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6年4月>> 诗人空间

快感与魅惑:臧棣诗小论

杨小滨

        早在1990年代,陈超就指出臧棣的诗“始于写作快感”。(1)臧棣本人也每每强调了“语言的欢乐”(2)在诗歌写作中的重要性。这使得臧棣的诗学样式与纯粹的欲望诗学至少在表面上产生了巨大的差异。那么,这种“快感”或“欢乐”也可以界定为拉康(Jacques Lacan)意义上的“绝爽”(jouissance)。拉康曾经将乔伊斯(James Joyce)的写作描述为具有一种“瞧伊爽”(joyceance)的风格,在相当程度上揭示了先锋写作与绝爽之间的内在联系。拉康之所以把乔伊斯称为“圣兆”(sinthome)(3),也正是因为乔伊斯的写作迫近了所谓的“爽意”(jouis-sens),即文字范畴的,符号(symbolic)层面的绝爽。“圣兆”正是“爽意”的一种,是绝爽在语言中的表达,是迷失了所指的能指快感,它的“意义”也意味着意义的不可能。

    我们或许可以先来看一下,“意义的不可能”如何达成爽意的效果。比如,爽意可以是臧棣诗中的否定性语句带来的——而否定,往往是对意义的否定,它在否定的背后并不暗含着任何可以确认的肯定性意义(如阿多诺所言,“将否定的否定等同于肯定”是“反辩证法的”(4))。在以上的征引中,“沙子应该去干点别的事情”就是一例:在这里,“应该去干点别的”仅仅否定了当下干的,却没有明确指明应该干的“别的”是什么。此外,真正的否定句式在臧棣诗中也比比皆是:

    每一天都有世界末日的影子∕也不会是重点。(5)

    同样的话,在菊花面前说∕和在牡丹面前说,∕意思会大不一样。(6)

    我像疯了的马一样走动——∕但不是因为寂寞的心灵,∕但也不是因为波浪想隐瞒漂泊;∕所以,即使没有骗子托马斯,∕也轮不到我远离巴西。(7)

    第四锹,请把我从新闻中挖走——∕我不是你的兄弟,也不是你的姐妹,∕但是,挖,会改变我们。(8)

    毕竟,美好于孤独∕并不像有没有天赋那样∕喜欢按门铃。(9)

    你大声叫嚷着,从来就没有更多的爱。∕只有雾的封条舔着没门。∕远远看去,没门的笼子里∕好像只有你没穿过新鞋。(10)

    对岸未必不是彼岸;但更主要的,∕此岸未必不是对岸。(11)

    并非每条捷径上都会飘有落叶,(12)

    令我们感到羞愧的鸟∕还没有出现过。(13)

    没挖过坑的,∕没有人会认出你更像谁。(14)

    没有人∕是他自己的傻瓜。(15)

    没有什么东西是这雨水∕不能清洗掉的。(16)

    没有任何一种声音∕曾高过这大海的低语。(17)

    显然,洋葱并没有把洋葱的本质∕留在洋葱里面。他并没有在洋葱中找到∕一个可以被想象的核心。(18)

    这里所引的当然只是一小部分的例子。我想说明的是,否定的爽意来自克尔凯郭尔(S?覬ren Kierkegaard)所说的永恒、绝对否定的反讽意味(19)。而反讽作为转义的最极端范例,恰恰体现了绝爽的重要面向——只要我们没有忘记,拉康对于驱力(drive)绝爽的描述:环绕着作为目标的真实域(real)黑洞的永恒运动。在反讽中,能指的这种运动始终游离于目标之外,永远不触及目标,但又不断提醒着对于目标的指涉。此外,爽意作为一种否定性意义,也契合了克尔凯郭尔在《反讽的概念》里对苏格拉底的阐述——苏格拉底总是通过声称自己的无知来迫近认知的终极。而用臧棣的话来说:“在诗歌领域里,无知能带来最大的快乐。”(20) 他对“无知”也曾更详尽地表述过以下的看法: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午夜的幽光

作者:林贤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死亡之书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永远爱你

作者:陈家桥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