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3月>> 作家推荐

空中骑兵

〔美国〕安布鲁斯·比尔斯 梁晓君 译

   

    1861年秋日的一个下午,阳光灿烂。在弗吉尼亚西部,一名士兵潜伏在路旁的月桂丛中。他脚尖着地俯卧在那儿,头枕在左前臂上,右手伸出,松松地握着来福枪。要不是他的四肢摆放得有板有眼,以及背后皮带上挂着的子弹盒在有节奏地上下起伏,人们准会以为他已经死了。其实他是在自己的哨位上睡着了。如果被长官发现,他会即刻没命——于他的罪行而言,死刑无疑是公正合法的惩罚。

    潜伏着失职哨兵的月桂丛位于一条山路的转弯处。这条路顺山势而上,经过一个南向的陡坡到达这里,然后骤然向西急转,沿着山脊延伸大约一百多码,又折返向南,穿过森林继续蜿蜒而下直到山谷。路的第二个转弯处的凸出部分是块巨大而平坦的岩石,岩石向北突出,俯瞰着有山路攀延而上的深谷。岩石下面是海拔约一千英尺的峭壁。

    一块石头要是从岩石的外沿掉下去,便会直落而下,砸在谷底的松林里。睡着的哨兵就在同一座峭壁的另一个尖角处。假如醒过来,他不仅能看到西面的小路和巨石,巨石下面的峭壁也会看得清清楚楚。这个情景准会让他觉得头晕目眩。

    漫山遍野长满了树,只有谷底的北边是一小块草地。一条小溪穿过草地静静流淌,不过从山谷的边缘几乎看不到它。这片开阔地看上去跟普通的院子差不多大,实际却有好几英亩。青草长得绿油油的,看上去要比周围树林的绿色鲜亮得多。草地不远处依然是连绵的悬崖峭壁。从哨兵的位置向下看的话,整个山谷似乎没有任何出口。人们不免会奇怪:从峡谷出去的这条路当初是怎么绕进来的,而那条蜿蜒的小溪来自哪里,又流向何方呢?

    一个地方不管有多荒凉,自然条件有多恶劣,人类都可以把它变成战场。这片山谷正是一处军事绝地:只需五十人把守住山谷的出口,就能切断里面军队的给养并迫使他们投降。眼下,北方联邦军队的五个步兵团就隐蔽在山谷的树林里。他们已经连续行军了一天一夜,目前正在休整。天黑后他们会沿山路而上,来到他们失职的哨兵正在睡觉的地方,再由山坡的另一面下去,袭击山背面驻扎的敌军。一旦发生意外,或是敌军有所觉察,他们的行动就会宣告破产;而行动一旦失败,他们必将身陷绝境。

    在月桂丛中睡着的年轻哨兵名叫卡特· 德鲁斯,来自弗吉尼亚一个富裕而有教养的家庭,是家里的独生子。他的家距离他现在埋伏的地方只有几英里远。一天早晨,在饭桌上,卡特站起身,平静而严肃地说:“父亲,联邦军队的一个团刚刚到达格拉佛顿,我要去参军。”

    父亲抬起狮子般乱蓬蓬的头,沉默地凝视了儿子片刻,说:“去吧。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请阁下履行自己的职责。你背叛了弗吉尼亚,但是没有你,弗吉尼亚也一定会继续战斗下去。如果咱俩都能活到战争结束,我们会再谈这件事。另外,医生也告诉你了,你母亲病得不轻,最多只能活几个星期,但是这段时间很珍贵,最好不要惊动她。”

    于是,卡特·德鲁斯给父亲深鞠了一躬;尽管心都要碎了,父亲还是庄重地还了礼。礼毕,儿子便告别了儿时的家乡加入了联邦军队。因为恪尽职守,作战勇猛,卡特很快便赢得了战友和上司的认可;也正是因为这些品质,再加上他对当地比较熟悉,他被选派来担任最前沿的哨兵。然而,疲惫战胜了意志,卡特睡着了。究竟是天使还是恶魔会把他从睡梦中唤醒,恐怕只有上帝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