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4月>> 作家走廊

七零后的文学自证:历史、自我与现实

周燕芬

   

    时间:2015年12月18日

    地点:西北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教研室

    主持人:(西北大学文学院教授)周燕芬

    参与者:(西北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在读博士生)冯晟、侯夏雯、马佳娜、郅惠、魏文鑫;(西北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在读硕士生)郭静、崔谦、李斌、杨雯、张蕾、胡蔚、孔吕磊、慕江伟

    周燕芬:近年的中国小说界,七零后写作渐成话题。从文学的代际传承和演变进程来看,七零后以群体规模跃上文坛,出色地显示他们的创作实力,应该是一种文学生态的正常呈现,证明了一代人有一代人之文学的自然法则。与五零后和六零后相比,七零后正在彰显着这一代的文学个性,正在以越来越丰富和有质量的创作成绩,赢得属于他们的文学时代。有关他们创作的讨论,既属于我们对当下文学创作现象的追踪和考察,同时也是纳入当代文学发展系统中的一种认识和把握,也关系到我们对中国文学未来的期许和展望,其价值意义不可低估。因此,我们开始有意识地选择七零后的创作进入当代作家专题课程,如对徐则臣、葛亮和弋舟等作的创作,已经进行过一些相关讨论。今天讨论的周瑄璞,是我们陕西境内的一位七零后女作家,她这些年的中短篇小说创作在全国有一定影响,在七零后作家群体中有她自己的位置。我们面前的这本《多湾》,是周瑄璞刚刚出版的长篇小说,这部小说是六七年前开始写的,经过这么多年的艺术磨砺,反复修改、沉淀,作家对这部小说有自己的要求,当然也有自己的艺术期许。无论一个文学时代,或者一个创作群体乃至一个作家的创作历程中,一般会把长篇小说的出现当作文学成熟的标志之一,我们很明显地感觉到,这两年的七零后作家正在推出他们的长篇力作,瑄璞也是其中之一。那么,这部小说到底写得怎样?瑄璞能否用这部长篇证明她自己?同学们各抒己见,谈谈你们的看法。

    七零后写作:生存困境与文化寻根

    侯夏雯:作为七零后作家,周瑄璞在创作小说《多湾》,是在借这本小说“寻根”。小说的叙事恰如颍多湾一般细细流淌,沿着时间向度慢慢分流最终汇合,这条河流经过季瓷一代,胡爱花、胡爱莲、罗北京一代,最终流向西芳一代,打磨出一个个既能忍耐生活的苦难又有着战胜苦难的韧性的女性形象。到了西芳一代,我们不难看出这条河流在逐渐枯竭甚至断流,作者寻到了根,但这条根脉似乎没有延续到西芳身上。季瓷与西芳都在和这个世界相对抗。然而她们对抗的方式却完全不同。季瓷的志气、精明、能干、勤俭,到了西芳身上只剩下为爱情而战,我们感受到的西芳,除了男女关系,就是人生的虚无和寂寞。西芳从小就比别人敏感,五六岁的时候就有了落寞感,因为父母去城市工作,她留在农村奶奶身边,这种分离与隔膜让她小小的生命缺失了父母亲情。长大后西芳一味用男女关系来填补亲情的缺憾和精神的空虚,然而每一段感情不知所终,都无法填补西芳生命的虚无,根脉之流没有流向理想的终点。

    小说从历史性叙事逐渐转化为西芳的个人叙事,个人情感和心理描写以碎片化状态呈现出来。虽然作者安排了季瓷的肉体化身(姨奶奶,大花表姑)和精神化身(喝醉酒、出车祸后出现幻觉见到季瓷),并不断地作用到西芳身上,努力续接季瓷这条根脉,但却显得生硬和勉为其难。这多少折射出了中国家族历史的衰败和七零后八零后的无根状态。西芳毁容后的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