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3月>> 作家走廊

一切都在变——在2015中俄文学论坛上的发言

刘庆邦

        谈起东西方价值观的差异,我想先谈一下“中”的概念,是东西南北中的“中”。东方是相对西方而言,好比太阳升起的地方相对太阳落山的地方。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大概念。在青少年时代,我对这样的大概念并不清晰,也不关心。而对“中”这个概念,我倒是接受得比较早。因为我的国家是中国,我的老家又在中原河南。人祖庙就在我们老家,据说人类的祖先就诞生在我们那里。享誉中外的哲学家老子,也是我的同乡。中像是一个坐标,站在这个坐标上,我才能指出哪是西,哪是东。在我小时候的认知里,认为山西、陕西、西安、西宁等,就是西方。听说孙悟空保驾唐僧去西天取经,但不知道西天在哪里,以为西天是在天上,不是在人间。那么东方呢,我以为我们老家东边的山东、南京、上海等地方就是东方。

    虽然我也听说过英国、法国、德国、美国、希腊、西班牙等国家,但总觉得离我们远得很,并没有和西方联系起来。直到中国改革开放打开国门之后,我先后到十几个西方国家走了走,才知道西方指的是这些地方,才意识到西方国家和我们中国在同一个地球上,地球不停旋转,西方和东方并不是遥不可及。

    因为和西方世界有了接触,与西方的作家有了交流,我才逐渐对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有所了解。同时经过比较,对自身所处的东方世界看得也更清楚一些。由于地理、历史、文化、信仰的不同,东西方人们的价值观确有很大差异。差异表现在很多方面,我这里想谈一下对待生育的不同看法。长期以来,中国人对生育比较重视,认为人来到人世上,一个很重要的使命就是繁衍后代,使生命一代接一代延续下去。男人娶妻生子,传宗接代。女人嫁夫生子,香火永续。甚至认为人生就是生人,生了人,生命得到延续,就实现了人生的价值。如果不能生人,生命不能传下去,就等于在人世上白走了一遭,一生毫无价值。

    请允许我先讲一个例子。我父亲年轻时在外边当兵,结婚晚,生孩子晚。母亲生下我大姐时,我的祖母还可以接受。母亲怀第二个孩子时,祖母在神像前烧香磕头,希望我母亲第二胎能生一个男孩儿。按我们那里的文化传统,认为女孩子是人家的人,生女孩子是不算数的,只有生了男孩子,才算保住了种,留下了根。当母亲生下我二姐时,祖母有些绝望,竟哭了起来。祖母年事已高,身体也患了病,她觉得自己完了,可能见不到孙子了,她自己的这一辈子算是白活了。儿媳生孩子,本来是喜事,是高兴的事,因为生的是女孩子,她不但不高兴,还在家里头大声痛哭。为了安慰我母亲,父亲就在屋后大声唱戏。祖母像是下定了决心,她给自己打气说:我不能死,我还没见到孙子呢,我的任务还没完成,怎么能死呢!啥时候见到孙子,我再死也不迟。母亲怀第三个孩子时,祖母已病得很厉害,但她咬着牙,要求看病,吃药,坚持着自己的一口气,等待人生价值的实现。母亲生下我时,当祖母确认我是一个男孩儿时,老太太高兴坏了,笑得哈哈的。结果,我出生刚满月,祖母就死去了。她是笑着死去的,死得相当满足。

    相比之下,西方国家的人好像没有这样的价值观。他们讲究自由、平等,尊重个人的意愿。他们虽然也生孩子,但不像我祖母对生孩子那么重视。对于生男孩还是生女孩,西方人似乎也不是很在意。以致一些西方国家出生率不断下降,每年的人口不但不增加,还有所下降,国家只得出台政策,鼓励生育。中国正相反,是出台政策,控制生育,计划生育成为国家的基本国策。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