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3月>> 金短篇

小满

艾 伟

   

    白天,隔壁赵老板家的姨娘会来大屋坐一会儿。喜妹不喜欢她来,她一坐下,就会讲主人家的事。

    “我们家女主人昨晚和赵老板吵了一宿,”隔壁姨娘神情诡异,“晓得伐,赵老板又换了个小姑娘,才十六岁,都有了。“

    喜妹的心沉了一下,目光不由得看大屋墙上的照片。照片里的年轻人微笑着,俊美的脸光亮亮的,好像上面涂了一层金子。

    隔壁姨娘顺着喜妹的目光看过去,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你家太太——啧啧,什么年代了,叫太太,亏你叫得出口——你家太太快五十了吧?“

     

    喜妹老派,一直叫东家为先生和太太。这是娘教她的,娘以前也是做姨娘的。先生开始不适应,说叫老白就可以,但喜妹坚持这样叫。太太倒是坦然接受了这叫法。

    喜妹一脸茫然,难过地转向窗外,好像照片上的孩子这会儿正在窗外明亮的天空上看着她。二十年前,她来到大屋做姨娘,孩子是她一手拉扯大的,她在他身上花的心血比亲生儿子国庆还多。

    “你们家先生是好人,不像我们家赵老板,花花肠子,只是可惜了,白白留下这万贯家产,以后给谁呢?“隔壁姨娘说。

    这话喜妹不爱听,先生家的不幸轮不到隔壁姨娘来说三道四。

    隔壁姨娘并没察觉到喜妹的不悦,她看着墙上孩子的照片,“含着金汤匙生出来的人,可惜没福消受。”

    说完,站起身夸张地掸了掸袖子,走了。袖子上并没有灰尘,好像这屋子里有晦气,怕沾染上她似的。

    太太心情不好,先生带着太太去泰国塞班岛散心了。喜妹一个人守着大屋。伺候人惯了,突然闲下来,心里面空落落的。她每天打扫大屋三遍,打发时间。有一天打扫孩子的房间,她偷偷翻看一本相册,看到相册里一张孩子吃奶的照片,当即瘫倒在地。照片里那个喂奶的人只是个局部,孩子不会知道,他叼着的是她的奶子。当年她抛下自己的儿子,把奶水都给了这个孩子。她看着他长大,长得那么漂亮,可突然就不在了。喜妹一直清晰记得孩子吸她奶头的感觉,心里面格外疼爱这孩子。她替先生难过,中年丧子,谁能受得起这打击。

    敲门声把她吓了一跳。她赶紧擦掉眼泪,来到大门前,透过猫眼,她看到一个瘦高个站在门口,由于猫眼变形,他身上的西服看上去像一件长衫,显得吊儿郎当。

    她紧张地打开门,国庆鞋也不脱,大步进了屋,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你怎么来了?叫你不能来大屋的。”每次,儿子进城,她总是让儿子住在小旅馆,然后做贼似的去看他。

    “白老板又不在,你怕什么?”

    “谁告诉你的?”

    “你以为我是傻的?”

    国庆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劣质纸烟,摸了摸口袋,没找着打火机。

PAGE 1 OF 1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