个死去多年的人,看起来是这么般配,尤其是他俩还发生过性关系。有时我在想,如果这几年我和赵西持续交往的话,彼此的生活轨迹会不会发生改变,不说我,单说赵西,他还会做出杀人的举动吗。我不能确定,何况生活也没有什么假设和如果。既定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半点质疑。

     

    我始终认为,从王娜死的那刻起,我和赵西的生活就注定改变。赵西曾不止一次向我提及过,要为王娜的死讨个公道。这在我看来十分可笑,首先王娜是难产死的,当小三也是她权衡利弊后的自愿行为,把矛头对准包养她的那位六旬老翁,这不太合适吧。赵西问我,王娜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那老头的?我点头。赵西又问,王娜是不是被她肚子里的孩子憋死的?我点头。赵西说,那老头就是该死。我说,可那孩子也是王娜自己的对不对?赵西生气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理智?必须指出,我虽然暗恋过王娜,但这都是前尘往事,我没有责任和义务,为她的死做出任何过激举动。而赵西,作为和王娜上过床的众多男性之一,比我更有资格为她杀个人。我就不明白了,为何要将我牵扯进来。为了王娜我已经承受了很多,不仅自渎到肾脏功能衰退,而且还失去了女朋友。当然这都是我咎由自取,如今我比那几年达观许多,随着年龄的增长,必须付出的代价就是要学会听之任之,并且笃信没有多少机会留给你飞黄腾达。

    有时我想起王娜,不是惋惜,更多的是羞耻。我怎么也搞不清楚从前为什么如此痴迷王娜。她性感美丽,这就是全部的理由了吗?如此的话我这个人可真够浅薄的。想象着自己恬不知耻的样子,我痛心疾首,真想给当时的自己一个耳光。我把大好的青春浪费在了一个只能存活几年的女人身上,而且这和爱情没有多少关联,完全是性欲在作祟。可赵西已经得到了王娜的身体,却执意要为她复仇,这算是怎么回事呢?我真是想不明白。

    王娜死后,赵西整个人的确有了显著的变化,不说外貌特征,性格上他变得多愁善感,经常在和我谈到王娜的时候,眼睛里饱含热泪,不时有声嘶力竭的举动。这令我感到吃惊,毫不客气地说,即便是他亲妈死了,也难得有如此的表现。一开始我觉得赵西是在作秀,不排除有存心刺激我的可能。我在一旁进行安抚,后来次数多了,我不胜其烦,便对他声明,如果你当真如此思念王娜,为什么不去死呢,这样阴阳两隔,你哭来哭去的又有什么用呢?赵西瞪着眼睛看着我,憋了半天,冒出一句普通话,你太无礼了。赵西竟然学会了文明用语,真是可笑。我说,你说什么?赵西涨红了脸,用纸巾擦拭着脸颊的热泪,继而说,你不觉得自己很无礼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的朋友,你没感受到我的伤心吗?我站起来准备告辞。赵西拽住我的胳膊,别走,陪我一会儿。

PAGE 1 OF 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