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2月>> 小中篇

春风沉醉的夜晚

朱文颖

   

    一

    我,夏秉秋,查丽丽。

    我们三个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两年前,柏林自由大学的一次学术会议。当时我们的关系如下:我和夏秉秋同时被邀请参加会议,夏秉秋是德籍华人,常居柏林,而我从上海坐德航经法兰克福转道柏林。我们素不相识。至于查丽丽,她是我十八岁以后的闺蜜,这样的关系已经延续了差不多另一个十八年。那一阵她正好在德国修最后的MBA课程,有个短暂的假期,于是她决定来柏林和我见面。当然,与此同时,也见到了同样素昧平生的夏秉秋。

    就这样看起来,事情似乎是相当新奇而愉快的。毫无疑问,我和查丽丽都很喜欢夏秉秋,这位戴深色琥珀框架眼镜的中年人,消瘦,严肃,同时又拥有一种微妙肉感的幽默。

     

    他带我们在暴雨中的柏林博物馆岛转了两天,又在威廉皇帝纪念教堂前的广场享受了一下午咖啡时光。这两件事也可说虚荣,也可言着实快乐充实,单看你如何理解。反正我和查丽丽相当为此着迷。

    为了较为精确地复述当年这段争风吃醋的风流韵事,我得把我和查丽丽,以及我们之间的联系再次简单介绍一下。我和查丽丽都出生于准工人阶级家庭,以我的资历和后来累积的人生经验,我猜测早年的查丽丽孤僻,内向,相貌清秀但略显平板。在成长过程中,我们都接受了还算不错的教育,在各自的领域有所发展;同时我们还热爱时尚,经常添置一些光鲜的衣物。凡此种种,都让我们的家庭背景在一些非熟人圈中显得有些神秘莫测,不好估量。在那个阶段,还有一方面我和查丽丽非常相似:对于比我们穷或者看起来比我们穷的那一类人,我们几乎完全不感兴趣。恰恰相反,我们所有的人生经历以及后来的努力,都是为了尽可能地远离他们……

    当时我是上海一所二三流高校里的普通教师,之所以有机会去柏林参加那次会议,真正原因是系主任另有急事,当然,他平时打量我的时候,眼神里也常有一种不难猜测的异样……不管怎样,我完全就是个替代品,就连会议上我的席位卡也是匆匆赶就,其间还出了一个小小的差错。然而,无论如何,出席这样高朋满座、名流云集的会议,着实让我兴奋激动了一下。正是出于这种微妙的心态,我联系了在另一个城市里的查丽丽。

    “我在柏林……开学术会议呢!”

    我听到电话里自己那欢快雀跃的声音。

    现在就要讲到我的另一个奇怪的爱好,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具有一种辨别声音的能力。其实事情本身远远没有这么玄妙,或许,只是我的听力较于常人要更敏锐一点……那些更细微的、被常人忽略了的东西,它们,在我的耳朵里,被有效地放大并识别了出来。确实,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然后,我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查丽丽的声音。

    “是吗是吗,学术会议?有很多人参加吧……”

    查丽丽的声音一直有一种向上飘浮的意味。她的声音和她现在的职业走向是一致的。她读MBA时向我借了一点钱。她很直率,这是她的好处。她坦坦荡荡地告诉我,对于她来说,修这个学位只不过为了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找个好工作。当然,运气好的话,在这个过程里,或许她能遇到一个合适的人。

PAGE 1 OF 1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